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  点 > 经济观察 > 正文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金融》,进入 [博客][论坛]

提升贫困地区金融服务的可得性

作者:[产 业]

2017年12月29日 摘自:共有条评论

打印Email评论

  (中国金融杂志记者 刘宏振报道)从金融回归本源和关注经济发展本质的角度看,扩大金融的普惠性是我国金融发展的应有之义,近年来的政策导向也体现出对于发展普惠金融的关注。2015 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大力发展普惠金融,让所有市场主体都能分享金融服务的雨露甘霖,要推进普惠金融发展,提高金融服务的覆盖率、可得性和满意度。随后,国务院印发《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规划(2016—2020)》,将发展普惠金融提升到国家级战略的层面。

  但是,金融业作为一种产业,有其自身发展的客观规律,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客观存在,金融业在不同地区的发展、对不同行业和不同群体覆盖范围的差异也就客观存在,金融普惠性的延伸面临各异的困难和问题。其中的一个重要课题,就是如何在集中连片贫困地区发展普惠金融,并运用金融的力量打好扶贫攻坚战。在国家政策的支持和推动下,普惠金融试点工作不断开展,为金融在农村、贫困地区的开展积累了经验。记者走访了陕西铜川市和河南兰考县,探寻普惠金融与金融扶贫工作在两地的实践情况。

  陕西省铜川市宜君县,是中国人民银行定点扶贫县,也成为人民银行探索金融扶贫的试验田。2016年4月27日,人民银行总行正式批复确定在宜君县开展农村普惠金融综合示范区试点,这是在全国首次开展农村普惠金融综合示范区试点,也是全国唯一试点。经过近几年的探索,宜君县逐渐形成了地方政府、人民银行、金融机构“三方共建”和人民银行总行、西安分行、铜川中支“三级联动”,“金融服务创新+金融知识扫盲+便捷基础设施”的农村普惠金融发展“宜君模式”。

  兰考县则是首个国家级普惠金融改革试验区。2016年2月,河南省政府向国务院正式呈报了《关于河南省兰考县普惠金融改革试验区总体方案的请示》,全面启动试验区的申建工作。2016年12月26日,经国务院同意,人民银行联合有关部门和河南省人民政府印发了《河南省兰考县普惠金融改革试验区总体方案》。一年以来,兰考县在普惠金融发展方面也进行了许多探索。

  经济的落后和金融的落后互相强化,经济不发达的地区往往也是金融不发达的地区,贫困地区更是金融服务往往难以有效覆盖的地区。如何打破这一恶性循环,是否可以通过金融的发展促进经济的发展,即金融扶贫所要探讨的课题。而在贫困地区发展金融面临的首要问题,就是金融服务的可得性问题。

  贫困地区聚落分散,金融机构开设网点的服务量有限,许多贫困地区仅有农业银行分支机构、当地农信社等少数金融机构布设网点;微观经济主体特别是个人资金需求小而分散,金融机构与金融产品需求者之间信息不对称现象更加严重,金融机构开展金融服务的成本相对较高;贫困户金融需求与发达地区相比有较大的差异,标准化的金融产品往往不能与这些需求相吻合。这些客观现实的存在使得贫困地区的金融服务的可得性低。资本的缺乏在农村、贫困地区普遍存在,但又同时存在着经济落后地区资金无法转化成资本,在金融上“反哺”经济发达地区的错位现象,一定程度上也跟前者金融服务的可得性不足有关。

  金融产品供给市场的失灵需要政策推进金融基础设施的完善来弥补。从普惠金融试点的实践来看,解决金融服务“最后一公里”的问题是金融不发达地区金融建设的重要内容。如陕西铜川农村信用社设立“绿色信贷标准化网点”,实现对农户和残疾人等特殊群体信贷的“一站式”便捷办理;设立“普惠金融综合服务站”,具有金融服务功能的金融站点实现了行政村全覆盖,集“农村金融服务站、农村电商服务站、农村商超服务站、农村物流服务站、信息采集服务站”为一体,集“金融服务员、网络推销员、产品销售员、物流配送员、信息采集员”为一人,建成了“基础金融不出村、综合金融不出乡镇”的基础设施实体网络。

  还有一项解决金融服务“最后一公里”问题的方式就是发展数字金融,随着金融科技手段的进步,数字普惠金融也成为延伸金融服务可到达性的有效手段。如兰考试验区运用“互联网+”思维,组织搭建了把所有金融机构的金融产品和服务综合到一个平台上,即“普惠金融一网通”平台,平台功能包括“支付、理财、保险、证券、生活缴费、惠农补贴、金融消费权益保护”等,并随着功能升级,开发普惠通手机APP,开通了“普惠授信”在线服务、金融超市、二维码支付、人脸识别等功能,实现一站式提供多种类型的金融服务。目前,全省普惠金融一网通关注量为100万,兰考4万多人,“普惠通”APP下载量10671人,接入各类生活缴费项目350余个,累计办理业务13万笔。随着平台的优化、功能的扩展,一网通和普惠通APP的覆盖面越来越大。

  除了硬件建设,灵活、差异化的金融扶持政策和针对性的产品创新也是提高贫困地区金融服务的可得性的重要方式。在这一方面,人民银行及各级地方机构进行了大量有益探索。

  一是用好扶贫再贷款政策工具。扶贫再贷款是人民银行针对脱贫攻坚创新的货币政策工具,为贫困地区法人机构提供了期限长、成本低、更为稳定的资金来源,是推动贫困地区信贷投放,促进降低贫困地区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重要手段。在陕西,人民银行西安分行推动地方法人金融机构用好再贷款工具,将扶贫再贷款资金优先支持建档立卡贫困户和带动贫困户就业发展的企业、农民专业合作社,推动贫困地区发展特色产业和贫困人口创业就业。陕西省地方法人金融机构借助扶贫再贷款创新推广“扶贫再贷款+”模式,先后探索开展了“扶贫再贷款+银行信贷+财政贴息”、“扶贫再贷款+龙头企业+贫困户”等金融扶贫模式。

  二是推动产业扶贫。金融扶贫更重要的是建立扶贫资金的长效运作机制,变被动输血为主动造血,这就需要以金融扶持产业发展来带动贫困地区经济发展活力,使得贫困地区走上“经济发展—金融环境改善—金融发展推动经济发展”的良性循环。铜川市探索“N+”的多样化实施方式,围绕产业扶贫推出“扶贫再贷款+金融+企业+基地+专业合作社+贫困户”、“扶贫再贷款+金融+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贫困户”等产业扶贫方式,围绕易地扶贫搬迁探索“金融+异地扶贫搬迁+贫困户”方式,不断对接多元化融资需求;由地方主动进行规划、探索符合地方实际的产业发展道路也是一种选择,如兰考县小宋乡东邵一村采取“公司+农户”的模式,依托兰鑫种植合作社,建立了大棚产业园区2014年12月成立以来共有246户农户加入兰鑫合作社,带动46户贫困户共265人脱贫。

  三是推动金融产品和服务创新。贫困地区经济发展基础各异,所需要的金融产品和服务也各具特色,这就需要地方金融机构拥有更大的自主权,进行产品和服务“接地气”的创新。在政策支持下,铜川市金融机构先后推出“苹果贷”、“核桃贷”、“脱贫贷”等20 多种信贷产品,为建档立卡贫困户发展生产提供“五万元以下、三年以内、免抵押、免担保、财政贴息”的扶贫小额信贷,满足地方特色产业发展的资金需求。铜川市还创新开展农村信用普惠及失信贫困户信用重建模式,针对有发展生产意愿和能力的失信贫困户,构建农村信用普惠及失信贫困户信用重建机制,使其重新获得贷款。截至2017年9月末,已重建失信贫困户542户,占失信贫困户的80%以上,授信2166万元,实际发放贷款1974万元。兰考试验区也对开展普惠信贷进行了创新,按照“宽授信、严启信、严用途、激励守信、严惩失信”原则,把整个信贷过程分为预授信、启信、用信、还信四个环节,对有正当生产经营项目,无不良信用记录、无不良嗜好的农户给予3万元预授信额度,免抵押、免担保,并且“一次授信、三年有效、随借随还、周转使用”,支持农民生产经营贷款需求。

  四是创新风险控制机制。从传统的信用评价方式来看,贫困地区信贷需求者多面临缺乏足值担保物、信用信息不健全等问题,通过传统方式难以获得授信。对此,试点地区进行了许多尝试,如设立“农户综合信用信息中心”,利用普惠金融综合服务站的覆盖优势进行逐户征信,搭建农户综合信用信息数据库,建立信用奖励和失信惩戒机制,引导金融机构根据农户综合信用评级结果实施差别化信贷措施;引入保险机制平滑生产经营风险,地方政府也参与设立扶贫信贷担保基金和风险补偿基金进行支持,使得金融机构的信贷风险控制在合理的范围内,提高金融机构参与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典型的案例是兰考县对风险分担机制和信用激励机制的创新:建立“分段核算、多元化”新型风险分担机制,实行分段核算,由银行、政府、保险、担保共担风险,通过分段承担风险的方式控制银行面临的风险。此类贷款不良率在2%以内的风险由银行全部承担,2%~10%的部分银行承担的损失梯级递减而地方政府相应增加,超过10%的贷款损失则无需银行承担,其他损失由政府及保险、担保机构分别按一定比例承担。

  普惠金融试点的上述实践,有效提高了贫困地区金融服务的可得性,有许多经验值得在更大的范围内推广。与此同时,在实践中如何进一步建立金融扶贫的长效机制,试点地区经验的可复制性,在人力、物力倾斜的试点地区解决过渡性政策退出情况下如何巩固脱贫成果,以及在鼓励地方金融创新试验的情况下有效防范出现新的金融风险等问题,依旧值得研究与探讨。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的目标是,到2020年我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刚刚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按照党的十九大要求,今后三年要重点抓好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从试点地区的情况来看,在脱贫攻坚战中,金融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

打印Email评论

0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 所发表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金融》观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