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  点 > 专  访 > 正文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金融》,进入 [博客][论坛]

当心“脱欧”引发全球风险

——访高盛全球总裁兼首席运营官柯恩

作者:孙芙蓉

2016年06月19日 摘自:共有条评论

打印Email评论

  6月8日上午,在蓝英国际高盛的那间小会议室,高盛总裁兼首席运营官柯恩开始了他结束全球首席执行官委员会圆桌峰会后的小型记者会。柯恩自2006年起担任高盛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他同时是公司董事会成员及客户和业务标准委员会主席。在高盛工作的26年里,柯恩在公司位于纽约和伦敦的证券部担任多项领导职务。在接任目前职务之前,他曾任固定收益、货币和大宗商品部联席主管。柯恩于1990年加入高盛,1994年升任公司合伙人。加入高盛之前,柯恩曾任伦敦金属交易所董事、纽约商品交易所及大宗商品交易所董事会和执行委员会成员。由于他深厚的资历,对金融市场高度敏感,45分钟的采访感觉好像只过了四五分钟。
   
  脱欧将两败多伤
  英国“脱欧”还是“留欧”,已经上升为全球最为关注的问题。目前,英国55%的受访者支持“留欧”,45%的受访者支持“退欧”。北京时间2016年6月23日,英国将就是否脱离欧盟举行全民公投。柯恩说:“英国脱欧,对英国自身的经济会带来负面影响,欧盟是英国最大的产品出口地以及外国直接投资的来源地。”英国50%的产品和37%的服务出口到欧盟国家,占GDP的比例达到13%,总之,退欧将在一段时间内影响英国出口和外国直接投资,李克强总理在会见全球首席执行官委员会时,柯恩也表达了不希望英国脱欧的观点。
  柯恩的担忧不无多余,他说,“英国的脱欧,很可能起到一定的仿效作用。” 随着上周末民调显示脱欧阵营比率略有增加,进而引起越来越多的机构强烈关注。英国、瑞士、日本和欧洲的政策制定者就不确定性和动荡的风险发出警告。世界银行、国际经合组织等国际组织及英国智库也纷纷就脱欧的后果发出警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表示,如果英国决定脱离欧盟,将给英国经济带来“负面和重大的”打击,“永久性的较低收入”,并损害欧洲其它国家的经济。英国央行表示将采取一切必要的行动保持稳定,并称英国脱欧现在可能是全球市场面临的最大风险。美联储和日本央行也都认为英脱欧是一个全球性风险。总之,世界各国央行都在准备应对英国脱欧的负面影响。
  “英国脱欧的投票是短期需要考虑的因素。”柯恩的观点很具代表性。的确,随着时间的推移,脱欧的负面影响将会越来越强。脱欧问题直接燃起市场对安全资产的需求陡增,金融市场动荡。英镑汇率出现大幅波动,不确定因素引发的市场恐慌从欧元区快速向全球市场蔓延,黄金、国债等避险资产受到追捧,多国国债收益率创新低,甚至跌至负利率以下。主权债券收益率降至新低。中诚信国际认为,英国如果退出欧盟,短期将对英国经济带来不利影响,中期增加经济的不确定性以及政治风险。英国退欧将引发英镑的大幅贬值,加剧英国及全球资本市场的波动,使得二季度以来本就并不乐观的英国经济和财政状况雪上加霜。中期来看,退欧对英国经济可能带来的直接影响在于贸易和投资的减缓。同时,英国退欧将对其国内政治稳定性、欧洲一体化进程带来重大冲击,甚至引发连锁反应。
   
  两国经济都存在“天堂的烦恼”
  英国公投冲击波直逼美国,美国经济近期的走弱,劳动力市场比较明显,数字显示今年5月份非农就业新增3.8万人,而市场预期的是16.2万人。预计美国2016年GDP增长率为2%,美国通胀率一直在向着美联储未来2年升至2%的目标靠近。柯恩强调,“适当的温和通胀对经济增长是有利的”,而且美国通常会把通胀率增长所带来的损失加到就业者的工资当中去,并不增加过多人们的日常支出。但他说,现在却做不到这一点了。原因一方面是经营成本增加,利润收窄。更重要的是“跨国公司的全球布局也给雇主提供了这种可能性,就某一个企业来说,可以在美国以外的任何国家或者地区招人。换句话说,在国外可以花费较低的人力成本,为什么要在美国花高额成本呢”?美国经济下行,柯恩认为主要是强势美元造成的,但他不认为这会发生什么大衰退。尽管中国端午节后的一周后,美股市场上周五以持续下跌的趋势收盘。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下跌57.94点,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6.77点,纳斯达克(48综合指数下跌44.58点。
  谈到中国经济增长,科恩认为,过去三十年来,中国经济取得了持续的高速增长。中国正从资本投资驱动型经济转变为消费驱动型经济,柯恩说,当经济规模只有三、四万亿美元时候,如果增速达10%,每年经济增量近4000亿美元,当经济规模达11万亿美元的时候,7%的经济增速意味着每年经济增量近8000亿美元。因此,当经济规模越来越大时,维持高速增长也变得越来越困难,重要的是他确信中国经济会软着陆、可持续地发展。
  年轻的中国股市在市场的洗礼中走向成熟
   
  谈到中美经济对话,柯恩认为,作为全球两个最大经济体,应当有一个良好的工作关系。柯恩说:“双方有着非常开放、坦诚的交流。”柯恩说,今年的对话更多关注到环境问题,包括绿色金融、碳捕捉、电动车等。正值美国大选,柯恩表示:“无论是美国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都希望和中国保持良好关系。”对于全球政策大环境,柯恩认为,低利率和负利率政策、不同国家利率政策,柯恩认为目前的这两个货币之间的差异以及美联储货币政策走向,既带来机遇也带来忧虑。同时,他还表示,高盛的全球客户都非常关注中国经济形势。本次中美对话中,中国承诺人民币业务将在北美开展,中方将给美方2500亿元人民币合格境外投资者额度(RQFII)迄今为止,2500亿元是中国内地给出的RQFII第二高的额度,第一高是香港地区,规模为2700亿元。对比人民币在美国市场的较小的规模,这意味着给美国市场进一步开通人民币回流通道,这是中国在正式步入SDR(特别提款权,进一步向美国等国际市场,兑现人民币国际化、开放资本项目等领域的承诺。高盛、花旗、摩根士坦利等大型金融机构早已进入RQFII名录,此番2500亿元中,美国一些活跃度较高对冲基金能都参与进来,柯恩认为,QFII额度应最终以市场真实需求而定,目前的额度并未用完。
  作为美国金融业代表,柯恩这次在于中国金融监管层交流时,建议中国资本市场需要更强的透明度、更加公开的市场准入,这将符合多数投资者的利益诉求。他认为,任何一个市场也无法越过其应当经历的一切环节。年轻的中国资本市场,能从美国教训中有何镜鉴?柯恩说,“全球任何一个金融市场,就某种程度而言,都必然要经历某些形式的错配。无论是在欧洲、美国、日本还是中国的A股。”他反复强调,中国并不会成为例外。对于身处其中的投资者而言,他们当然不欢迎在错配中发生的价格巨幅波动,但波动又确实存在于市场各个角落。柯恩相信,当市场发生错配时,人为的干预对于市场而言具有长期的负面效果。在他看来,应该让市场内在规律去决定谁能进入资本市场。他将信息披露看得极为重要。认为在IPO中,财务报表、公司运营和管理等信息都需要尽可能地高标准披露。柯恩坚信,证券市场因其制度科学、健全,估值得以提高,投资者得以更全面地跟踪公司运营及业绩状况,而中国的资本市场也将得益于愈加完善的信息披露制度。

打印Email评论

0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 所发表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金融》观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