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0年第7期 > 随笔 > 正文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金融》,进入 [博客][论坛]

后危机时代:变化的世界

作者:张兴胜

2010年04月01日 摘自:《中国金融》 2010年第7期共有条评论

打印Email评论

  花旗集团久负盛名的前任CEO桑迪·威尔讲过,现在和未来都不存在永恒的增长环境和商业模式,“不能将头埋在沙子里,不仅应面对变化的现实,更应当把变化当作赢得领先地位的新机遇”。2007年以来,百年一遇的全球金融危机肆虐,引发了全球性的经济萧条并深刻改变了大国竞争态势,应对危机成为21世纪以来经历多年长期繁荣的人们面临的崭新课题。
世界总在变化。自2009年第三季度以来,严峻的危机挑战明显缓解,推动新的技术革命和战略性新兴产业成长成为各国争夺后危机时期国家竞争力的重点举措。敏锐关注这些“变化的现实”,已成为“把变化当作赢得领先地位的新机遇”的前提。
  “变化的现实”之一,是金融市场的危机和恐慌情绪明显缓解。2009年3月纽约股市道琼斯30种工业股票平均价格指数跌至12年来的最低点,从最低点到2009年12月末涨幅已超过了50%;道琼斯全球股票指数2009年涨幅超过18.8%,创该指数自1982年以来的最大年度涨幅。美元隔夜拆借利率(Libor)已由2009年初创8年新高的6.875%回落至0.1812%左右,“美元货币市场冻结”情况已明显好转,欧美金融机构必须依赖政府担保债券融资的局面得到明显改善。全球大型金融机构破产倒闭风险及金融机构间交易违约风险都大幅降低,市场投资者风险厌恶和恐慌情绪显著改善,美国金融机构表现了超出市场预期的盈利恢复能力。2009年底,摩根大通银行、美国银行、高盛集团等已经还清了美国“特殊金融援助”计划项下的借款,花旗集团也于12月14日宣布将开始偿还约200亿美元的政府金融救助金并有望于2010年脱离“问题资产救助计划”。全美房价指数于2009年第二季度环比上升2.9%,三年来首次出现季度环比正增长,房贷支持证券市值出现企稳迹象。金融危机常常被定义为三个要素的并存,即金融工具市值无序暴跌、金融机构出现财务危机、金融工具估值及定价体系崩溃并引发严重的市场信心危机,如按照这一定义,2009年第三季度以来的全球市场事实上已不存在金融危机。
  “变化的现实”之二,是全球经济呈现触底复苏迹象。据IMF预测,世界经济以及发达经济体、新兴市场经济体都将在2010年将实现正增长,2011~2012年将恢复到危机前2%~2.5%的正常水平。
  “变化的现实”之三,是全球首脑峰会关注的重点已从危机援助转向推动复苏后的全球经济“平衡和可持续增长”。全球首脑峰会的主题,往往彰示了各国最关注的问题。2008年11月G20华盛顿峰会和2009年4月伦敦峰会,一以贯之的主题都是各国政府联手实施危机援助计划,避免重蹈1929~1933年大危机的覆辙。全球10国央行同时降息等史无前例的货币政策的推出,就缘于两次G20峰会的广泛共识。2009年9月G20匹兹堡峰会讨论的焦点话题已不是危机援助,而是复苏后的全球经济如何实现“强劲、平衡和可持续增长”,峰会强调“避免形成资产泡沫和不可持续的资金流动”是全球经济“平衡和可持续增长”的关键,改变“美国人消费、德国和中国人出口”的传统分工体系、重构全球产业增长与分工的格局、确立“可持续增长”的新价值观被认为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前提。匹兹堡峰会特意用《领导人声明》附录明确阐明了“可持续增长”的核心价值观,提出“可持续增长以责任感为基础”,“可持续增长意味着宏观经济政策既要努力实现长期经济目标,又要避免经济短期的过度波动”。审慎论证并实施经济刺激政策的“退出计划”、确立新的“可持续增长”的核心价值观、重构全球产业分工体系,是匹兹堡峰会首脑的重要共识。
  “变化的现实”之四,是各国政府的经济政策重心已逐步从经济刺激转向推动新技术革命和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我们正处在新一轮全球经济和技术竞争的新起点。从历史经验来看,金融危机后全球经济真正摆脱困境,需要新的技术革命和新的产业集群发展作为拉动经济增长的新动力。目前,应对气候变化的低碳经济及新能源技术革命,可能在未来形成新的产业集群并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正被各国作为后危机时期争夺竞争主动权的重点。奥巴马政府7870亿美元经济刺激计划中投资重点是新能源产业,技术扶助的重点则是“CCS技术”(碳捕获和碳储存技术)。日本政府正式推出了总金额为15.4万亿日元的经济刺激计划,规模接近日本GDP的3%,是日本政府有史以来出台的最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旨在通过推广太阳能发电、电动机车及节能电器来实现“低碳革命”。低碳经济的发展及新能源技术变革可能在未来形成一场新的技术革命,新的低碳标准(碳关税)将改变世界贸易格局,对传统的高碳产业和企业带来严重影响。
这些“变化的现实”,或许可以用一句话概括:世界正在从全球金融风险高发的危机时期进入后危机时期。后危机时期是决定不同国家长期竞争前景的关键时期,新的全球贸易规则、环保要求正在形成,新的技术革命正在酝酿。后危机时期是全球大国新的竞争起点期!

  作者单位:中国工商银行总行

打印Email评论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 所发表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金融》观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