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7年第21期 > 卷首语 > 正文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金融》,进入 [博客][论坛]

用新思想统领金融发展

作者:魏革军

2017年10月31日 摘自:《中国金融》 2017年第21期共有条评论

打印Email评论

  新时代,新思想,新格局,新坐标,新起点。当习近平总书记在人民大会堂用三个多小时向国内外发出强劲的中国声音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中国人开始了新的长征。

  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这是新时期的中国共产党宣言,也是中国现代化建设的新使命。从两个一百年到两个十五年,目标坚定而清晰,那一句句铿锵有力的语言,直击心灵,催人奋进: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历史性转变。

  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以全新的视野深化对共产党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认识,形成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这一新思想明确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础上,分两步走,在本世纪中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明确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不断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全体人民共同富裕;明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是“五位一体”、战略布局是“四个全面”,强调坚定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明确全面深化改革总目标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明确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总目标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等等。深刻领会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新时代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指导思想和基本方略,也是推进金融改革与发展的重要指南。

  进入新世纪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金融改革发展取得了新的重要成就:金融业保持快速发展,金融改革有序推进,金融体系不断完善,金融宏观调控不断加强,人民币国际化和金融双向开放取得新进展,金融监管得到改进。金融业为我国社会经济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党中央高度重视金融工作,形成了一系列新的金融发展理念,明确了金融制度是经济社会发展中重要的基础性制度,明确了今后一段时期金融业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的政策取向。党的十九大对金融改革发展又提出了新的要求。处于新的历史起点和新的历史交汇期,以新的格局谋划和推动金融发展,创新和完善金融调控,健全现代金融企业制度,完善金融市场体系,推进构建现代金融监管框架,对健全和完善金融制度具有重要意义。

  重塑金融服务业价值。在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习近平强调,金融是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金融制度是经济社会发展中重要的基础性制度,同时提出金融企业应兼顾市场价值和社会价值。强调金融制度的基础性和金融企业的社会价值,意味着把金融发展摆在了经济社会发展更加重要的位置,蕴含着多层涵义:第一,在金融改革顶层设计时,应更加重视金融的基础性、系统性、社会性和全局性功能,使金融发展有机融入国家的总体布局和战略布局;第二,回归金融监管和金融服务的本源、本业、本职,重塑金融立业之本,更好地服务实体发展,更好维护整体秩序和金融稳定;第三,矫正金融改革和发展中的偏离和异化,防止自我循环、自我膨胀式的发展;第四,兼顾好金融业市场价值和社会价值的统一,不可偏废。既要强化金融业的市场主体地位,又要履行好社会责任。

  重视金融企业的社会价值是金融服务经济发展、防范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的重要指导思想和基本理念,要通过深化金融改革、改善金融治理、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引导金融主体把社会价值理念有机融入发展之中,强化战略理念、实业理念、绿色理念、安全理念和普惠理念,使发展更好地服务于人民福祉、经济发展和国家战略。

  党的十九大指出,要着力加快建设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着力构建市场机制有效、微观主体有活力、宏观调控有度的经济体制,不断增强我国经济创新力和竞争力。金融服务和金融市场要适应这些新的要求,不断提升社会价值。

  着力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党的十九大指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要深刻认识主要矛盾变化,着力解决金融与社会经济发展不相适应的问题。改善融资结构、激活金融存量,破解“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特别是要解决集中体现在“三去一降一补”等方面的存量结构调整的问题:有效支持去产能,做好处置“僵尸企业”的工作;因城施策去库存,做好房地产市场的去库存和房地产市场资金整治;积极稳妥去杠杆,把国有企业降杠杆作为去杠杆的重中之重,严控地方政府债务增量;多措并举降低金融机构经营成本,避免变相抬高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精准发力补短板,发展普惠金融,加强对小微企业、三农和偏远地区的金融服务,推进金融精准扶贫。同时,加强重大战略和重要领域金融服务,加强对创新驱动发展、新旧动能转换的金融支持。

  在长期高增长之后,推动我国经济跨越中等收入陷阱,金融承担着重要的历史责任,不能再延续外延式规模增长,不能再依赖自我循环式的资产扩张,不能再热衷于偏离实体的创新,不单纯以资产规模论英雄。要致力于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经济增长的质量,更加注重优化融资结构体系,打造适应实体经济发展的金融链。优化金融资源空间配置和金融机构布局。积极有序发展股权融资,发展债券市场,稳步提高直接融资比重,形成融资功能完备、基础制度扎实、市场监管有效、投资者合法权益得到有效保护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

  着力维护国家金融安全。习近平同志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四十次集体学习时强调,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充分阐述了金融在维护国家整体安全中的重要作用。

  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明确了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着力点:防范流动性风险,运用多种政策工具保持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和基本稳定;防范化解信用风险,关注银行不良资产风险,债券违约风险,防范化解企业杠杆率过高和地方政府债务过快上升引发违约风险;防控影子银行业务风险,制定出台统一规则标准,实施穿透式、全覆盖监管;防控资本市场异常波动风险,健全市场交易制度,加强预期管理;防控保险市场风险,优化负债结构,规范险资投资运用,防范资产负债错配风险;防控房地产泡沫引发的金融风险;防范金融网络技术和信息安全风险。同时,大力整顿规范金融秩序,严厉打击非法金融活动,重点整治乱办金融、非法集资、乱搞同业、乱加杠杆、乱做表外业务、违法违规套利等严重干扰金融市场秩序的行为。加强互联网金融监管,严格规范金融市场交易行为,严格规范金融综合经营和产融结合。防范外部冲击风险,防范各国货币政策环境下的跨境资金流动风险。要通过改善治理、强化监管、深化改革,逐步消除风险隐患,提高债务质量,逐步降低过高的杠杆率,夯实金融安全的根基。

  健全双支柱宏观调控框架。国际金融危机后,我国在构建宏观审慎政策框架方面进行了一系列探索。人民银行从2009年年中开始研究强化宏观审慎管理的政策措施,并于2011年正式引入差别准备金动态调整机制。这也是配合危机期间刺激政策逐步退出的重要举措。随着经济形势和金融业的发展变化,人民银行不断完善政策框架,自2016年起将差别准备金动态调整机制升级为宏观审慎评估体系(MPA),并自2016年5月起将全口径跨境融资宏观审慎管理扩大至全国范围的金融机构和企业,对跨境融资进行逆周期调节,控制杠杆率和货币错配风险。

  经过上述一系列实践,我国初步形成了“货币政策+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的金融调控框架。货币政策继续主要针对宏观经济和总需求管理,侧重于经济增长和物价水平的稳定;宏观审慎政策则直接和集中作用于金融体系本身,抑制杠杆过度扩张和顺周期行为,侧重于维护金融稳定。宏观审慎政策作为金融调控的第二支柱,与货币政策相互补充强化,在防范系统性风险、营造适宜的金融环境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党的十九大明确指出要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的调控框架,为进一步探索完善金融调控奠定了重要的政策基础。

  重塑金融监管。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明确了监管新理念,强调统一监管、责任监管、功能监管、行为监管,要求在加强金融稳定协调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强和落实监管责任。一方面,需要进一步强化金融机构防范风险的主体责任,建立完善的金融机构公司法人治理结构和严格的风险控制体系;另一方面,落实监管部门监管责任,努力培育恪尽职守、敢于监管、精于监管、严格问责的监管精神,形成严肃监管氛围,以及地方政府落实金融监管责任和实行地方政府债务终身问责制。

  这需要健全金融法制建设和监管协调制度建设。要修订完善一些基础法律,加快制定新金融业态、普惠金融、国有金融资本管理等方面法律法规规章,构建完善的金融监管法律体系;健全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和应急处置机制;加强宏观审慎管理,推进金融业综合统计和监管信息共享,健全风险监测预警和早期干预机制,完善金融风险应急处置与问题机构退出机制。

  全方位深化金融改革开放。要在新时代、新格局、新框架、新目标下进一步推进金融改革开放。深化金融改革,要更加注重优化金融机构体系,完善国有金融资本管理,完善外汇市场体制机制;完善现代金融企业制度,完善公司法人治理结构,优化股权结构;建立有效的激励约束机制;完善风险管理框架,强化风险内控机制建设,加强外部市场约束。

  深化金融对外开放。坚持自主、有序、平等、安全的方针,扩大金融业双向开放;放宽境外金融机构准入限制,稳步扩大与境外资本市场互联互通;深化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稳步实现资本项目可兑换;推进区域金融改革开放先行先试,深化内地与港澳、大陆与台湾地区金融合作,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长期稳定的金融支持。

  通往伟大复兴中的道路是不平坦的。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绝不是轻轻松松、敲锣打鼓就能实现的。我们需要解决国内一系列不平衡的矛盾,同时要克服世界对中国和平崛起的傲慢与偏见。但我们相信,有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有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有改革开放几十年的经验教训,我国金融业将在改革开放中克服困难,创造更加美好的未来。

打印Email评论

0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 所发表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金融》观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