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顺殷的博客 http://www.carnaby.com/blog/blog.php?uid=36

用户登录

关闭

忘记密码

博文

支持精细化管理以实现价值经营的三大核心基础设施的建设与完善

2017-03-01 21:23:55

标签:  分类:

 

作为过去30多年的不懈努力的一大成果,我国商业银行目前无论在资产和资本规模,还是在盈利能力(包括盈利的绝对数、资本回报率和资产回报率)均持续多年居全球业界前列。在刚过去十多年的时间里,单就我国商业银行的资产规模和资本规模增长的速度而言,更是到了全球银行业界无人能及的境界。以英国《银行家》杂志公布的按一级资本排序的全球1000家大银行排行榜为例,2016年共有119家中资银行入围全球1000家大银行排行榜,其中17家中资银行跻身前100名之内(其中包括了数家近年才由农村信用合作社改制而成的农商行)。难怪我国银行业界的不少从业人员感叹:三十年前,我们开始商业化经营时,众多的欧美银行均是我们的学习榜样和追赶的目标,我们为此不遗余力地恶补自身的各种不足。到如今,我们持续多年处于领跑的位置。在前面空无一人的情况下,我们得冷静下来,认真思考我们接着下来该何处何从并持续保持自身未来的发展优势。显然,眼下是到了重新审视规模经营模式的最佳时机了。正如世界银行亚太金融发展首席经济学家王君先生在某一公开论坛发表主旨演讲时指出的那样:真正的好银行应该是一家受人尊重的银行,而不是一家体量大的银行

与此同时,由于受我国经济结构调整、多层次资本市场发展加剧金融脱媒、利率市场化、监管环境改变和经济增长放缓等众多因素的叠加影响,我国商业银行近年也普遍开始进行以从规模银行走向价值银行为核心的各种各样的业务转型。轻资产、轻资本全资产交易性银行从融资到融智对公业务投行化大资产、大负债等概念成了各家银行推进自身业务转型的大方向。换言之,我国商业银行践行了多年的规模经营已开始了向价值经营的方向的转变。概括而言,商业银行价值经营就是以实现长期存续经营和发展为根本目标,摒弃规模优先的固有理念,坚持以客户为中心,从稳步提升资本回报水平的角度构建和不断完善发展战略、市场目标、管理框架、考核体系以及企业文化,从而促进银行价值的持续增长。

一般而言,一家企业价值可体现为产品或服务价值和客户价值(客户基础)、经济价值(如:规模)、财务价值(如:盈利数量);对企业价值评估可从业务标准和财务标准等不同维度和层面进行;而驱动企业价值变化的主要因素则包括企业发展策略、业务模式、运营组织管理体系、绩效考核和管理体系等。对于一家商业银行的价值,不同的市场参与者和利益相关者(或称持份者)(stakeholders)会有不同的解读及衡量标准和衡量指标。常见的商业银行价值衡量指标包括:公司市值(Market Capitalization,简称 Market Cap)、股东价值增值额(Shareholder Value Added, 简称SVA[ 我国商业银行普遍采用经济增加值Economic Value Added, 简称EVA] 、风险调整资本回报率(Risk Adjusted Return on Capital, 简称RAROC)以及股东总回报(Total Shareholder Return,简称TSR)等。

传统上,股本回报率(ROE)和资产回报率(ROA)是考核银行盈利的常用指标,但这种指标最大的缺点是没有将风险考虑在内。出于风险的管理需要,上世纪70年代,RAROC由信孚银行集团(Banker’s Trust Group)首创,最初目的是为了度量银行信贷资产组合的风险和在特定损失率下为限制风险敞口必需的股权数量。此后,许多大银行都纷纷开发RAROC方法,其基本的目的都是为了确定银行进行经营所需要的股权资本数量。而EVASVA是指从税后净营业利润中扣除包括股权和债务的全部投入资本成本后的所得。其核心是资本投入是有成本的,企业的盈利只有高于其资本成本(包括股权成本和债务成本)时才会为股东创造价值。TSR则为一种股票对投资者的总回报,等于上市公司在一定时期内(通常为1年或更长)的资本收益加股息,在数值上表现为一个或正或负的百分比。其计算公式为:(期末股票价格 - 期初股票价格 + 股息) / 期初股票价格 = 股东总回报(TSR)。从行业特性看,商业银行的行业特征要点可概括为:(1)经营管理货币的时间价值(The Time Value of Money);(2)经营和管理风险,并通过有效风险管理创造价值(包括:自身经营风险管理和为客户提供风险管理服务,即把风险管理作为给客户提供服务的核心内容);(3)金融中介服务;(4)信贷资金和金融服务提供者;(5)专业咨询和信息提供等。鉴于商业银行这些行业特征,我们不难看到,在上述多个价值衡量标准和指标中,SVA(或EVA)、RAROCTSR等相对于ROEROA、银行市值、资产规模和资本规模等衡量标准和指标,更能全面反映商业银行行业特殊性。因为,无论是SVA(或EVA)还是RAROC的计算均是风险加权和全成本核算的结果。而大量的实证研究结果显示:SVAEVA与公司市值、公司股价和公司的TSR是正相关的。换言之,SVAEVA创造越多,企业的价值就越大。

事实上,商业银行所开展的各项业务,无论是传统的信贷业务还是非信贷业务(如中间业务、表内业务和表外业务等)均或多或少要承受一定的风险,换言之,若单纯用财务会计的核算结果来计算有关银行的经营结果,不但无法全面和真实反映有关业务的潜在风险,而且,也无法把相应的风险成本适当地体现在相应的业绩上。同样,商业银行现行的财务会计核算也无法有效地把各类间接经营成本反映在相应的业务上。

从目前的情况看,我国商业银行要推进和实施从规模经营价值经营的转变,就必须借鉴参考国际领先商业银行的普遍做法,要从以下三方面建设和完善支持其精细化管理以实现价值经营的三大基础设施:其一,建立和完善支持风险加权核算的资本管理和资本分配的基础设施;其二,建立和完善支持全成本核算的管理会计;其三,建立和完善在利率市场化的市场环境下,能有效支持资产负债管理、流动性和流动性风险管理、利率风险管理和财务风险管理以及存贷款定价和产品定价的内部转移价格体系(Fund Transfer Pricing, 简称FTP)。如下图显示,资本分配和FTP在商业银行日常经营管理中是作为能把整体风险管理和决策结合起来的两个主要工具:FTP用来分配利息收入,资本分配系统用以分配风险。

图一:商业银行用以支持信用风险、市场风险和利率风险管理的基础设施示意图

值得一提的是,从表面看来,我国大部分商业银行在过去多年已陆陆续续投入人力物力构建了上述基础设施。但问题的关键所在是不少系统、模型和管理政策和程序与精细化管理的实际需要有较大的落差。造成这种落差的原因主要是:(1)不少系统模型的开发更多是为了满足监管要求而不是满足实际管理需要(个别银行因此出现基础设施的开发是满足监管需要的摆设的两张皮现象);(2)有关模型系统开发周期过长,最终导致因系统模型开发前后市场环境的巨变而无法有效利用;(3)有关系统模型开发初衷无法满足日后业务管理的实际应用需要;(4)有关系统模型因由不同的职能部门牵头开发,较容易忽略超出牵头职能部门职责以外的系统模型的功能;(5)有关银行欠缺对有关模型系统的持续维护、验证和校正,导致模型系统的失效或无效。

就资本管理和资本分配基础设施而言,我国不少商业银行尤其是大型商业银行在过去数年里,已在因应监管机构的要求推进实施巴塞尔新资本协议过程中,成功开发各种量化计量模型和工具,并在具体应用上进行了非常有意义的尝试。但我们也清楚地看到,目前我国商业银行的资本管理和资本分配基础设施仍在两方面未能很好地服务银行的精细化管理的需要:其一,无法有效支持贷款的风险为基定价和非信贷产品风险为基定价;其二,无法有效支持各商业银行的EVA计算和应用(注:我国不少商业银行虽已应用EVA多年,但计算EVA所需的风险参数仍不能与完全与风险模型计算结果对接,不少参数仍需由人为主观设定)。

就管理会计而言,目前我国不少商业银行现行的管理会计的算账结果,在有关银行无论在应用于计算EVARAROC时所需的全成本(all-in-cost)(尤其是间接费用分摊)和净收益(Net-Income)方面仍不理想,从而严重影响了管理会计的应用成效。

FTP的开发和应用而言,我国不少商业银行虽然在数年前便开发了该系统,但由于种种原因,其实际应用确明显存在诸多问题,以至严重影响其支持有关商业银行精细化管理的效果。其中,我国不少银行当初开发FTP时,我国利率市场化程度远不如现在那样对商业银行构成实质性影响,为此,不少商业银行最初开发FTP是为了解决业务核算为主要目的,不少银行开发FTP时因此指定计财部门负责牵头,对所开发的FTP如何支持资产负债管理、流动性管理、利率风险管理和财务风险管理及存贷款定价的考虑自然不足。实际上,内部资金转移价格体系的主要目的和作用包括:(1在银行内部分配资金;(2)计算一笔业务或任何业务组合的边际收益率(表现边际performance margin)及其对全银行整体的边际收益的贡献(收益分配);(3)为定价和绩效衡量目的厘定经济基准指标(benchmark)。这意味着为经济转移价格选择正确参考基准价格。银行的资金全成本all-in则可以提供这样的参考基准价格;(4)厘定定价政策:风险为基的定价是对风险补偿进行定价,并与银行的整体盈利目标一致,不管这一价格由于竞争的原因是实际价格与否;(5)根据银行的商业政策来调整价格以提供奖励或惩罚效果,而这种奖励和惩罚可能符合,也可能不符合风险为基的定价;(6)提供错误定价报告,澄清实际价格与应该订定的价格的差异,也就是目标风险为基的定价;(7)把流动性和利率风险转移到资产负债管理部门,让业务线置身于他们控制以外的市场波动之外。与此同时,在FTP的应用时,必须坚持两个基本原则:其一,资金转移价格的假设应与银行资产和负债委员会的政策和目标一致,而且应去除银行的产品和业务部门的所有利率风险(把财务风险,流动性风险和利率风险从业务单位转移到资产负债管理部门,清楚划分业务与财务政策,后者为资产负债管理部门的职责);其二,转移率曲线应根据能反映银行批发融资成本的市场化利率(由市场决定)制定。

总括而言,我国商业银行要从规模经营转变为价值经营必须建基于精细化管理的基础上,而精细化管理的有效实现又必须有效和正确利用上述三大基础设施。对于我国大多数商业银行而言,无需以推倒重来的方法重建上述三大基础设施,而应针对上述基础设施的开发和应用等方面所存在问题进行逐步改进和完善。

阅读(3076)|评论(1)|打印|举报

前一篇:流动性管理系列之三:国际性商业银行流动性管理框架实例简介 后一篇:我国商业银行如何避免时不常被周期性的“钱荒”怪圈所困扰

我的评论[所发表点评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回到顶端

个人资料

陈顺殷

RSS收藏留言博客访问:878624

博主简介:

在全球领先的国际性商业银行、投资银行、基金公司、投资管理公司及评级机构任职超过三十年,积累了相当丰富的各类型大型金融机构的运营和管理实务经验。 现职金融机构管理咨询顾问,专职为大中华区各类型金融机构提供范围广泛的管理咨询顾问服务。因长期为中国各类型金融机构提供咨询顾问服务,对中国市场和中国金融机构颇为了解,并常常能针对中国金融机构的日常营运管理过程中遇到的各类操作实务问题,从国际视野的角度提出其全面和独到的见解及较具操作可行性的解决方案。 除具丰富国际性金融机构管理实务经验外,陈先生也善于相关实务研究工作,出版了《“入世”中国银行业面临的挑战与对策》(ISBN 7-5049-2312-5.1899)等专著。长期为大中华地区各类型金融机构提供包括:业务营运管理、风险管理和内部控制、市场营销及绩效考核等专题的操作实务培训。 邮箱:sunnychanshunyan@sina.com

博文分类

留言

评论

最新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