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银行业例行发布 > 实时发布 > 正文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金融》,进入 [博客][论坛]

长城资产积极支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作者:

2016年11月18日 摘自:共有条评论

打印Email评论

  (中国金融记者 贾瑛瑛报道)2016年11月17日,在第82场银行业新闻例行发布会上,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副总裁周礼耀以“中国长城资产积极支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题,介绍了中国长城资产的改革发展情况,以及公司支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落实“三去一降一补”任务的举措。

  以不良资产收购为切入点,分类处置资产

  截至2016年10月末,长城资产新增传统资产包项目187个,涉及债权本金约722亿元,是2015年同期的622%,预计年底有望突破1000亿元。

  针对上述资产包,长城资产区分不同情况,分类处置不良资产,达到去产能和提高资产价值的目标。对规模小、分布广、质量差的低效资产,通过快速处置变现;对有市场前景、适宜长期经营的股权或物权资产,通过精心运作,持续经营实现价值;对运作空间较大、有重组价值的资产,综合利用投资投行手段,通过重点培育和与上市公司对接等方式,依托资本市场大幅提升价值后退出。

  长城资产的不良资产收购处置母基金——“长城国越”基金,还与某市政府进行协商设立合作基金,嫁接地方政府的资源优势、政策优势与长城资产的专业特长,以市场化方式运作,服务于区域经济产业结构的调整和金融风险的化解。

  以城镇化“四改一保”和养老房产为切入点,采取基金模式助推房地产“去库存”

  一方面,针对当前70%的待售全国商品房集中在三、四线城市的现状,长城资产充分发挥城镇化建设母基金(即“长城国丰城镇化基金”)的功能,优化房地类业务投向,重点支持纳入政府规划的棚户区改造、危旧房改造、城中村改造、旧城改造、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等“四改一保”项目,以及新型城镇化建设的配套产业发展,在促进以三、四线城市为主的社会存量房地产项目并购重组、改善居民居住条件的过程中,支持地方完成房地产的“去库存”任务。

  该城镇化建设母基金在成立后不到一个月就已经对接了中西部省份多个项目,已出资和正在运作的项目资金规模已达120亿元。同时,我们还积极协调房地产企业与三四线城市地方政府、金融机构和企事业单位合作,将存量项目纳入政府安置房范围,或出售给国有企业用于职工安置,这些举措都有效降低了房地产行业的库存水平。

  另一方面,结合人口老龄化趋势[1]和国家的政策导向,长城资产加大养老地产业务开发力度,将夕阳事业做成朝阳产业,在助力解决社会老龄化趋势问题的同时,也促进三四线城市房地产通过功能转换“去库存”。在这方面长城公司探索形成了新建物业开发、存量物业更新和建立养老平台等三类业务模式,将一批存量房地产项目进行适老化改造,加快地产的去化速度。目前正在运作的舟山颐养社区项目,总建筑面积45万平方米,包含医疗健康、颐养居住、文化娱乐、禅修养生、商业消费为一体的综合性养老社区。同时还在重点地区储备了一批重点项目,预计总投资规模100亿元。

  综合运用债转股、债务重组、产业重组等手段

  长城资产以不良资产收购为切入点,对企业采取包括债转股、财务重组、资产重组、股权投资、产业重组和投资银行等在内的一揽子并购重组手段,针对危机类、问题类和优质类等企业的不同情况,分别设计能够覆盖企业全生命周期的、个性化的并购重组解决方案。

  第一,针对因亏损严重、负债过重、经营陷入困境而濒临破产的危机类企业,长城资产通过“不良资产+破产重整+资产重组”的模式,帮助企业“去杠杆”,摆脱财务困境、扭亏为盈;通过后续资产重组,盘活存量资产,提升企业可持续经营能力。这方面典型的案例就是“ST超日”。

  第二,对符合国家产业政策、成长性好、有并购重组需求,但财务状况有待改善的问题类企业,长城资产采取“不良资产+债务重组+股权投资”模式,帮助企业“降成本”,减轻其财务负担,优化其负债结构;促进其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加快行业并购和产业整合,提高其内涵价值。这方面典型的案例是“东盛科技”,后来重组后叫“广誉远”.

  第三,对于国家战略新兴行业中业绩优秀、成长性强、有国际并购和产业链并购需求的优质类企业,长城资产以“不良资产+投资投行+金融服务”模式,为企业提供包括融资在内的综合金融服务,支持其国际并购,帮助企业在引入国际先进技术方面“补短板”,提升我国产业的国际竞争力,这方面典型案例是“上工申贝”。

  今年以来投资投行及并购重组业务的实施力度有所加快,出资金额较2015年同期增长50%、较2014年同期增长130%。今年长城公司更加专注于国有大型企业的并购重组,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过程中发挥国家队的作用。

  周礼耀最后强调,2016年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发轫之年,对金融系统提出了更高的改革要求。中国长城资产将持续提升自身内涵价值和核心竞争力,在不良资产处置、“僵尸企业”退出、高负债企业“降杠杆”、以及支持实体经济转型过程中,积极借鉴过往17年的专业经验,充分发挥好自身的独特功能,为国家经济的健康发展履行好金融“稳定器”、资源“优化器”和经济“助推器”的职责。

打印Email评论

0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 所发表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金融》观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