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  点 > 专  访 > 正文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金融》,进入 [博客][论坛]

支付业未来商机将在云端到地面的虚实之间

作者:《中国金融》记者 孙芙蓉

2017年07月05日 摘自:共有条评论

打印Email评论

  2017年6月28日,上海世界移动大会期间,在嘉里酒店的一间小会议室有幸采访了、VISA公司中国区首代于雪莉女士以及VISA公司中国区产品及创新业务负责人, 侯雪铭先生等VISA的管理层。

世界在积极地学习和观察中国,中国市场是未来支付业的理想桥头堡

  记者:请您畅想一下在三年五年后,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金融科技在支付领域会有哪些运用?

  Chris Boncimino:在支付这一块儿,我们看到中国有支付宝、微信支付等支付解决方案,这是属于“空中”的(云层面)。另外,“地面”更多的是实体店、还有店面销售点的解决方案,未来这两者之间可能会有慢慢的融合状态,很多的功能、能力都会在这两者之间出现。其实整个世界都在积极地学习和观察着中国市场发生的相应变化,包括怎么将中国的点子归纳到其他的地方,之后就是观察是怎么使用这些应用场景。”


Chris Boncimino

  记者:请于总谈谈VISA对中国市场的思考以及VISA中国的战略定位将是怎样的。

  于雪莉:Visa的转型。随着支付方式由卡片向数字支付的演变,Visa的使命依然是确保每一个接入互联网的终端设备,包括家电及可穿戴产品都能成为可实现交易的安全支付终端。未来三年,全球将会有210亿台联网设备 。因此我们需要做好准备,建立全球化合作伙伴网络和技术储备,为支持物联网时代和未来商务奠定基础。为此, Visa去年宣布了一项重大转型战略,即启动Visa 开发者平台计划 (Visa Developer Platform)。它意味着Visa将开放我们的全球网络VisaNet,把Visa的支付产品和能力以API的形式提供给业界开发者。我们希望帮助更多的企业接入到Visa的全球支付网路中,使他们更加容易轻松地获取Visa的安全支付标准和开发工具,以便把Visa的支付能力嵌入到自身的产品中。Visa开发者平台的意义在于它将Visa多年积累的支付行业的经验和互联互通的安全标准提供给跨行业的合作伙伴,帮助他们利用Visa已经建立起来的全球基础设施,快速实现自身业务的增长。同时,VDP也标志着Visa将不再仅仅是一个产品与服务的供应商,而将成为一个开放平台和安全支付模块的“能力”的提供者。

  不断演变的创新模式。作为Visa平台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Visa在过去三年里在全球开设了5个创新中心,包括去年在新加坡开设的亚太地区的首个创新中心。在这里,Visa的支付专家、设计师和商业领袖汇聚一堂,通过交流,探讨商业“痛点”和“参与、体验及交互”的联合创新模式 (co-creation),为客户提供Visa API和软件开发工具包(SDK), 帮助他们开发出适合当地市场的支付产品及商务解决方案。

  总之,Visa对中国市场的承诺是长期的、坚定不变的。今天,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移动支付市场,也是最具创新活力和创新人才的市场。我们非常兴奋地看到有越来越多的来自本地的创新应用与服务。Visa期待今后能够与更多的国内优秀创新企业及个人合作,打造出“立足本地、面向全球”的互联互通的创新支付应用,助力未来商务的发展。


于雪莉

  记者:在目前情况下,VISA在中国如何开展工作呢?

  侯雪铭:第一,我们在国内还没有开展国内APP做跨境业务,我们也在积极地筹备申请这样的电子支付牌照。就像今天上午于总讲的中美之前有个百日计划,我们也非常期待着这样的电子支付申请的牌照会下来,这样会第一时间获得在国内开展业务的职能。第二,我们一直认为国内支付市场发展非常快,银行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发展的都非常快。但是就像我们所讲的一样,对VISA来说,中国跟世界其他地方没有太大的差别,我们参与到这个市场,就一定要把所有的形式和内容都准备好。我们的目标是支持所有的支付方式。对我们来讲,后台是作为生态系统、作为开展业务的基础,并且会提供最好的服务。

  我觉得我们的中国市场也是在学习。正如像今天上午Chris提到的支付安全这一块儿,就像防毒软件一样,有了基础才能说有安全解决方案。如果我们都没有累积到足够的数据量的话,这一块是比较难开展的,当然我们已有非常先进的数据模型,也有非常先进的防欺诈行为的能力。

  VISA在中国市场的战略首先是长期承诺,其次是希望把VISA最好的产品、技术、标准带过来,同时也要把中国市场的变化特点反馈到总部去,这样才能为中国市场提供最适合本地应用的、同时又是在VISA全球化、规模化层面上的解决方案。我们继续深化跟现有合作伙伴的关系,同时我们还会扩大VISA“创无限”创新大赛等合作模式,不断地加深和扩展在中国的活动。


△侯雪铭

  Chris Boncimino:几周前我也在北京,那个时候我非常想去观察一下中国市场的支付现状。当时是晚上10点钟左右,我在便利店买东西,收银员是位年纪比较大的女士,前面排了十几个人,队伍排队的速度让我非常吃惊,每个人都把手机的二维码准备好,一个一个地刷过。我当时非常震惊。中国市场是未来支付非常好的桥头堡,包括习惯的培养和消费者教育,这在中国已经做得很好,可以引领移动支付和数字支付的未来,我们也可以将经验带到其他市场。

  记者:请谈谈今天大赛的初衷,我想知道获奖的这几家企业具体标准是什么?

  于雪莉:今天,以金融科技公司 (Fintech)为代表的新生力量正深刻地影响着全球支付行业的格局和演变,他们的参与催生了创新金融业务模式,拓宽了传统金融服务的边界。为鼓励创新和企业家精神, 加速跨界合作和面向未来的支付创新,Visa推出了一项全球创新创业支持计划—Visa“创无限”创新大赛(Visa Everywhere Initiative),旨在鼓励优秀的初创企业和个人,利用创新力量,面向未来支付及商业需求提出创新应用和解决方案。今年4月,Visa在北京正式启动了2017年度Visa“创无限”中国赛区的比赛。在之后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们就收到参赛者提交的215份创新方案和商业计划书,共评出5个获奖企业,他们将获得总额10万美元的创业基金。同时,还将被邀请到今年Visa在MWC的展台,向业界呈现他们的数字创新方案。欢迎大家稍后到Visa的展台去参观,了解他们的创新成果。此外,这些创新大赛的优胜企业还将得到Visa在产品优化和商业化方面的持续支持。

  侯雪铭:关于大赛,我们已经把网络的能力开拓出来,目前有是40多个应用程序的接口,未来的目标是要开放多达200多个这样的接口,让我们的金融技术企业能够更好地利用VISA的能力去提供更好的解决方案。

  第一是API,现在的商业是协作的环境,我们看中如何利用好VISA支付相关的API、商业API包括消费者洞察大数据的API,从而能够为它的整体商业提供有价值的解决方案?协作便是一项很重要的因素,我们希望参赛者能够利用Visa的能力去提供更多更好的有创意的想法。第二是消费者互动,如何能够提高跟消费者之间的客户忠诚度。第三是如何能够做好消费者推广,因为大家现在都是不想被打扰的,以前的方式肯定不太有用了。我们希望看到一些新的互动方案,可以帮助我们的金融机构能够做好推广这一方面的工作。第四是普惠金融,AR可被用来做普惠金融的场景体验,我们在扶贫、还有金融消费者教育都设立了这样的场景。当然,我们觉得这是一种形式,如何融合在内容里面才是更好的。

金融科技与传统金融的关系进入了互补互促新阶段

  记者:支付领域的创新往往会走在前面,那么新金融与传统金融机构会是怎样的关系呢?

  Chris Boncimino:我们最早期的时候将金融科技公司看作诸葛亮和周瑜的关系,三年前是共生的关系。现在的关系是这些相应的金融科技公司可以去补充大公司在速度方面的内容,大公司同时也可以反过来弥补小公司欠缺的东西。速度方面,金融科技公司比我们更快一点,但是如果他们进一步规模化的话,肯定要运用VISA的标准,在此基础之上进行规模化,我们这样的合作共生也是非常自然地到来。

  举个例子说,Paypal之前是很小的公司,现在变得很大。刚开始我们认为与其是竞争的关系,但是后来我们形成了合作伙伴关系,甚至会主动地问他们需要什么帮助,我们可以给他们提供帮助。VISA作为卡组织可以为他们提供多方面的助力。另外,VISA还会和Square(音)公司,以及一些区块链技术的公司有合作,我们确实也投入了很多去帮助这些公司。

监管需要始终站在金融科技的前沿

  记者:您是否认为监管应当跟上金融科技的步伐,不然根本就无法理解这个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早期介入入,并非意味着将创新扼杀在摇篮里,给与支持或适时适当监管,前提都需要十分了解才行,

  Chris Boncimino:我们VISA投入了很多人力和物力帮助各国的监管机构,例如我们经常会为监管者提供培训,为他们提供数据,旨在帮助他们做出决定。我们也看到某些国家的监管者因为VISA给他们的帮助之后,做了决定并已经开始执行。另外,我们也会将实践案例跟他们进行分享,当作提案或者提议,比如我们可以帮助小的初创公司,给他们打造“沙盒环境”,让他们做出实践。这是行业领先公司——VISA必须要做的工作。

  比如新加坡政府和金融科技公司就有着非常好的关系,政府会在政策出台之前大量地寻求建议,也会赞助或者帮助金融公司召开相关的会议。另外也会邀请很多人过去,包括电脑专家、VC投资家。也会问我们VISA,向我们寻求建议。另外,就是印度也是这样。他们从去年到现在一直在出台很多政策,他们会给银行打电话,包括给VISA打电话,另外他们还跟初创公司联系,寻求各方意见,最后再出台政策。

  记者:VISA帮助印度摆脱现金取得了显著成果,数字货币与非现金使用应当怎样去区分?

  Chris Boncimino:现在整个印度93%是现金业务,刚才提及的计划其实是去年11月份开始的活动,现在将一部分的现金取消之后变成数字货币。到去年11月8日,去掉了面额500和1000的纸币,去掉了将近86%的现金业务,这等于是在推动国家向走向数字货币。

  侯雪铭:世界各大央行都十分重视数字货币的研究。我们看到中国人民银行成立金融科技(FinTech)委员会,旨在加强金融科技工作的研究规划和统筹协调。还有区块链工作研究小组,可见央行对这一块抓得很紧。因为区块链不可能只有货币,还会有其他的内容。我们国家在积极地研究和积极地去了解,至于应用可能还得等一段时间,但是你前面讲到了比特币——现在已经有的数字货币,起码我国政府是旗帜鲜明反对的。

创新是一种渐进的过程,令牌每天都在微创新

  记者:VISA的令牌技术Token已经为越来越多的人所认同,从推出到现在,经历了哪些迭代更新?

  Chris Boncimino:在谈到VISA的令牌技术Token ,从2015年推出到现在,有哪些技术上的迭代更新的问题,Chris Boncimino先生说:“我们的令牌核心技术在每个季度都会增加新的功能。例如,2014年9月份的时候,我们和Apple一起合作投入,之后我们会加一些能力和功能进去,第一个是COF的技术,第二个是PAR,第三个是域限制。

  第一是COF,令牌源自Netflix在线直播网站,其之前有几千万个账户,账户都有对应的账号。如果系统被破坏或者发生数据泄露的话就会很麻烦,而且会非常危险,所以我们用COF的令牌技术替代了其所有的帐号,使之能够安全。我们用了COF之后发现从统计上来看,不仅仅是对Netflix来讲是保障,同时在授权率方面也做得更好了。

  第二个是PAR,2014年9月份我们刚做Token的时候还没有推送加卡的过程,就是将我们的卡片加到手机里,这个时候相当于你要下载Token的令牌到手机里,然而在安全验证方面跟实体要保持一致。我给大家讲一下怎么做卡片的加卡:我们早期在做Token的时候,是在加卡的时候点一下加号,大家的智能设备会有一个读卡模式、照片拍照、自动识别卡号等功能,但是有些像信用卡安全码(CVV)这样的信息是要输入的,信息输入完之后,统一发到银行卡那边的后台进行验证,通过了才能加卡。这个方法是有效的,但是它不是那么简单。第一是很麻烦,需要输入信息。第二是有时候会造成漏洞,比如说有些人想要欺诈,他可以买张卡或者自制塑料卡片加进去。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引入了新的加卡过程,从银行端自己的APP开始,在里面完成推送,直接把这张卡片推到你的钱包应用里,完成加卡的程序。就是说银行的APP,它需要和Apple、谷歌、三星的后台进行对接,这个时候苹果、谷歌、三星会向VISA申请令牌,VISA会把令牌给到消费者,消费者这边会有手机通关,然后把卡片下载下来,这边完成了通关。看起来像开邮箱一样简单,但背后是有很多的交互、加密、解密的过程才可以完成。这样做有几个好处,第一是加卡失败率会降到1%以下;第二,针对消费者而言会更方便、便捷;第三,这才是令牌下载的自然过程。

  第三个是“域限制”,域限制就是针对特定的域,就是针对特定的商户、特定的用户或特定的情景专程生成特定的Token,这个时候对这几个场景有特定限定的领域里面才能使用。最直接的例子就是我们的公司银行卡(企业银行卡),有些企业不希望员工去某些地方刷这张卡片,就会在卡片上加上特定的“域限制”。在过去的50多年来,已有几百种场景应用了“域限制”。商户是有代码MCC(商户分类类别),包括蒸汽机、宠物、饰品、主题公园等,比如某个企业不想自己的员工用企业的卡片去迪斯尼,就可以用这样的限制。

  记者:作为商户以及使用者来说,只是觉得越来越便捷好用,体会不到这些细微的变化,但正是这些小变化导致了用户体验质的提升。

  侯雪铭:的确,正如Chris所提及的,现在的商户数量越来越多,但是每家的技术水准是不一样的。我们也不可能要求每一家都能做到要求那么高,那么怎么办呢?唯有用令牌化的技术去解决安全的问题,在安全问题解决之后,交易会越来越多,这样给商家带来的是确确实实的授权。商户经常考虑说我这笔交易过来到底该不该把货给它?特别是像线上提供商,电子产品卖出去不是说这边马上打包,第二天发现卡是假的就能把货给停住,不是的,这里面牵扯到很多其它业务。

  传统的支付行业是在物理店铺当中,我个人是商家,把卡拿出来刷POS机,那个机器已经进了博物馆了,接下来很多都是在线的或者是移动商店,这个对安全的要求显然更加重要,信息中间会经过更加多的点,也会触达更多的信息。令牌化技术(Token)解决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安全,第二是可以为商户带来确确实实的东西。

  Chris Boncimino:大的百货店或者是连锁商店,它们非常喜欢跟踪货物的信息。除了我们说的支付内容本身之外,还要在旁边加上独特的识别的信息,让商户知道这个相应支付的请求或者说这样的一笔付款到底是来自于哪一个消费者,这个时候就可以引用PAR技术去进行应用。 举一个实际的例子,比如说要在影院做推广,或者是针对某一个银行的持卡人,只有这家银行的持卡人才能享受这样的服务,这样他们就需要用PAR的技术做认证,核实这一个卡是否有对应的令牌,只有核实过的用户才有权享受这样的服务。我们将支付这一块儿和其他的一些用户所享受的权益给它分开,用令牌去做区分。

  侯雪铭:因为对于商户来讲,它能够识别用户是一笔交易,到他那儿做买卖,做交易是没问题的,你就刷卡付钱给货。但是为了跟消费者有更好的互动,肯定会有些推广、推送,这也取决于商户跟银行合作举办的活动,让持卡人可以享受更好的服务,但这个时候持卡人的卡号不应该作为一个标识。这两家合作伙伴一个是金融机构一个是商户,他们之间的接点是客户的卡号。但我们不能只凭卡号做识别,这种形式对消费者的安全是不利的;但如果用了Token的技术的话,我们在交易的时候可以不用卡号,从而保证安全。二是可以把数据回馈到参与的金融机构,让我们在安全的情况下跟消费者产生互动。

物联网、智能家庭未来在中国也会很普遍

  记者:刚才谈了那么多Token,请谈谈其最终理想的应用场景大概是什么样的?

  侯雪铭:其实关键还是物联网。智能家庭目前在美国比较普遍,未来在中国肯定也会普及化。你跟家里所有的设备是靠语音去控制的,那么你在控制它的时候,如果其中有支付行为的发生,如果给你把东西拿走了,其实无所谓,因为你可以马上再买一个,硬件是永远被替换的。就像丢手机一样,最怕的不是因为手机贵,而是因为里面有信息。这是Token最重要的应用场景,特别是在无线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时代。

  Chris Boncimino:我们可以预测到这样的做法(令牌技术)真的可以给我们的商户、合作伙伴、客户打开很多的机会和大门。我们现在的实体卡片(塑料卡片),其实是非常有限制性的东西,可以说我们现在的机会还没有完全打开。当我们的客户、合作伙伴真正地解决了付钱、收钱的问题之后,一个好的机会才会就此打开。

  VISA早期成立的阶段有很多物理的限制,比如说是物理实体的店的(数据)传输,包括“有线”的支付场景。现在我们从“固定”到了“移动”的时代,未来我们可能有的限制是生态系统或者说整个生态环境的创新性。未来如果没有这样的限制的话,我们会有更多的机会,当然我们也期待未来会有更创新的生态出现。

联合创新奇迹无限

  记者:VISA在新加坡成立的亚太区中心主要扮演什么角色,与其他地区的创新中心有何不同?

  Chris Boncimino:第一,我们的创新中心打造的初衷是能够加深和客户之间的沟通,让对话更加地紧密一点。我们打造整个创新中心,从灯光到提供的饮料、到中间整个座椅的安排都是专门精心打造的,为的就是让客户过来能够感受到非常舒适、有宾至如归的体验,之后可以加深我们之间的合作。

  第二,从整个创新中心来看,我们覆盖了整个亚太地区的客户。讲到所有客户就是从那些最不发达(刚刚开始)——正在发展过程中——已经非常发达的公司,而且涵盖不同的地理位置,比如说越南的需求和澳大利亚的需求肯定是很不一样的。打个比方印尼这个国家不是那么发达,他们做的还是非常基础的支付,比如说支付的授权、哪个地方可以接受支付、有哪些授权点等;澳大利亚现在做的相对比较先进,他们已经有近90%非接触式的渗透率,他们在构思怎么把90%变成91%这种更高的渗透率。

  今年3月份我们新加坡亚太创新中心被评为是整个金融科技术实验室的第一名,所以我们也是非常自豪、非常高兴的。

  记者:共同创新平台上的课题由谁来主导?

  Chris Boncimino:肯定是以客户(合作伙伴)的需求为导向,我们给他们提供创新的服务还有支持,现在正在做的项目属于保密。当然这些项目不会每次都像苹果发布会那么激人动心,每个项目都有大的、和小的细节,比如我们有些客户在做无纸化的账户,全部都是数字化的,当然也有人专门针对小票购物明细做无纸化的账户等小型应用。很多都是最基本的需求,比如说还有多少余额,哪里有最近的ATM机,最近的汇率是什么样的,这些都是客户最基本的需求,我们会帮助他们,并满足的这些需求。当然,这些项目里也体现了很多创新。

  记者:可以举个例子说明一下联合创新的重要意义吗?

  侯雪铭:我们主要是做跨境业务,我觉得我们的合作方式跟新加坡是一模一样的,在本地做。我们也做很多消费者访谈,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明白消费者的痛点,但很多创新并不是科技爆炸,而是能抓住消费者的痛点。硬件级别的东西往往来的会比较地慢,但是我们公司提供的主要还是服务,而且是跟人之间的服务,跟消费者的互动,体验往往都是细节方面的体现。我们能够通过消费者洞察快速地能够形成可以演示的方案。比如说很多人出境之前,就拿张卡放在钱包就走了,但往往到了目的地之后发现不能用。我们会帮助我们的商户,既然我们现在有APP跟消费者互动,我们可不可以出国前一键检查卡能不能用,这样减少海外服务的痛点,这不是我们想出来的,是我们跟银行一起,跟消费者共同创新而来的。金融从业者自己出国之前会打个电话问额度够不够,但消费者不会的,他们拿着卡就出去了。像这样小细节,虽然看上去不是大的创新、改革,但对消费者来讲是非常重要的体验,他会很惊喜地发现自己和银行之间的互动。还有就是出国回来了,总会发现有这笔钱没花过或者这个酒店多刷了我20块钱,怎么办呢?这里面的争议就像规则怎么处理,我们可以为了让消费者回来以后可以很快地跟银行产生互动,查询账单或者消费记录,并能够通过银行、通过VISA争议处理的机制快速地获得服务。这对我们来讲也不是很大的创新,但对消费者来说是很重要的。总之我们就这样一点一点要把我们跟消费者之间的互动做得更好,加强我们合作伙伴跟客户之间的黏性。

打印Email评论

0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 所发表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金融》观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