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3年第7期 > 随笔 > 正文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金融》,进入 [博客][论坛]

金融是一种担当

作者:董玉华

2013年04月01日 摘自:《中国金融》 2013年第7期共有条评论

打印Email评论

  在《新帕尔格雷夫经济学大辞典》中,金融是指资本市场的运营、资产的供给与定价,其基本内容包括有效率的市场、风险与收益、期权定价与公司金融。金融的核心是跨时间、跨空间的价值交换,所有涉及价值或收入在不同时间、不同空间之间进行配置的交易都是金融交易。金融活动一般以信用工具为载体,通过信用工具进行交易,在金融市场发挥作用来实现货币资金使用权的转移、金融制度和调控机制在其中发挥监督和调控作用。通常一提到金融,就会自然想到钱,想到钱生钱,也即做“钱的生意”,以少量的钱赚更多的钱,金融机构是做“钱生意”的特许机构,主要包括银行和非银行金融机构、证券公司、保险公司等。金融是一个润滑剂,金融是虚拟经济,金融在追求赢利的同时,也存在很大风险,因此有巴塞尔协议关于资本充足率及其他市场风险、操作风险、信用风险等相关风险控制的规定和要求,金融总是在风险与收益中寻求均衡。
  上述是对金融专业性的解释。但很少或几乎没有人把金融定义为一种担当,这不是别出心裁,而是有其道理的。我们可以先来了解一下什么是“担当”。
“担当”一词的内涵非常丰富,在英语中与“担当”相吻合的词有“face up to our responsibilities,and not get out of them”,“Can not afford to drop behind our competitors,”前一句的意思是“要面对困难并接受、负起责任而不是逃避责任”,后一句是“承担不起责任之意”。“担当”一词还有担当职务的意思,如在日本有“战略担当相”,即专门从事战略工作职务的人。“担当”,是接受并勇于承担责任。在危难时刻勇于承担责任,克服危难而不计较个人利益,所以经常说“勇于担当”。“担当”,是与负责任和勇气联系在一起的。“担当”,是一种态度,是“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义无反顾,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气壮山河。“担当”,是一种内心深处价值的追求,既然是价值追求,就不是一蹴而就,就需要以坚强毅力持之以恒地做好。“担当”,是一种行动,必须脚踏实地去干。“担当”还需要加强能力建设。仅有担当的态度而没有担当所需的能力还不行,“打铁还需自身硬”,因此全面提升履职的能力很重要。
  那么,如何理解“金融是一种担当”的涵义呢?
  金融机构的目标不光是追求利润,更值得关注的是金融作为两个资金总闸门之一(另一为财政),承担着支持什么、不支持什么,应该支持什么、怎样支持等职责,应该支持什么涉及自身价值判断和追求,怎样支持涉及对策研究。
  商业银行经营的是货币资本,资本的逐利性决定了其追求利润最大化的目标行为。但是,如果商业银行支持的是不符合产业政策要求的企业和项目,虽然从个体上来说是有利可图的,而从整体上来说是损害国家利益的,这就涉及局部与全局的关系,需要局部服从全局。如,目前中国普遍存在产能过剩问题,如果再用贷款支持过剩的行业,必然会使过剩问题雪上加霜,不利于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面对利润诱惑而坚持国家经济政策和产业政策不动摇,就是一种“担当”精神,是为大局牺牲局部利益的“英雄本色”。
面对“三农”、中小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融资难问题,就能看出金融机构的“担当”。支持“三农”和中小企业意味着风险大、赢利低、成本高,但却关系着国计民生,关系着就业和缩小城乡差别,关系着社会和谐稳定,关系着社会利益均等化,社会效益大于经济效益,商业银行此时是该退避三舍,还是舍小利顾大义、义无反顾地投入到利国利民的服务“三农”和中小企业的事业中来呢,这里就体现出了金融机构的境界、胸怀及担当。支持“三农”不仅是涉农金融机构的事,更是全体金融机构共同的社会责任。
  《史记》记载,春秋战国时期的宋景公三十七年(公元前480年)火星侵占心宿星区。由于心宿星区是宋国天区的分野,宋景公为此十分忧虑,这时负责观察星相、占卜吉凶的司星子韦提出了对策。他对宋景公说,“我有法子将这祸害转移给宰相承担”。宋景公表示不行,“宰相是辅佐国家的大臣,好比我的股肱,怎么可以使他遭受祸害呢?”转移给百姓行不行呢?也不行。宋景公表示,“作为人君应该以仁爱来安抚百姓,怎么反而让百姓承受灾祸呢?”子韦又建议,“可以转移到年岁五谷收成上。”景公答曰:“时令饥荒,人民困苦,我给谁去当国君呢?”
  上述对话体现出了宋景公的一种担当精神。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2500年前的春秋战国时代,人们特别相信星宿之说。而火星侵占心宿的现象,更是国家面临兵燹之灾、国君行将就木的征兆。在这种大难当头之时,宋景公没有转嫁灾难,既不是转嫁给大臣,也不转嫁给百姓,更不是让收成来分担,体现了作为国君的气度与勇气,勇于承担责任、爱护属下和黎民百姓。宋景公的“三个不行”为他留下千古美名。
  与宋景公面临的灾难相比,金融机构担负起服务“三农”和小微企业的社会责任,适度减少一些赢利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商业银行能否也争取做到“三个不行”:将服务“三农”和中小企业贷款等转嫁给政策性银行和村镇银行、小额贷款公司不行,转嫁给财政不行,转移给民间融资不行。因为政策性银行、村镇银行、小额贷款公司的资金来源、贷款总量有限,面对数量众多的中小企业和农户,只是杯水车薪。而财政的力量也是有限的,财政资金可以撬动市场,如设立担保公司、给予税收优惠,但不能全包,也没有能力全包。依靠民间融资甚至高利贷,更是不行,因为实业的利润不可能承担高额利息,还会冲击实体经济和影响社会稳定。所以,要学习宋景公的“三个不行”,就凸显出了金融机构特别是商业银行的“担当”精神。实际上,商业银行勇于担当,也会给商业银行带来美誉度,稳定更多的优质客户。国外的实证研究也证明了社会责任能给商业银行股票带来溢价。“金融是一种担当”,提出这么一个命题,期待更多人去研究探索,进一步加大金融对中小企业和“三农”的支持力度。■
 
作者系中国农业银行内蒙古自治区分行副行长
(责任编辑  植凤寅)
 

 

打印Email评论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 所发表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金融》观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