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顺殷的博客 http://www.carnaby.com/blog/blog.php?uid=36

用户登录

关闭

忘记密码

博文

从国际视野看我国商业银行改善息差管理新思路和新方法

2017-08-30 14:57:22

标签:商业银行  息差  分类:

  “在吸收存款的同时发放贷款赚取利差收入”一直是我国商业银行的核心业务模式和核心盈利来源 。为此,净息差的高低会直接反映我国商业银行的盈利能力的变化,“息差管理”自然而然成为商业银行经营管理的核心内容。而所谓净息差指的是银行净利息收入和银行全部生息资产部的比值,其计算公式为:净息差 =(银行全部利息收入-银行全部利息支出)/全部生息资产。

  银行净息差(Net Interest Margin, 简称NIM)的大小既受直接因素影响,也受间接因素影响。其中,直接因素主要有二,一个是国家的利率政策,另一个是银行本身资产负债结构。国家利率政策的影响,主要表现在存款和贷款利率的制定上,如果贷款利率大大高出存款利率,则银行利差率较大。如果存贷款利率倒挂,则银行利差率会因此变小。银行本身资产负债结构的影响,无非是资产中低息贷款比重大,负债中高息存款比重大,则银行利差率就小;反之,则银行利差率就大。所以,在国家利率政策既定的条件下,银行总是通过调整自身的资产负债结构,来实现净息差最大化的目的。而影响银行净息差的间接因素则是多方面的,其中包括:有关银行的市场定位、客户基础和结构、产品服务构成、业务组织管理能力(特别是压缩无息资产和增加无息负债的组织管理能力)、内部资金转移定价体系及其对存贷款定价与资产负债管理(包含利率风险管理、财务风险管理、流动性管理和流动性风险管理等)、渠道管理以及绩效考核导向等方面的因素。

  近年,随着利率市场化全面推进及受上述直接和间接因素的综合影响,我国商业银行的净息差有持续缩少的趋势,目前银行业整体净息差可以说是在历史最低水平。据毕马威最近公布的《2017年中国银行业调查报告》数据显示:“2016年,城市商业银行和农村商业银行净息差水平相对较高,达 2.67%和2.98%,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平均净息差 略高于2%,而外资法人银行以平均1.54%的净息差处于较低水平……随着我国利率市场化进程持续推进,以及受2016年5月1日的‘营改增’政策等多因素影响,银行业生息资产收益率水平亦大幅下降。在流动性稳定以及市场竞争加剧的环境下,商业银行的利差空间被逐步压缩……”如下图显示,占我国银行业较大市场份额的五大国有银行净利息收益率平均水平在过去的五年里有持续下降趋势。

  图一:五大国有商业银行2012年至2016年净利息收益率

  在同一《报告》里,毕马威指出:“ 2016年度,商业银行全年累计实现净利润约人民币1.6万亿元,比2015年增加人民币564亿元,同比增长3.5%,增速上升1.1个百分点。此外,由于监管对资本的扩充要求以及净利润增长幅度减缓,净利润增长速度滞后于资本增长速度,因而近三年商业银行平均资产利润率、平均资本利润率均持续呈下滑态势。”

  图二:2013年至2016年中国银行业净利润额及其增幅

  值得留意的是,如图三数据显示,我国商业银行上述利润增速放慢是在我国商业银行的资产和负债规模均连年以超高速度增长的情况下出现的。换言之,若把银行的规模增长因素考虑在内,我国商业银行的盈利能力在近年有明显缩减的趋势。

  图三:2013年至2016年中国商业银行资产及负债规模及年度增长率

  从国际商业银行的经验和做法看,利差管理在交易层面和组合层面,以系统性和结构性的方式方法进行。具体而言,商业银行的利差管理须从以下若干方面开展:

  首先,要在组合管理层面通过有效的资产负债管理进行利差管理。资产负债管理是指银行对银行资产负债表内的资产负债潜在的利率风险、流动性风险和资金风险进行主动管理,以确保配合银行整体业务策略,并在符合银行既定的盈利、流动性、资本充足和监管规限等诸项要求前提下让银行资产负债组合利差最大化。在整个管理过程中,商业等资产负债基于净利息收入(Net Interest Income,简称NII)或净利差(NIM)的概念构建银行的资产和负债,资产负债管理功能涉及计划、导向、控制银行资金流、水平、构成、成本和收益率。有效的资产负债管理技术旨在从整体管理资产和负债的数量、组合构成(混合比例)、期限、利率敏感度,以获得既定的可接受的风险回报。其中,资产管理(Asset management)是要控制银行的资产构成组合以提供足够的流动性和收益并达至其他目标;负债管理(Liability management) 是要控制银行的负债(通常通过改变利率出价)给银行提供足够的流动性和达至其他目标。从国际领先商业银行的经验和做法看,完善的资产负债管理主要要全面覆盖四个关键的“两”,包括:两种风险 [ 流动性风险(含资金风险)和利率风险 ]、两种利率风险 [ 利息收入风险和内置在银行产品的选择权所引致的风险(Options embedded risk)] 、两种错配 [资产负债数量错配和利率错配(mismatches of the volumes of assets and liabilities and mismatches of interest rate)] 以及两种流动性缺口 [ 静态缺口和动态缺口(Static liquidity gaps and Dynamic liquidity gaps)]。

  以摩根大通银行集团为例,从下表所显示的数据看,该行在其2016年生息资产总额为21,016亿美元中,贷款仅占37.5%。其余超过60%的生息资产是通过金融市场运营和交易进行。由于该行定位为“要做银行的银行”和交易型银行,该行与同业相关的生息资产和交易资产额分别占生息总资产的28.43%和13.29%。同期,该行的付息负债16,536亿美元中,存款占55.95%,同业相关的负债和交易相关的负债分别占付息负债的10.81%和12.94%。包括长期债务工具发行等方法的主动负债高达6,881,占付息负债总额的41.61%。换言之,利差管理既可从业务发起端在交易层面进行管理,也可在组合层面通过金融市场运营和交易进行管理。从上述数据和下表数据,我们不难看出该行十分注重通过组合层面有效的资产负债管理实现利差最大化。在美国低息环境下,仍实现2.25%的净息差率。

  表一:2016年摩根大通与利息相关的资产负债摘要表

项目
平均余额          (亿美元)
利息             (亿美元)
平均利率 (%)
生息资产合计
21,016
571
2.7
存放同业
美国
美国以外
 
3,288
633
 
17
1.6
 
0.52
0.25
同业拆放和返售协议项下的证券购入
美国
美国以外
 
1,129
925
 
12
11
 
1.03
1.19
交易资产—债务工具
美国
美国以外
 
1,162
994
 
38
35
 
3.29
3.57
交易资产—证券
美国
美国以外
 
2,167
627
 
70
12
 
3.22
1.97
贷款
美国
美国以外
7,882
782
398
351
18
9
4.45
2.25
2.20
付息负债合计
16,536
98
0.59
付息存款
美国
美国以外
 
7,037
2,215
 
10
3
 
0.15
0.15
同业拆借和回购协议项下证券贷放或出售
美国
美国以外
 
1,219
568
 
7.73
3.16
 
0.63
0.56
交易性负债—债务,短期和其他负债
美国
美国以外
 
1,338
801
 
0.86
12.19
 
0.06
1.52
长期债务
美国
美国以外
 
2,831
124
 
55.33
0.31
 
1.95
0.25
免息负债
4480
 
 
可投资资金总额
21,016
98.18
0.47
净利息收入和净收益率
美国
美国以外
 
472.92
407.05
65.87
2.25
2.49
1.42

  资料来源:摩根大通银行集团网站

  其次,要利用内部资金转移价格系统以系统性方法管理利差。内部资金转移定价系统是商业银行以系统性方法管理利差时所利用的其中一个系统,该系统直接与银行的核心业务系统(Core Banking System)整合链接,可以直接抓取交易层面(transaction)的各笔资产负债业务发生时和随后的相关信息,供资产负债管理部门作为管理的直接依据。换言之,内部资金转移定价系统不但支持各类资产负债的交易层面的定价,也同时支持以收益最大化为管理目的之一的资产负债管理和相关利率风险和流动性风险管理等。以摩根大通为例,该行“内部资金转移定价用以在每一业务单位中分配利息收入和利息支出并通过该系统将主要的利率风险和流动性风险敞口转移至集团的司库好首席投资官进行集中管理。内部资金转移定价的程序过程把业务单位的利率风险、流动性风险和监管要求视同有关业务单位各自独立营运处理。这一过程由高管负责监察并由集团的资产负债管理委员会负责审查……集团以全集团整合为基础管理其资产负债相关的利率风险敞口。业务单位通过内部资金转移定价系统将利率风险转移至司库和首席投资官,并把有关利率风险在金融市场上得到管理的有关因素考虑在内这些因素包括:资产负债平衡表和合约性的利率、合约性的本金支付时间表、预期提前支付(偿还)的经验规律、利率重订日和到期日、利率重订所依据的利率指数(利率基准)以及可调整利率产品中任何利率上限或下限。所有内部资金转移定价所依据的假设均会得到及时、动态和全面审视。值得一提的是,除内部资金转移定价系统外,国际领先银行还会利用信贷组合管理系统(Portfolio Management System)进行包括集中性风险管理、风险为基定价、组合持续优化及利差管理等项工作。

  第三,以持续优化客户结构和资产负债端的业务结构方法管理利差。在客户结构优化方面,有关银行一方面十分注重通过深耕客户关系和推进“向上营销”的方法,在巩固核心客户存款基础上提升各类客户群组的盈利贡献度;另一方面,则十分注重根据社会经济发展趋势及经济增长点以前瞻性的方法持续优化自身客户结构,并在持续优化客户基础上,以挖掘和满足客户实际需要的产品业务创新的“帮客户帮银行”的方式方法持续优化业务结构。

  第四,通过提升自身综合化经营管理能力压缩无息资产规模和增加免息负债的方法管理利差。在商业银行的资产负债表里,除有付息负债和收息资产外,也会有一定数量的无息资产(如:库存现金)和免息负债。为此,如何通过提升自身综合化经营管理能力压缩无息资产规模和增加免息负债的方法是有效管理利差的主要方式方法之一。如下图所示,摩根大通在过去数年里不断通过为客户提供整合和综合化服务,免息存款占整体存款的比例从2015年的19%大幅度提升至2015年的33%。据该行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末,该行免息存款余额为4027亿美元,免息交易负债-股票交易工具(Trading liabilities –equity instruments) 免息交易负债-衍生工具应付款(Trading liabilities – derivative payable)分别达207亿美元和559亿美元。

  图四:摩根大通的存款构成---各类存款占全行平均余额的百分比

  资料来源:摩根大通银行集团网站

阅读(371)|评论(0)|打印|举报

前一篇:我国商业银行应如何在“逆境”中同步推进转型与升级 后一篇:从国际视野看何为商业银行的“正确的”同业业务

我的评论[所发表点评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回到顶端

个人资料

陈顺殷

RSS收藏留言博客访问:877680

博主简介:

在全球领先的国际性商业银行、投资银行、基金公司、投资管理公司及评级机构任职超过三十年,积累了相当丰富的各类型大型金融机构的运营和管理实务经验。 现职金融机构管理咨询顾问,专职为大中华区各类型金融机构提供范围广泛的管理咨询顾问服务。因长期为中国各类型金融机构提供咨询顾问服务,对中国市场和中国金融机构颇为了解,并常常能针对中国金融机构的日常营运管理过程中遇到的各类操作实务问题,从国际视野的角度提出其全面和独到的见解及较具操作可行性的解决方案。 除具丰富国际性金融机构管理实务经验外,陈先生也善于相关实务研究工作,出版了《“入世”中国银行业面临的挑战与对策》(ISBN 7-5049-2312-5.1899)等专著。长期为大中华地区各类型金融机构提供包括:业务营运管理、风险管理和内部控制、市场营销及绩效考核等专题的操作实务培训。 邮箱:sunnychanshunyan@sina.com

博文分类

留言

评论

最新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