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0年第11期 > 随笔 > 正文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金融》,进入 [博客][论坛]

走和平共赢的人民币崛起之路

作者:陈雨露

2010年06月03日 摘自:《中国金融》 2010年第11期共有条评论

打印Email评论

  纪念中国恢复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合法席位30周年,一个重要的任务是从历史当中来寻求思想的力量,以探求未来30年中国的大国货币制度。为此,笔者拟谈几点认识。
  第一,19世纪以来,四代国际货币体系演进的历史表明,日益全球化的世界更需要一个稳定平衡的国际货币网络。国际货币体系结构应当与货币大国的经济实力结构基本统一,才能维持持续的平衡。
  第二,国际货币体系的重建,根本取决于大国经济实力对比的逆转,但是由于转换成本的巨大,国际货币体系结构的变迁通常滞后于大国经济实力的变迁,是一个长期、渐进、增量式变化的调整过程。美元替代英镑的过程,用了几乎一个世纪,而美元对英镑的货币替代滞后于美国对英国的经济超越将近50年时间。
  第三,从国际货币体系历史演进的进程来看,美元替代英镑有三条成功的、可以为我所借鉴的经验。一是在金本位制度下,美国通过黄金白银的国有化计划,通过用贸易顺差实施黄金白银的收购计划,千方百计地为美国货币的扩张奠定金属准备的基础。二是通过大量收购黄金和白银,降低黄金和白银等贵金属货币在其他国家货币体系当中的地位,为后来的美国从金属本位制过渡到信用本位制创造了很好的条件。三是利用两次欧洲战争产生的强大外部需求,通过扩张的货币实现二次工业化和经济迅猛增长,奠定了美元彻底替代英镑的根本物质基础。美国的黄金持有量1879年占全球5%,1913年上升到26.6%,1945年布雷顿森林体系启动之时,美国占59%。同时美国的经济产出水平1894年首次超越英国,1913年达到英国的2.9倍,1945年布雷顿森林体系启动之年达到全球的40%。
  第四,关于超主权的单一世界货币。1860年英国断然拒绝了法国提出的构建超主权的单一世界货币的构想,1944年美国又断然拒绝了英国提出的单一世界货币的构想。可见,在单极的世界之中,超主权单一世界货币是难以实现的梦想。在一个多极的世界当中,国际货币体系往往倾向于选择多元储备货币体系。
  第五,新世纪以来,全球经济增长和平衡的基本模式是,新型发展中国家采取有管理浮动的中间汇率范式,通过软盯住美元实施出口导向的发展战略,促进就业和增长,并通过吸收外部直接投资来提高资源配置的效率,同时使用美元储备来干预外汇市场。储备货币国家的廉价货币政策,一方面使用新兴国家大量的美元储备来进行低成本的融资,另一方面,资产价格的泡沫所带来的财富效应导致私人部门储蓄下降和私人部门财务杠杆的上升,使得国民经济通过融资消费主导型的模式,实现增长和就业。这种增长平衡的模式,由于资产泡沫的破灭所引发的储备货币国家的金融危机,被称为全球经济的恐怖平衡。
  第六,21世纪全球增长模式的危机,我觉得尚不构成使美元货币体系发生巨变的条件。一是美国依然具备拒绝国际货币体系改革,以免丧失其国际货币垄断权的能力,并能够通过寻求在实践当中大修大补、小修小补来维持现行的体系。二是国际货币体系历史表明,各国对国际货币体系的使用具有一个巨大的惯性,不愿意看到剧烈的变化所带来的不确定性。三是美元走弱带来的高储备国家中央银行资产负债表的巨大的潜在资产损失,已经成为减缓国际货币体系巨变的重要因素。美元走强,符合美国的长期战略,也会弱化外围国家改革现行国际货币体系的兴趣。
  第七,关于IMF新使命。在排除国际货币体系战争治理和对抗治理之后,G20机制极有可能授权IMF成为处理国际货币体系问题的核心机构。但IMF应当做到以下的改变:一是需要消除发展中国家对其长期的特别是1997年、1998年IMF对亚洲金融危机的不当处理之后产生的不信任情绪。二是IMF需要通过话语权的平衡调整,来推动两个世界尽快实现政策协调,发达国家通过货币金融和财政的约束,来控制过度的经济金融化和资产的泡沫。同时,要促进私人部门储蓄的上升。发展中国家,通过中间偏右的汇率范式,来实施货币长期缓慢的升值,为经济的战略升级赢得时间。
  第八,对于中国而言,可通过避免对抗和冲突,避免汇率政策的重大失误,避免泡沫经济,尽快地实现新型工业化,使未来实现人民币崛起。
  在这样一个进程当中,中国需要在货币上继续盯住美元,在贸易上进一步强化与欧洲和日本的贸易关系,依托东南亚自由贸易区和盯住美元双重支柱,来推进人民币的亚洲化战略,最终实现人民币国际化的崛起。应当说,这是一条可通达之路。
  总之,在历史当中寻求规律,并不意味着重演历史,因为当前的国际货币体系第一次面临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差距巨大的、不平衡的调整,第一次面临着东西方文明强势的此消彼涨,不通过激烈冲突的方式进行,就必然有一个思想认同和妥协的过程。但是,我认为人民币的崛起,存在着一条和平、共赢的道路。■

  作者系北京外国语大学校长
  (责任编辑 孙芙蓉)

打印Email评论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 所发表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金融》观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