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8年第1期 > 观察思考 > 正文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金融》,进入 [博客][论坛]

农村金融改革突破口

作者:李宏伟

2018年01月16日 摘自:《中国金融》 2018年第1期共有条评论

打印Email评论

  农村金融作为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破解中小企业和农村地区“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中发挥着积极作用。成都市作为全国首批农村金融服务综合改革试点城市,近年来结合本地实际,以“农贷通”平台建设为抓手,努力探索将普惠金融、财金政策、信用信息、资金汇聚、市场处置和现代服务等农村金融改革核心要素有效整合,不断提高农业市场化程度,完善财政金融政策互动机制,找准农村金融改革的“突破口”。

农村金融改革的难点

  长期以来,受农业产业弱质性、农村土地制度特殊性和农业弱商品属性等因素影响,农村市场化程度低与金融市场化程度高之间的矛盾难以调和。从供需双方来看,农村金融需求方的问题主要集中在风险不可控、信息不对称、环境不理想;而农村金融供给方的问题则主要是进入门槛高、融资成本贵、服务空白多。供需双方存在的上述问题是导致农村地区“贷款难”“贷款贵”的显性因素。而农村产权功能弱化、信用信息公共服务滞后、财政金融政策相互隔离,使得农村金融供给与需求之间缺乏有效的连接机制,则是农村金融供需矛盾难以调和的深层次原因。

  农村产权功能弱化。我国农村产权制度背景下,耕地成为农户所拥有的主要产权。在农村土地“三权分置”后,尽管全国人大通过临时授权的方式向部分地区赋予了承包土地的经营权以抵押功能,但受土地流转方式多样性、法律授权外的严格政策限制(土地经营权抵押必须逐个征得承包农户的书面签字同意)、价值评估机制不健全、产权交易市场不规范、部门利益协调难等因素影响,农村产权抵押物的权能实现面临重重困难。农房是农户的重要财产。虽然全国人大赋予了农房抵押贷款试点地区的宅基地以抵押功能,但在严格的规定下(比如宅基地只能在本集体经济组织内转让、一户农户不能在同一集体经济组织内拥有两块以上宅基地、农房转让时必须拥有别的稳定居所等),将宅基地与农房进行捆绑的抵押方式在实际操作中很难实现。地面附着物和各类经济作物由于涉及的类别繁多,同时缺乏基本的市场规范、价值评估、登记颁证等公共服务,使得这部分财产的抵押功能被严重抑制。存货、仓储、农机、应收账款等动产质押也是金融创新的重要领域,但由于统一登记制度等市场配套严重滞后,动产质押功能也难以实现。

  公共信用信息服务滞后。农村土地制度改革推动了农业生产的适度规模经营,带动了新型经营主体成长并使之成为农业经营资金的主要需求者。但是,由于各类主体登记注册后的基础信息分散在政府的多个部门,这就带来了两个问题:一是金融机构难以从政府部门获得这些授信所需信息,更无力承担自己收集信息的高额成本;二是以何种方式来归集这些信息并高效地为金融机构提供服务尚无合理对策。这两个问题削弱了金融机构为农服务的积极性。

  ……『全文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购买《中国金融》当期印刷版进行浏览』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银行成都分行营业管理部

  (责任编辑 张林)

打印Email评论

0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 所发表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金融》观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