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8年第1期 > 随笔 > 正文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金融》,进入 [博客][论坛]

三大规律与“五合”发展

作者:孙祁祥

2018年01月02日 摘自:《中国金融》 2018年第1期共有条评论

打印Email评论

  莎士比亚曾经说过“凡是过去、皆为序曲”,始自20世纪70年代末的改革开放,不管是辉煌还是荣光,不管是矛盾还是问题,都将成为未来中国改革、开放、发展的序曲。

有理由自信而没有理由自负

  改革开放至今短短40年时间里,中国从一个封闭的短缺经济体逐渐成为一个开放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人民的生活水平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和改善。从1978年到2016年,中国的GDP从占全球经济总量的1.74%跃升至14.81% 。近些年来,中国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都在30%以上;人均GDP从155美元提高到8123美元。按照世界银行每天1.9美元的标准,我国贫困人口的比例从1978年的70%以上下降到目前的2%以下,远低于世界平均10%的水平。恩格尔系数从60%下降到31.1%,达到了联合国相对富裕的级别。正是这些让世人瞩目的成就,让我们可以充满自信和底气地说:中国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离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如此之近!

  然而,我们却绝没有理由自负。尽管取得了巨大成就,但与世界发达经济体相比,我们仍有不小的差距:2016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只相当于全球平均水平的80%、美国的14.13%、欧盟的23.30%,排在全球第68位。根据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的排序,在2015年参加排序的188个国家中,中国排在第90位。国家统计局和有关机构的权威资料表明,目前我国经济“大而不强”的特征仍然明显,科学技术、人力资源、生产资本等要素的水平与发达经济体相比还有较大差距。2016年,最能衡量核心技术能力和创新能力的国内发明专利申请受理量和授权量占全部专利的比重分别不到40%和20%。目前每百万人中研究人员数量只有1000人左右,远低于高收入国家4000人左右的水平。21世纪以来,我国的劳动生产率从2000年的2023美元跃升至目前的8000多美元,而美国的劳动生产率在2000年是81000多美元,2017年突破10万美元大关。我国许多产业仍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中低端,关键领域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格局还没有得到实质性的改善。以手机为例,2017年12月8日新华每日电讯以“核心技术掌握在海外厂商手中,储存器芯片已成国内集成电路产业之痛”为题,报道了国产手机屡陷窘境的背后,是国内手机核心元件受制于人的现实。目前存储器的核心技术仍然掌握在三星、海力士等海外厂商手中,国内在存储领域的核心技术几乎还是空白。企业的国际竞争力总体上还不够强,特别是在品牌、质量、标准上的差距还较大。我国引进外资、对外投资、对外贸易实现了历史性跨越,但目前人均利用外资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50%左右,出口产品附加值不高等问题尚未得到根本解决。

三大规律下的中国未来发展

  此外,尽管这些年来的改革取得了很大的成效,但发展方式粗放、经济结构不合理、发展质量和效益不高、城乡区域发展和收入分配差距依然较大等矛盾和问题还没有完全得到解决,社会矛盾和问题交织叠加。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础上,分两步走在本世纪中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这一任务是宏伟但又具体的。而我们也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今天的中国和改革开放之初的40年前相比,国际环境、发展约束、发展机遇与挑战也是完全不一样的。

  首先,从大国演进的规律来看,在人类发展的进程中,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出现过不同的世界性强国。以地理大发现至今的500多年为例,大航海时代的葡萄牙、西班牙、荷兰等,工业革命时期的英国、法国等,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美国等,都扮演或者至今仍在扮演世界强国的角色。这些大国的共同点是:都遇到了比较难得的发展机遇,都在不同时期世界秩序的形成过程中发挥过重大作用,都在崛起过程中遭遇到强劲的对手,其中不乏各种冲突与战争。这就是为什么在中国近些年来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迅速上升以后,“修昔底德陷阱”一再被提及的重要历史依据。在中国迅速崛起的背景下,西方发达国家的GDP占全球总量的比重从1980年的64%下降到目前的42%,大国保护主义抬头,民粹主义、保守主义、孤立主义以及逆全球化思潮兴起。已经出现并可以预见的是,在新的世界格局中,原有的国际平衡被打破,国与国之间可能产生新的诉求、新的摩擦甚至新的争端。对于重回世界舞台中央的中国来说,我们必须面对和警惕“修昔底德陷阱”和“金德尔伯格难题”。利用世界话语在平等互利的前提下开展对外交往,化解各种矛盾和冲突,无疑是我们当前必须直面和解决的重大问题。

  其次,从科技发展的规律来看,当人类文明从农耕社会进化到工业社会再到信息社会以后,从科学原理和规律的探索揭示到产业化之间的周期越来越短;科学技术一体化的趋势越来越强;科技发展速度的数量级明显提升,在一些特定的领域,如信息技术领域,还呈现出指数级的增长态势。此外,由于沉没成本、路径依赖等因素,一些后发国家更易于实现技术的跨越式发展,“落后”有时反而可以成就“领先”。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在科技发展水平和基础研发能力方面还存在许多差距,但是,由于没有包袱,没有沉没成本,有时可以直接在前沿技术领域布局,由此提供了“弯道超车”的机会。例如,当西方国家的大部分家庭都在延续使用录像机的时候,我国跳过了录像机和DVD时代,之后快速进入到数码时代;正是中国在物流基础设施方面的不足,反而刺激了电子商务的快速增长;西方国家信用卡支付技术原本大大领先于中国,但由于巨大的沉没成本和路径依赖,难以快速进行新的技术升级,反而让中国的移动支付领先于西方。

  再次,从风险演化的规律来看,近现代经济发展史表明,随着科技的发展和经济全球化的深入,风险发生的频率越来越高,蔓延速度越来越快,涉及的主体越来越多,交互影响越来越深,造成的损失金额也越来越大。可以这样说,不管你承认与否,今天几乎所有的国家和地区都难以真正与全球化的世界隔离;不管你反对与否,全球化都将依据其深刻的内在逻辑和演化规律继续前行。但毋庸置疑,全球化确实是一把双刃剑,在此背景下,日益扩大的互联互通一方面会给商品、资本、技术等在全球的流动带来便利,但同时也会使经济、政治、社会等各种因素交织在一起,风险传递、蔓延的速度加快,任何一隅的问题都会很快地演变为全局性甚至全球性的问题,这一切无疑都会对越来越开放的中国的未来发展产生重要影响。

  大国演进规律、科技发展规律和风险演化规律在为中国的未来发展设定了宏观背景的同时,也提出了新的发展机遇与挑战。我们既需要积极地利用国际利益格局变化和科技进步为我们创造的契机,更需要审慎地处理发展过程中出现的各种风险。但不管这个社会如何变化,“发展是硬道理”不会变,而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只有一个,即如何发展。

“五合”为中国未来发展提供路径

  以“合”为关键词,我们可以将处理以上五对矛盾关系的原则表述为,承创合意、政市合璧、虚实合契、软硬合力、天人合一。

  承创合意,指优秀传统、历史、文化和思想的传承与在此基础上的创新,传承不是守旧,但创新必须守正;政市合璧,指发挥市场与政府各自的优势,培育有效市场,打造有为政府;虚实合契,指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共同发挥作用,金融业在加快自身改革步伐、完善金融市场、丰富金融产品的前提下,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软硬合力,指硬实力与软实力的提升并重,当前更是要注重加强中国文化对外的吸引力、政治价值观的吸引力以及制定国际规则和决定政治议题的能力;天人合一,指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在技术进步的前提下,以最严厉的立法、最严肃的执法和最严格的守法,保证金山银山和绿水青山同在。

  这五项内容将发展的宗旨与原则、发展的手段及发展的结果有机地联系在一起,最终指向发展的终极目标:实现人的全面发展,它包括所有个人在生活上的富足、精神上的富有和体魄上的强健;包括所有个人在法律界限内对权利的行使、对责任的担当、对文明的遵循和对法治的敬畏。

  1901年,著名学者梁启超在其所著的《中国史叙论》中,从中外关系史的角度,将中华民族从公元前2700多年的黄帝至康乾盛世之后的历史分为上世史(中国之中国)、中世史(亚洲之中国)和近世史(世界之中国)三个阶段。他当时肯定没有想到,有着5000年悠久历史和灿烂文明的中国,遵循着唯物辩证法的否定之否定规律,在21世纪的今天,重回世界大国的地位。

  但作为大国的中国现在还不是强国。在从大国向强国进军的征程中,我们必须认清大国演进规律、科技发展规律和风险演化规律,正视中国与世界发达国家之间存在的差距,直面我们的问题,明确我们的挑战;必须在质疑声中保持足够的自信,在赞美声中保持足够的自省,从容应对各种“棒杀”和“捧杀”;必须加快实施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加快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以开放的主动赢得发展的主动、国际竞争的主动。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更好地坚持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发挥自己的优势,为中国到本世纪中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做好充分的准备。

  作者系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院长

  (责任编辑 孙芙蓉)

打印Email评论

0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 所发表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金融》观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