首页 > 2018年第1期 > 经济观察 > 正文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金融》,进入 [博客][论坛]

以稳就业为宏观调控核心目标

作者:马骏

2018年01月16日 摘自:《中国金融》 2018年第1期共有条评论

打印Email评论

  长期以来,我国用GDP增速作为年度和中期宏观经济的主要目标,一个重要的依据是GDP与就业之间的高度相关性。但是,由于我国劳动年龄人口已经开始逐年下降,劳动密集型服务业在经济中占比加速上升,劳动生产率增速趋势性下降,GDP增速与失业率之间的关系已经明显弱化。我们用多种经济模型的分析结果表明,由于人口和经济结构变化等趋势,即使GDP增速在未来几年内逐步降低到6%左右甚至稍低,我国失业率也可以保持基本稳定。因此,没有必要继续坚持将6.5%作为经济增长的底线。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不再提及GDP翻番的目标,是决策层弱化对GDP的关注,转而更加注重经济增长质量和防范金融风险的重要政策信号。为了尽快落实这个政策取向,笔者建议,不再以GDP增速作为宏观调控的主要目标,即不再设定和公布具体的GDP增长目标,而将稳定就业作为宏观调控的核心目标。

  第一,国际上绝大多数发达国家和主要中等收入国家都以充分就业(而非GDP增速)作为宏观政策的核心目标。在G20国家中,除了中国、印度尼西亚和土耳其之外,其他所有国家都没有设立具体的经济增长目标或目标区间,而只由某些部门(如财政部或中央银行)发布不具约束力的经济预测。即使在印度尼西亚和土耳其,其所发布的GDP目标也为长期经济增长目标,短期经济表现可以明显偏离这个长期值。多数国家的宏观调控都将“维持充分就业”作为主要目标。

  第二,放弃GDP增速目标,有助于避免人为加杠杆和增加金融风险。坚持6.5%的GDP增速底线,会人为产生加杠杆的压力,迫使决策层不断出台金融和财政刺激政策,加剧金融和财政风险,尤其是金融风险。如果在未来几年每年都必须维持6.5%以上的GDP增速,我国的宏观杠杆率(如M2/GDP比例)可能会继续快速增长(过去十几年中我国M2/GDP比例每年以5~6个百分点的速度上升,2016年该比例已达208%,高出全球平均值一倍,在G20国家中排名第二)。我们测算,如五年内M2/GDP比例再提高20个百分点,则发生金融危机的概率将提高近40%。危机的具体表现形式可能包括资产(如房地产)泡沫的继续放大和最终破灭、地方政府平台违约、银行出现大量坏账最终迫使政府注资、资本外逃和汇率的大幅贬值等。

  如果放弃GDP增长底线,改以稳定就业作为宏观调控的核心目标,就可能避免过度刺激经济和加杠杆行为。在这种调控框架下,我国的宏观杠杆率就有望趋于稳定,与持续强调GDP增速的情景相比,可以明显降低发生金融危机的概率。

  ……『全文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购买《中国金融》当期印刷版进行浏览』

  作者系清华大学金融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责任编辑 许小萍)

打印Email评论

0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 所发表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金融》观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