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职场人生 > 随  笔 > 正文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金融》,进入 [博客][论坛]

为退休做好准备 未来人们将在何时以何种方式退休?

作者:Anna Rappaport

2016年04月13日 摘自:共有条评论

打印Email评论

  在过去的150年间,全世界的人口组成和老年人的生活方式都发生了巨大变化。由于人们寿命的延长和生育率的降低(加之一些国家的移民因素),人口年龄结构与以往已大不相同。在很多国家,随着人们寿命的延长以及公共、私人退休体系的发展,退休已经被公认为一个生命周期中的组成部分。目前采取的退休机制一般是确定退休年龄,而非根据预期寿命确定退休时间。从退休计划开始至今, 退休年龄先后经历了大幅下降和小幅回升,而退休时间则是大幅增长且此趋势仍在持续。
  不同群体的实际退休年龄和他们对退休年龄的预期差异巨大。以美国为例,警察和消防员退休非常早,教师次之,大型公司的员工一般在六十多岁退休,而法官、交响乐指挥家和国会议员则通常工作到八十多岁。工作已经日益成为退休生活的一部分,很多人也将工作纳入其退休规划中,人们用“阶段性退休”来形容这种逐渐退出劳动力市场的退休方式。虽然目前部分企业开展了支持老龄人口就业的项目,但仍属凤毛麟角。
  退休年龄趋势
  世界经济与合作组织(OECD)发布的劳动力市场退出数据涵盖了超过30个国家的退休趋势,其中显示不同国家的退休年龄差异显著。自从1970年开始,几乎全部的OECD成员国的实际退休年龄均发生了大幅下降,但近十年来情况有所反转,平均退休年龄的走势趋于平缓并呈现小幅增长。然而,大多数的OECD成员国(日、韩除外)的实际退休年龄仍然远低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水平。上世纪六十年代,男、女实际的平均退休年龄分别为68.6岁和66.7岁;而2004至2009的五年间,二者分别下降至63.5岁和62.3岁。
  退休年龄和预期
  不同国家、不同职业群体在退休年龄和退休年龄预期方面都有很大的差异。多数国家中,社会保障体系条款和所有强制退休的规定一样,都是影响退休年龄的重要因素。尽管很多社保体系已经上调了退休年龄,但退休时间仍在延长。
  调查一再表明,人们希望可以延期退休。例如,在北美精算师协会(SOA)2013的养老风险调查中,调查对象的平均退休年龄为58岁,而濒临退休者的平均预期退休年龄为65岁。在美国,“非自愿退休”和强制退休是决定退休年龄的重要因素。SOA发现大部分的“自愿退休”实际上都是“被迫”的,原因包括恶劣的工作环境、家庭需求以及健康问题等因素。
  退休时间的决定和雇主可提供的选择与很多政策问题息息相关,决定是否退休的因素一般包括社保体系、养老金及其他福利计划、养老存款是否充足、家庭需求(当配偶退休时)、照料家庭成员的需求、健康问题、工作问题和个人梦想的追求等方面。
  退休方式
  过渡性工作指从结束长期正式工作到完全退出劳动力市场之间的过渡。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经济学家开始研究过渡性工作并认为其是退出劳动力市场过程的一部分,部分人将其视为阶段性退休的一种形式。
  阶段性退休和退休期工作作为社会议题已经日趋重要。目前,大多数阶段性退休尚未纳入正式规划中,大多数还是非正式的、由个人退休后自行摸索职业路径并继续工作的过程。退休后继续工作的主要原因包括收入、福利以及社会参与感。在美国,医疗保险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我们需要加大对于正式的阶段性退休的关注度。在美国,一项有关联邦政府员工的议题引发了人们对这一问题的关注。对于不同人群而言,阶段性退休的含义不同,而且项目的设计也牵扯到很多问题。应该注意的是,不是所有的老年人都适合工作,这取决于他们的灵活度、态度、职业技能及持续学习能力、技术运用能力、能否与不同年龄段员工共事、健康状况以及体能等因素。
  保持退休体系的可持续性
  很多国家都面临着社会老龄化这一全球性趋势。在过去的50年间,退休时间大幅延长,即便近期的退休年龄上调也无法抵消寿命延长对其产生的影响。如果要确保退休体系的可持续性,那么进一步上调退休年龄则显得至关重要。
  然而,只有在有合适机会确保延长工作时间可行的情况下,上调退休年龄才能真正发挥效用。虽然灵活的工作选择和阶段性退休都能帮助延长工作时间,但目前却少有正式项目,因而笔者认为这些都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上调退休年龄和社会福利获取标准都各有利弊。反对者指出,不同社会经济群体的寿命明显不同,低收入群体的平均寿命远远短于高收入人群,另外高强度的体力劳动者也很难延长工作时间。因而反对者认为提高退休年龄是对此类群体的歧视。除此之外,提高退休年龄也会导致伤残率的上升,这就要求伤残津贴也要相应调整,保证伤残津贴和退休体系协调发展。
  另一种反对声音认为,老年人找工作困难重重,合适的工作岗位往往寥寥无几。灵活就业在一些可行的地方可以有助于改善这一问题。尽管很多地方政府的法规禁止年龄歧视,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消除问题。
  笔者认为,我们应当以稳定退休时间为基本目标,根据退休时间重新思考退休标准的制定。为此,我们必须在确保老年工作者工作机会方面更加强势,同时也要把伤残津贴纳入未来的项目规划中。
  公共政策在方方面面影响着老年人的退休年龄和工作机遇。政策制定者和私营部门应把控全局,携手解决这些问题,同时不要忽略伤残补贴的相关政策。根据以往经验,很多专业人士对这些问题都颇有研究并深谙其重要性,同时这也是精算师参与政策制定的一个机遇。
 
 
作者系北美精算师协会前任会长,退休后期需求及风险委员会主席,美国精算学学会会员

打印Email评论

0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 所发表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金融》观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