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高端访谈 > 正文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金融》,进入 [博客][论坛]

访芝商所(CME Group)名誉主席利奥·梅拉梅德——倾听市场声音的重要工具

作者:《中国金融》记者 张艳花

2016年02月16日 摘自:《中国金融》 2016年第4期共有条评论

打印Email评论

  利奥·梅拉梅德是公认的全球金融期货的创始人。1972年他担任芝加哥商品交易所董事会主席,开创性地设立了世界上第一个金融期货市场——IMM(国际货币市场),并推出了第一个金融期货品种——外汇期货。其后,梅拉梅德带领CME先后创造性地推出了多个金融期货品种,包括1976年的国债期货、1981年的欧洲美元期货、1982年的股指期货等,并于1987年引进了全球首个场外电子期货交易系统,这些都极大地推动了金融期货市场的发展。
 
  记者:在中国,人们津津乐道于您请经济学泰斗米尔顿·弗里德曼论证金融期货合理性的故事,您由此建立的IMM(国际货币市场)也开启了世界金融期货发展的历史。对于金融期货这种新的事物,您为什么会对它的价值如此自信?
  梅拉梅德:我想那是一种直觉。当我还是个律师的时候,我读了很多书,包括米尔顿·弗里德曼和其他一些经济学家的书,我所学到的知识告诉我,金融期货是一个好主意。
  而且那个时候,国际金融市场上发生的一些事情,也在不断坚定我的想法。比如20世纪60年代末开始,一些货币对美元的汇率浮动幅度不断加大,直到1971年美元危机爆发,尼克松政府宣布实行“新经济政策”,停止履行外国政府或中央银行可用美元向美国兑换黄金的义务,布雷顿森林体系实质上宣告解体,世界货币体系进入浮动汇率时代,这意味着货币的价值每天都在波动,投资者需要工具来管理他们所面临的外汇风险,这正是外汇期货的价值所在。
  对于我要创设金融期货的想法,当时很多人都持质疑的态度,认为这不会带来任何好处,我的董事会也认为这个想法很疯狂,因为CME就是从鸡蛋、黄油期货开始起步的,其后的发展也都与农产品有关。我试图说服他们,但是我只是一个律师,并不是经济学家,所以这很困难,我想,好吧,那就找一个大家共同认可的,同时也许会赞同我这个想法的经济学家,让他来支持我。我能够想到的最佳人选就是米尔顿·弗里德曼,他当时是芝加哥大学的大名鼎鼎的经济学教授(后来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我非常忐忑地向他阐述了关于设立外汇期货的想法,没想到他说:这是个非常好的主意,去做吧!我当时感到震惊极了,还问他:你确定吗?现在的期货市场可都是农产品期货,还没有过金融期货。他说:这没什么区别。我说,可是没人愿意相信我,你是否可以写一篇文章来讲讲金融期货的合理性?他说:我可是个资本主义者,你得支付我7500美元。这在当时可是一大笔钱,但我立即同意了,一个月后,到了1971年年底的时候,我拿到了这份研究报告。这份报告给了我开启机会之门的勇气和意志。

第一页 1 2 3 » 最后一页

打印Email评论

0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 所发表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金融》观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