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  点 > 专家论坛 > 正文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金融》,进入 [博客][论坛]

为什么中国需要现代期货市场?

作者:利奥·梅拉梅德

2017年01月10日 摘自:共有条评论

打印Email评论

  虽然期货市场已有数百年历史,现代期货模式直到芝加哥商品交易所20世纪70年代引入金融期货才开始出现。推动其成功的最重要因素是几乎同时期发生的科技革命。

  科技使投资科学能够揭示金融风险的基本要素,因此金融工程师能对风险及其相应的收益进行分解、重新打包与重新分配,将一组风险与收益与另一组风险与收益进行交换,以更好地满足投资者的偏好。

  至本世纪初,中国证监会的成立对创建中国的期货市场发挥了重要作用:上海期货交易所、大连商品交易所及郑州商品交易所均进行了重组,引入了通行的监管规则,并分别从事不同种类的商品交易。然而,直到2006年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创立并开始进行沪深300指数的交易时,中国才开始涉足金融期货。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迅速取得了成功,第一天就迎来了巨额交易量。在中国期货市场不断发展的过程中,芝加哥商品交易所曾给予了协助,并提供了建议。

  虽然中国上述四个期货市场都取得了成功,但也存在同样的缺陷。它们主要面向国内,几乎没有国际机构参与。作为世界上许多种大宗商品的最大进口国,中国的期货市场本应在全球价格发现方面发挥主要作用,但目前并没有发挥应有作用。中国期货市场只有出现跨境互动,期货对中国经济的价值才能充分发挥。

  随着中国进入经济增长转型期,中国领导层已经开启了从依赖出口的制造型经济向消费拉动、内生发展型经济转变。在这一进程中,了解价格发现在商品和金融市场中的作用非常重要。

  价格发现不仅指在某一特定时点设定公平、合理的价格。价格发现是实现高效跨期资源配置的核心,也包括管理价格的自然波动。如果建立高效的市场架构,金融市场中存在多样化的市场参与者,那么价格发现和风险管理就能相互作用,进一步优化稀缺资源的配置,促进经济增长。中国在经济增长和实现现代化方面已取得卓越成就,目前有机会来定义自己的监管架构,吸取美国、欧洲、日本的教训(层级复杂和监管效率低下),建立强调价格发现功能的现代市场体系。

  以火鸡为例进行说明,顾客可能会去饭店吃火鸡,考虑到顾客的需求,饭店必须提前把火鸡买好,并储存一段时间。火鸡养殖户则必须采购、储存火鸡饲料,并养殖火鸡,这是一个耗费时间的过程。在运输方面,将火鸡从农场运输到加工厂、分销商及饭店,需要周密规划,购买燃料,并会产生仓储费用等。我们此时讨论的不是某一时点餐馆食谱上火鸡的价格发现过程,而是全部的生产成本,以及经济活动的整个链条所涉及的时间维度。

  如果养殖户在未来可以把火鸡以固定价格出售,并用长期合约购买饲料和燃料,那么养殖户就能更好地管理未来的经济成本和风险。这使得养殖户能更加专注于生产效率,而不必担心火鸡未来的价格、能源价格的变化及融资成本。

  无论我们讨论的是饲养、加工、运输还是烹饪火鸡,这一概念对石油、钢铁或是英镑都同样适用。期货市场可以管理未来价格的波动,使预期收入和利润变得更加平稳,人们因此可以将风险管理进行外包,并以更少的资本运营公司。虽然无法准确地进行量化估算,但期货市场产生了巨大的经济效益。

  例如,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供的信息,墨西哥刚刚宣布其2016年在石油对冲交易中获得的收益将达29亿美元,连续两年因油价下跌而获得意外之财。(注:墨西哥是石油出口国。)

  生产商、消费者和风险行为人等多种主体的主动参与,可以促进价格发现功能发挥作用。同时,与价格有关的信息应该具有透明度。为了获得连接现货、期货市场的全部收益,使价格发现功能充分发挥作用,仅包含丰富的市场主体是不够的,还需监管机构发挥作用,促使价格透明。

  不被信任的市场不可能产生稳健的价格机制。因此,价格发现过程的透明性对于增强可信度和信任感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这意味着市场需要广度。对于众多大宗商品和金融工具来说,这意味着要将本地市场和国际市场连通。如果一国的政策是要把市场与国际的影响进行隔离,那么由此所造成的价格发现机制就不会有利于资源配置。这将导致国内价格与国际价格脱钩,国内消费者和生产者对国际价格也不会产生应有的影响力。

  如果中国的国内市场没有与国际市场连通,在大宗商品和金融资源配置方面,中国就不会有合适的激励机制。人民币的可兑换是实现国内和国际市场连接的又一重要步骤。在实现人民币可兑换之前,中国的价格发现机制有天然缺陷。

  最后,建立引导金融市场改革、保证市场机制健全、且不会使改革进程放缓的监管环境面临着挑战。通行的国际准则应该落实到位,市场必须遵循法治。中国正在应对这些挑战,可以避免美国、欧洲和日本所犯的错误,其复杂、多余的监管层次扰乱了改革进程,影响了经济增长。

  无论是从推进跨境机制改革以连通国内、国际市场的角度,从加快对每个经济环节都会产生影响的利率市场化改革的角度,从采用国际监管标准的角度,从推进人民币可兑换的角度,还是从鼓励期权、期货市场创新以加强现货市场流动性及价格发现功能的角度,现在似乎都是中国经济获得巨大收益的合适时机。

  [本文系2016年11月28日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终身荣誉主席利奥·梅拉梅德(Leo Melamed)在北京国际咨询理事会发表演讲中译稿。]

(责任编辑 刘宏振)

打印Email评论

0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 所发表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金融》观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