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7年第16期 > 全球瞭望 > 正文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金融》,进入 [博客][论坛]

构建系统重要性国家金融评估体系

作者:曹军新

2017年09月06日 摘自:《中国金融》 2017年第16期共有条评论

打印Email评论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上任后签署行政令,要求全面重新评估2010年颁布的金融改革法《多德—弗兰克法案》。特朗普此举是竞选政治的兑现和承诺——放松美国政府对金融的监管,但同时,美国作为世界经济“火车头”,此举是否意味着全球进入放松金融监管的新一轮周期?如何防范新一轮的“金融监管放松—金融危机或困境—转嫁金融危机”周期的影响?作为“利益攸关者”的中国,应如何积极应对这一变化,在金融的创新与监管之间作出权衡和调整?更为紧迫的是,应如何从国际金融关系史的视角,评估作为全球金融市场的系统性重要国家——美国等发达经济体的金融行为及其后果,以维护国家利益?

国际金融危机的周期性及其根源

  从国际金融危机史看,金融体系每隔数年会出现或大或小的困境或危机,这已经成为常态。人们通常从经济、金融因素分析危机发生的原因,但是实际上,金融危机和困境更多是伴随政治因素而出现,其中利益集团的博弈往往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美国金融危机及其处置,符合金融危机和困境的周期性特征。20世纪70年代美国通胀率高企,中央银行改进运作方式以治理高通胀;1987年,美国股市发生“黑色星期一”,中央银行改进了流动性管理机制;20世纪90年代储贷机构(S&L)出现问题后,《存款保险公司改进法》(FDICIA)出台,建立了存款保险公司的早期校正机制和差别保费制度,有效应对逆向选择和道德风险问题;2000年纳斯达克泡沫破灭引起了相当大的财富损失,2002年安然和世通公司丑闻导致证券市场的巨大震动,随后《萨班斯—奥克斯利法》出台,在公司治理、会计职业监管、证券市场监管等方面作出了许多新的规定;2007年美国次级按揭债券市场引发全球性金融动荡,《多德—弗兰克法案》出台,开启了新一轮的金融监管变革。

  而从应对危机的利益集团博弈看,每一次金融危机和困境之后,就会出现对金融监管俘获利益格局的重新调整。举例来说,在2002年之前,一些政客与会计事务所及其审计企业形成利益共同体,直到安然和世通公司出现问题,引发社会公众对审计失败的指控,美国才通过了《萨班斯—奥克斯利法》,该法案对美国《1933年证券法》《1934年证券交易法》作出大幅修订,并创建了公众利益的守护者——公众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赋予其起诉任何它认为违反法律的公司的权利。该法案标志着美国证券法律关系从披露转向实质性管制的转变,其背后利益关系得以调整和转向。

  ……『全文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购买《中国金融》当期印刷版进行浏览』

作者单位:南昌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中国人民银行南昌中心支行
(责任编辑 刘宏振)

 

打印Email评论

0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 所发表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金融》观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