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芙蓉 http://www.carnaby.com/blog/blog.php?uid=17

用户登录

关闭

忘记密码

博文

“生态”先生

2018-01-03 22:22:14

标签:  分类:

  
 
  有关金融生态的论述最早出自小川行长,甚至在他刚任央行行长不久就提出了。本文并非要考据金融生态的原意以及这些年来的研究取向,专门文章已经数不胜数,金融生态也早已成了高频词。只是蓦然间意识到的一个悄然变化的生态场景,笔者感到值得分享一下,那就是央行内部良好的生态环境。 

  1998年,按照中央金融工作会议的部署,改革人民银行管理体制,撤销省级分行,设立跨省区分行,实行干部垂直管理。小川行长到央行后的2003年,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成立,央行对银行及其他存款类金融机构的监管职能分离出来。人民银行为国务院组成部门,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中央银行,是在国务院领导下制定和执行货币政策、维护金融稳定、提供金融服务的宏观调控部门。照文件表述,央行的权威性提升。 

  经历了大区行设立与监管职能剥离两次重大改革,央行职能要完成“一个强化”,即强化与制定和执行货币政策有关的职能;“一个转换”,即转换实施对金融业宏观调控和防范与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方式;“两个增加”,即增加反洗钱和管理信贷征信业两项职能。这些新的变化,进一步强化了人民银行作为我国的中央银行在实施金融宏观调控、保持币值稳定、促进经济可持续增长和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中的重要作用。 

  小川行长屡次告诫全行上下,面对更加艰巨的任务和更加重大的责任,中央银行在履行新的职责过程中,视野要更广,思路要更宽,立足点要更高。那几年出差外地,央行上下不少人感到困惑,而现在,润物细无声,仅就研究而言,绝不仅仅是研究局、调查统计司的事,全员的理论素养研究水平都有质的提升,全行成了一个大智库。 

  就拿2017年12月20日最新的一次人民银行青年论坛来说,副行长殷勇要求各级党委要把青年课题组和青年论坛活动作为培养人才、发现人才的重要途径,多给青年同志出题目、压担子,让青年学术研究和实际工作更紧密地结合起来,多给青年同志提供学习、培训的机会,为青年成长成才搭建舞台、创造条件。 

  而对央行青年,殷勇副行长也提出了三点要求:一是要按照“学懂、弄通、做实”的要求,认真学习党的十九大精神,深刻领会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进一步坚定理想信念,不断增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四个自信”,不断增强历史责任感与使命感。二是要紧紧围绕中央银行履职,立足解决实际问题,密切联系工作实际开展学术研究。通过持续、深入的学习钻研,努力提升自身专业水平和履职能力,更好地适应新时代中央银行事业发展的需要。三是各级团组织要不断丰富活动内涵、创新活动形式,把青年课题组活动打造成为服务央行青年的精品。 

  这并非一件单一的事,这在央行是几十年如一日的。多少活跃的金融研究者出自刘鸿儒那个时期。从以下2011年7月我曾写过一段文字可看出,作为第十一任的小川行长,发扬光大了央行的这些好的传统。以下是2011年7月我曾写过一段文字: 

  “从第一任行长、甚至在人民银行诞生之前,人民银行都一直重视知识、重视知识分子。这就是最核心的一块宝贵资产。人民银行成立61年的时间,历经11任行长,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做法是一脉相承的。冒鹤亭之子冒舒湮先生亲口对我说了第一任行长南汉宸爱才惜才,培养人才的不少生动的故事,冒先生自己就是被南行长请进行的。

  其实早在人行成立之前,爱才之风就悄然兴起了。听人民银行研究所老所长赵海宽讲,他就是1947年从学校来到陕甘宁边区银行的,当时还是炮火连三月,胡宗南大肆进犯,主力留下,非主力向大西北转移。赵所长他们就是那时进来了。说明当时的领导非常有远见,一边打仗,一边在网络人才。赵所长还满怀深情地回忆当时的行长黄亚光,他留过学。副行长张定凡,他在国民党银行里干过好长时间的。起义过来,是会计专家。为了应付国民党,我们两套账。业务处长,后来成西北区行副行长。乔培新毕业于北大经济系,陈岱孙的学生。这在60多年前,实属不易。 

  建行三十五年后的1982年,我们进人民银行时,总行办公楼就是与财政部合署办公的小二楼,可一年就要了200个大学生,这些学生会将办公室都站满的。后来又连着几年大批进人。这是总行最基础的工作人员。足可见央行改革的责任重大,这一批年轻人必将上演另一部金融改革的大戏。”  

  再引用一段更早的文字: “冒舒湮端坐在两张病床前,《中国金融》创刊时,他负责编辑部的日常工作。还是很多年前他刚离休的老样子,他面前摆着三个眼镜盒,手稿资料到处摆满。虽然年事已高,身体也不好,仍然笔耕不辍,病房成了他的工作室。由于年轻时戏剧演员的底子,他说话时字正腔圆。细细地向我刻画着他应人民银行第一任行长南汉宸三顾茅庐之邀,1948年冬天,在人民银行成立的前夕投奔石家庄的那段经历。这位名门之后化装成大商人,通过地下党联系,自上海飞往北京,下榻在北京饭店。第二天西装革履、雕裘锦簇的冒舒湮夫妇登上开往天津的火车,住在外商常住的高级旅馆汇中饭店。等他们再露面,已经是黑棉袄、黑棉裤,头戴旧毡帽、脚穿棉窝子的老式北方小商人了。从天津取道石家庄,路况更是复杂……总之,冒舒湮主要谈了第一任行长南汉宸求贤若渴,知人善任的故事,很感人。南汉宸每天上班后半小时,准会从西交民享西部走到东部办公的地方,找三位顾问以及冒舒湮几名专门委员共商对策。这些计策涉及外汇业务的种种手续、存款准备金等。对于《中国金融》的重要稿子,南汉宸行长也都亲自看。”

 (未完待续)

阅读(59)|评论(0)|打印|举报

前一篇:“危机”先生 后一篇:金融业筑起明斯基时刻的防护网

我的评论[所发表点评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回到顶端

个人资料

孙芙蓉

RSS收藏留言博客访问:2080707

博主简介:

《中国金融》首席记者

博文分类

留言

评论

最新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