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职场人生 > 文  苑 > 正文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金融》,进入 [博客][论坛]

母亲

作者:马德伦

2017年10月11日 摘自:《金融博览·财富》共有条评论

打印Email评论

  2014年12月10日,中午,北京——天津C2047次列车,车厢里人不多。离开车还有不到10分钟时,我的车厢里急匆匆地上来了两位妇女。她们并没有找座位,而是走到最近的我的身旁。其中一个年龄大些的妇女问我:“这车是到天津的吗?”

  我说:“是到天津的。”

  “我们这车票对吗?”说着,她递给我一张火车票。

  我看了看,是到天津的车票,只是是下一趟车的,时间上晚5分钟开车。

  我说:“车次不一样,是下一趟车的。”

  “那我们能坐这趟车吗?”她问。

  “这我就不知道了,你们问问列车员吧。”我回答。

  她们走了,不一会儿又回来了。看到我说:“问了列车员,她说可以坐。闸口已经关了,我们过不去了,下一趟车赶不上了。”

  说着,她们就坐到了过道口对面我同一排的座位上。

  车开了,那位年龄大些的仍不放心,又问了我一句:“是到天津的吧?”

  我说:“没问题,我就到天津。”

  从口音知道她们不是北京人。她们都穿着厚厚的羽绒服,红颜色很新鲜。从容貌上判断,应是姐妹俩。

  我问她们:“从什么地方来的?”

  “张家口xx县。”她说的县名我没听清。

  “是姐俩吧?”

  “是。”那位年龄大的说,“我是姐姐,她是妹妹。”

  “第一次出远门吗?”我问。

  “第一次,以前就到过张家口。我们今天早上坐了三个小时的车到北京,就赶到南站,赶这次车。”

  “到天津去做什么?”

  “看儿子。”说到儿子,年龄大的妇女脸上露出了笑容。

  “儿子在大学吧?”我猜想,从她的年龄来看,她的儿子应该是大学生。

  “儿子研究生毕业了,前几个月上班了。”她说。

  “噢,那不错啊。在哪儿上班?”我希望她回答在人民银行。

  “在什么检验局,我也说不清楚。一个月3000多元呢。”她的语气中显露出一种发自内心的骄傲。

  “有女朋友了吗?”我问。

  “有了,是研究生的同学,也工作了。他们租了一间房子,我去看看,顺带帮他们收拾收拾。我也不会多呆的。我看了,就放心了。”

  “儿子的女朋友见过了吗?”

  “还没有,也不知道咋样,只要儿子喜欢,我也没什么。”

  “那他们要买房子,你要帮他们付首付了?”

  “房子要买,可太贵了,一平米一万多呢。我在县上招待所上班,一个月1000多元,管三顿饭,他爸一个月2000多元,想帮也没多大力量。到时候看女方家能不能拿点钱。”她说。

  “你会和女方家长说吗?要她们出钱付首付?”

  “那不会,咱不能先说。看她们呗,女方不主动说,我就不能说。”

  房子,儿子的房子,是她高兴之余的愁事。

  “看儿子,给他带了什么好吃的?”我问。

  “都是他小时候爱吃的,我做了些,带了不多。也不知他有没有冰箱,带多了没地儿放。”

  不知不觉,快到天津了。她跟我说:“一会儿下车我们就跟着你行吗?”

  我说:“可以啊,你们跟我走。你和儿子约好了吗?他来接你吗?”

  “约好了,在公共汽车站,他在那儿等我。”

  离到站还有2分钟呢,两位妇女就离开了座位,站在我的座位后。到站时,年龄大的拎着一个青白花布的包袱,沉甸甸的,她妹妹拉着拉杆箱。我们下了车,我走得慢些,她们紧随在我身后,下了自动扶梯,我让那位母亲给她儿子打电话,看到她们联系上了,我告诉她们随大波人群走,因我要向另一个方向转乘地铁。她们千恩万谢的走了。

  母亲的心永远在孩子身上。

  那些不曾出远门或很少出远门的母亲,对到大城市看孩子,她们的心里有些打怵。

  为孩子买房子,母亲会拼命赚钱和攒钱,但面对高房价,她们的无奈会变成愁。

  孩子从小爱吃的东西,她们会记一辈子,也乐意做一辈子。

作者系中国人民银行原副行长

打印Email评论

0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 所发表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金融》观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