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3年第8期 > 随笔 > 正文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金融》,进入 [博客][论坛]

货币新思维

作者:向松祚

2013年04月15日 摘自:《中国金融》 2013年第8期共有条评论

打印Email评论

  假若有好事者愿意去检验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各种预测,结果必然令人大跌眼镜。现在看来,诸如美元崩溃、欧元解体、量化宽松将导致全球陷入恶性通胀等重要预测足以令预言家们无地自容。现实与理论的背离不能不引发我们思考货币政策是否真的失效了?货币理论是否真的无用了?假若如此,我们又需要怎样新的货币理论和货币政策呢?
  货币数量论、购买力平价理论和利率平价理论,三者共同构成当今各国货币政策之理论基础。
  过去数十年的历史事实表明,购买力平价理论既不能预测汇率走势与货币政策之关系,亦不能解释汇率与经济增长之关系。简言之,购买力平价理论无法解释汇率之变化。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情形尤其令人惊叹,汇率之变动时常与货币政策逆向而动。当美联储宣布实施量化宽松政策之时,美元汇率不贬反升;当美联储暗示不再实施量化宽松或可能退出量化宽松之时,美元则不升反降。
  利率平价理论的解释力比购买力平价理论略好一点,却也远远达不到一个实证理论的基本要求。利率平价理论断言,如果以同一单位计量,无论以哪种货币进行储蓄,其预期收益率必然相等。然而,利率平价所衡量的预期收益率是名义货币收益率,没有涵盖风险溢价(风险收益)和流动性收益,所以现实中利率平价关系很难成立。即使是资本账户完全开放、资金近乎完全自由流动之美元、欧元、英镑、日元、澳元、加元货币市场之间,如果采用利率平价公式来预测汇率或利率走势,绝对达不到及格水平,甚至与实际走势完全相反。
  当代货币理论最大的麻烦,则是决定货币供应量和通货膨胀之间关系的货币数量论。弗里德曼曾经断言该理论最符合实证经济学之要求,实际结果却令人非常沮丧。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美联储资产负债从9000多亿美元扩张到接近3万亿美元,增幅超过350%。同期英格兰银行资产负债从852亿美元扩张到超过4000亿美元,增幅超过400%。欧央行资产负债从11544亿欧元扩张至26557亿欧元,增幅超过130%。其他许多中央银行亦是开足马力大印钞票,全球基础货币量增幅和规模超越以往一切历史时期。依照经典货币数量论,如此超级宽松的货币政策,要么能够刺激实体经济尽快复苏,让经济摆脱通货紧缩,要么必然导致恶性通货膨胀。事实如何呢?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既没有像一些人乐观预期的那样,刺激经济快速复苏,也没有像另外一些人悲观预测的那样,导致全球出现恶性通货膨胀。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事实迫使我们必须修正甚至放弃经典货币理论,从新的角度来反思和改造货币理论。我认为新的货币理论必须着力阐释如下几个基本课题。
  其一,经济体系为何会陷入负利率的流动性陷阱。凯恩斯《通论》首次系统阐述流动性陷阱,然而他所强调的,只是低利率水平下的流动性陷阱。凯恩斯不认为名义利率会降低到零以下,成为名义负利率。过去数年里,美欧日等发达经济体深陷负利率的流动性陷阱,确实是一个完全崭新的现象,我们至今没有找到满意的解释。名义负利率条件下,不仅常规货币政策失效,非常规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亦失效。传统货币政策和非传统的量化宽松政策均难以奏效,这是理论家和决策者共同面临的大麻烦。
  其二,名义负利率条件下,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与通常情形下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显然不同。一旦经济堕入名义负利率的流动性陷阱,货币传导机制究竟如何呢?有许多理论模型试图回答此问题,不过满意的答案还没有浮出水面。多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之后,银行体系超额储备急剧增加、资产价格持续上涨、资产通货膨胀日益严峻、债券市场持续火爆、外汇交易与日俱增、衍生金融交易恢复天量、股票指数连创新高,皆说明新的货币传导机制完全取代了传统货币政策传导机制。
  其三,需要明确区分货币和信用,深入分析货币创造机制和信用创造机制之异同。货币和信用有本质区别。货币是一个时点概念,即任一时点上,现货商品相互交易之媒介(空间交易);信用则是一个跨期概念,即跨期交易或时际交易(intertemporal)之媒介(跨期交易)。决定真实经济与虚拟经济之分化和背离,决定经济之周期波动,决定通货膨胀之最重要变量,不是货币而是信用。通货膨胀是一个面向未来的预期概念,通货膨胀与信用总量具有更紧密的关系。货币数量论公式亦是一个时点概念,不是跨期或预期概念,所以无法准确描述和量度通货膨胀之过程。

    

  作者系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责任编辑 陈 翎)
    

打印Email评论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 所发表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金融》观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