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高端访谈 > 正文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金融》,进入 [博客][论坛]

访天津市人民政府副市长阎庆民——金融服务京津冀协同发展

作者:《中国金融》记者 赵雪芳 孙芙蓉

2016年01月20日 摘自:共有条评论

打印Email评论

  记者:首先感谢您接受《中国金融》杂志的专访。2015年12月11日,《中国人民银行关于金融支持中国(天津)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发布,提出了天津金融改革30条意见。天津金融改革可谓好戏连台,首先请您介绍一下《指导意见》的出台背景与战略重点。
  阎庆民:天津市发展面临着难得的历史机遇。京津冀协同发展、滨海新区开发开放、“一带一路”、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和滨海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建设五大机遇叠加,千载难逢。国家把这么多重大战略放在天津市,说明对天津市寄予厚望。2015年4月20日,国务院19号文件通过了《关于印发中国(天津)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的通知》,内容基本囊括了上海自贸区除国际金融中心之外的所有相关政策,还特别增加了京津冀、融资租赁等凸显天津特色的支持政策。12月11日,人民银行又出台了《指导意见》,提出天津金融改革30条意见,这30条意见将细化为60项具体措施。
  天津市如何用好政策、抓住机遇、创新发展呢?当前,天津市正处于科学谋划全市“十三五”目标任务、加快建设美丽天津的关键时期,总体形势是好的。2015年预计全市生产总值增长9.38%,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长11.6%,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13.5%,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10.9%,经济发展的积极因素持续增加。特别是,天津自贸区成立以来,坚持以制度创新为核心,学习借鉴上海自贸区经验,落地实施68项制度创新,政策效应逐步释放,开发开放水平显著提升。
  天津自贸区金融改革的战略重点有多项。举例来说,《指导意见》对租赁业的支持力度很大。租赁业在天津发展迅猛,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租赁公司总部聚集地。在促进租赁业发展方面,《指导意见》推出了一些更加具体务实、可操作性强的金融支持政策,包括拓宽租赁企业投融资渠道、灵活资金运营、提升业务便利性等,更加突出了天津市的区域优势和政策优势;在拓宽投融资渠道方面,允许区内符合条件的租赁公司在限额内开展跨境投融资业务,开展人民币租赁资产跨境转让、跨境双向人民币资金池等业务,按宏观审慎原则从境外借用人民币资金,利用国家外汇储备开展飞机、新型船舶等租赁业务;在灵活资金运营方面,允许区内金融租赁公司开展境外外币放款业务;等等。
  记者: 为了更好地落实京津冀协同发展这一重大国家战略,《指导意见》中专设了三条关于支持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意见, 如支持京津冀地区金融机构在自贸区开展跨区域金融协同创新与合作,优化金融资源配置等。您怎样看待天津市在京津冀战略中的区位优势?
  阎庆民:从中央关于京津冀三地的区域功能定位看,北京是“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天津是“全国先进制造研发基地、北方国际航运核心区、金融创新运营示范区、改革开放先行区”;河北是“全国现代商贸物流重要基地、产业转型升级试验区、新型城镇化与城乡统筹示范区、京津冀生态环境支撑区”。三地金融业的发展应当按照中央赋予的区域功能定位部署,按照强化北京金融管理、天津金融创新运营、河北金融后台服务功能的具体要求,立足各自比较优势、立足现代产业分工要求、立足区域优势互补原则,实现错位协同发展。2014年京津冀区域生产总值超过6.6万亿元,占全国经济总量的10.4%,后续发展空间广阔。
  我们研究了国际上的一些城市,如德国历史上的两个首都柏林和波恩、美国的华盛顿特区、日本的东京、加拿大的渥太华、澳大利亚的堪培拉、韩国的首尔等,这些城市中,只有东京的人口超过了北京。北京人口预计2020年达2300万。从水的承载量角度看,由于地表下沉等因素影响,北京用水与排水都存在很大隐患。德国的地下管廊可以开大卡车下去,这对后续维修预留了很大便利。京津冀三个地区都缺水,布局上就更要合理均衡。从大安全观来看,美国五角大楼设在弗吉利亚的阿林顿镇,中央情报局总部设在弗吉尼亚州的兰利。美国的政治家与企业家并非都集中在一个城市,华盛顿特区这样的布局不无道理。2015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会议上也谈到大安全观,把北京行政副中心从西城迁往通州,这符合大安全观。当然,中国与美国国情不一样,但是中国从一个大国向一个强国迈进,对此以后也要科学划分。美国城市的这一分工,使经济错位发展起来了,东部最早聚集起文化教育,麻省理工、哈佛等名校林立,波士顿聚集了80多所高校,众多的基金经理也聚集于此。西海岸如加利福尼亚州等,到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则发展成为科技创新中心,如硅谷等。
  对于天津来讲,要跳出天津来看,要站在全国看天津,把天津市的改革发展放在国家战略中去布局。两年前,我参加了京津冀专家组,深感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步伐加快的大背景下,京津冀这项重大改革和决策的推进明显加快。2015年5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二次会议,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在部分区域系统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的总体方案》。9月7日中办、国办印发了该方案,并指出在京津冀、上海等八个地区研究制定改革试验方案、协调落实有关改革举措。该方案第一次明确了京津冀作为一个跨省级试验区,上海、广东、安徽、四川作为四个省级行政区,武汉、西安、沈阳、合肥作为四个省级行政区核心区的工作机制。试验的内容各有侧重。京津冀的改革试验主要着眼于区域协同发展,上海着眼于长三角核心区域率先创新转型等。八个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区结合本地实际于2015年第四季度拿出具体改革试点方案。国家发改委、科技部将会同有关部门组织开展阶段性总结评估,对成熟的改革举措会及时向全国推广。以发改委牵头的京津冀第一次会议在保定召开,要求2016年拿出方案,天津的“金融改革创新三年行动计划”就是要与实现这个目标相一致。

第一页 1 2 3 4 » 最后一页

打印Email评论

0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 所发表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金融》观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