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顺殷的博客 http://www.carnaby.com/blog/blog.php?uid=36

用户登录

关闭

忘记密码

博文

数说加速本土金融市场发展对有效提升我国国际竞争力和影响力的重要性

2017-11-26 18:43:05

标签:十九大,金融市场,国际竞争力  分类:

  党的十九大报告清晰擘画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时间表、路线图。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的基础上,再奋斗15年,在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从2035年到本世纪中叶,在基本实现现代化的基础上,再奋斗15年,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若以一国的经济总量即国内生产总值(以下简称GDP)作为衡量一国的经济实力水平的指标,我国无疑早已成为世界强国。事实上,我国的GDP已先后在2004年超越了意大利,在2006年超越了英国和法国,在2008年超越了德国,并在2010年超越了日本一跃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从我国目前的经济增长情况和增长的势头看,我国GDP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只是一个可预期的时间问题。

  然而,体现一个国家的经济实力特别是一个国家的国际竞争力和影响力的指标并不仅限于其经济总量指标。从目前全球整体竞争格局看,体现一国的金融市场发达程度的金融资产总量和金融市场深度(金融市场深度定义为一个国家或地区所有金融资产加总值相当于同期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比)在某种程度上对于体现一个国家的经济能量似乎更具实质性意义。用一个不一定很恰当的比喻来说:“国内生产总值总量是发生额,金融资产总量是余额;国内生产总值总量是面子,金融资产总量则是里子”。

  2012年6月末,作为全球三大经济体的美国、中国和日本三国拥有的金融资产分别为:72.46万亿美元、18.67万亿美元和27.11万亿美元。同期,三国的金融市场深度分别为:463%、226%和453%。其中,美国和日本拥有的金融资产分别相当于中国拥有的金融资产的3.88倍和1.45倍。从下表看,中美日间的金融市场发达程度的差距远大于GDP总量的差距,美日的金融资产量分别相当于中国的388%和145%。就金融市场深度而言,中国金融市场深度远不如美、欧、日。其中,中国整体金融市场中,银行贷款占比居全球之首,但中国的债券总额却只占全部金融资产的46%,远比美国的287%和日本的261%为低。

  表一:2012年全球三大经济体经济总量和金融市场深度横向比较分析表

 

美国

中国

日本

美国的相当于中国的比例

日本的相当于中国的比例

人口(百万)(2012年)

311.6

1,344.1

127.8

23.18%

9.51%

GDP(十亿美元)(2012年)

15,684.8

8,227

5,964

190.65%

72.49%

人均GDP(美元) (2012年)

49,922

6,076

46,736

821.63%

769.19%

按购买力平价占全球份额

18.87%

14.92%

5.57%

 

 

金融资产总量(万亿美元)

72.46

18.67

27.11

388%

145%

金融市场深度

463%

226%

453%

 

 

2011年服务业占GDP比例

79.6%

43.3%

71.6%

 

 

  1) 资料来源:世界经济论坛《2013-2014年全球竞争力报告》TheGlobalCompetitivenessReport2013–2014,WorldEconomicForum、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1年全球主要经济体名义国内生产总值产业部类构成)和麦肯锡全球研究所金融资产数据库和麦肯锡全球研究院分析;

  2) 金融资产总量和金融市场深度的数据时间点为2012年6月末;

  2011年全球主要经济体名义国内生产总值产业部类构成中,全球平均的服务业占比63.4%。

  尽管我国金融市场自2012年以来有长足的发展,金融市场金融资产存量规模和金融市场深度均有明显的增加,但从麦肯锡全球研究所今年8月发布的《金融全球化的新动力THENEWDYNAMICSOFFINANCIALGLOBALIZATION》所披露的,用以直接反映全球主要经济体的国际竞争力和影响力的“金融联系度”数据信息显示:我国在无论在对外金融总资产和总负债的绝对量,还是对外金融资产和负债单项占GDP比的相对量均与美国、卢森堡、英国、荷兰、德国、日本和法国等发达经济体存在巨大差距。如下表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的“金融联系度全球排位”居第8位。其中,对外资产居第7位,对外负债居第8位。反观美国,除两项指标均居全球第1位并在总量绝对额数倍于其它主要经济体外,其对外金融负债额远高于其对外金融资产额。在美国的对外金融负债中,外国股票投资和债务证券投资(统称“间接投资”或“组合投资PortfolioInvestment”)分别占其GDP的35%和59%(两项合计相当于其GDP的94%)。同期,我国对外金融负债中,外国股票投资和债务证券投资只分别相当于我国GDP的5%和2%。换言之,外国组合投资只相当于我国GDP的7%。由于美国本土金融市场容量的巨大,自然而然让美国得到“财聚美国”的好处。就连我国的巨额外汇储备中的相当大比重也以“组合投资”的形式长期投资于美国国债中。作为次贷危机触发的全球金融危机的源头和重灾区的美国得以率先从危机中走出,并让其经济重拾升轨便是其中一个鲜活例子。此外,作为全球最大的资本输入国,美国自然可以借助本土金融市场的“主场之利”发挥其对全球的直接和间接影响力及攻击力,并在全球竞争中取得独特的话语权。其中包括因应自身国家利益需要,对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公司和机构及个人实施有效的金融制裁。

  表二:金融联系度全球排位表(按有关国家2016年对外资产和负债估计值计算)

  资料来源: 麦肯锡全球研究所

  基于上述数据和信息,我们不难得出这样三个结论:(1)尽管我国经济总量目前位居全球第二,并有望在不久的将来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但我国本土金融市场无论在规模和结构上不但远远落后于美国,而且也远不如其它6个发达经济体;(2)加速本土金融市场发展对有效提升我国的国际竞争力和影响力至关重要,且属当务之急;(3)要在将来国际竞争中争取“主场之利”的主动权,我国未来的对外开放,要从过往偏重“走出去”和“增加对外投资”转变为以推动发展本土金融市场为中心吸聚全球财富。

  今年11月对于中国金融业而言是一个重要时刻,承担了中国未来金融改革发展重任的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正式成立。“进一步扩大中国金融对外开放”成为该机构成立后首项改革课题,而明年中国将迎来改革开放40周年。金融业进一步对外开放不仅关系各类金融机构外资持股等直观指标,同时还包括了汇率政策以及资本管制等一些列基础金融制度的设计。

  毋庸置疑,与过往“对外开放”的政策相比,上述“进一步扩大中国金融对外开放”的政策重心必须服从于“加速本土金融市场”基本国策上。同理,我国必须从资本输出大国转变成资本输入大国,从而实现让我国经济发展从“经济增长增加资本外流”,即“财流(漏)中国”,转变为“财留(聚)中国”的良性循环和可持续发展的轨道上。  

阅读(1244)|评论(0)|打印|举报

前一篇:成熟债券市场对债券违约有效预警和救济四个至关重要的预设机制 后一篇:从次贷危机反思商业银行的合规文化

我的评论[所发表点评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回到顶端

个人资料

陈顺殷

RSS收藏留言博客访问:926013

博主简介:

在全球领先的国际性商业银行、投资银行、基金公司、投资管理公司及评级机构任职超过三十年,积累了相当丰富的各类型大型金融机构的运营和管理实务经验。 现职金融机构管理咨询顾问,专职为大中华区各类型金融机构提供范围广泛的管理咨询顾问服务。因长期为中国各类型金融机构提供咨询顾问服务,对中国市场和中国金融机构颇为了解,并常常能针对中国金融机构的日常营运管理过程中遇到的各类操作实务问题,从国际视野的角度提出其全面和独到的见解及较具操作可行性的解决方案。 除具丰富国际性金融机构管理实务经验外,陈先生也善于相关实务研究工作,出版了《“入世”中国银行业面临的挑战与对策》(ISBN 7-5049-2312-5.1899)等专著。长期为大中华地区各类型金融机构提供包括:业务营运管理、风险管理和内部控制、市场营销及绩效考核等专题的操作实务培训。 邮箱:sunnychanshunyan@sina.com

博文分类

留言

评论

最新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