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职场人生 > 人  物 > 正文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金融》,进入 [博客][论坛]

BONO信念:品牌 源于对职业装工艺的不懈坚持

作者:

2012年11月02日 摘自:共有条评论

打印Email评论

  中国的职业行业,发展不过二十年。任何品牌的品牌故事都是年轻的,如今也已诞生了不少品牌,但是只有BONO心无旁骛的从事高端职业西装十三年,这是BONO纯粹的品牌坚持。品牌的核心是产品,服装的核心的工艺,BONO从始至终在追求技术的创新与工艺的突破。2002年,为弥补国内在服装工艺方面的不足,专门从意大利聘请世界排名前五位的顶级工艺大师,全面革新各项工艺技术,这位工艺大师,就是乔瓦尼•内利亚,一个拥有46年醇厚经验,一辈子都在追求服装经典工艺的意大利“二愣子”。

 

  乔瓦尼•内利亚(Giovanni  Neglia)

  工艺之于物品,手艺之于人。手艺,是技术又不仅仅是技术。手艺,是手把手相传,不老的传说。

  西服、意大利、纯手工,这几个词几乎就是一体的,意大利几乎就代表了西服的上乘品质。在国内,顶级品牌的西服成衣,价值真心不菲。但成衣,总归是成衣,即便出了更大价钱的高级定制,不远万里送至意大利制作,却也终究因隔着万水千山而无法体验定制的灵魂环节——试穿,兴许本是该体验一次两次三次的试穿。想到一个词,叫饮鸩止渴。

  乔瓦尼•内利亚,世界五大工艺师之一,拥有46年的醇厚工艺积淀,2002年来到中国,受聘于报喜鸟集团,成为报喜鸟男装及BONO高端职业西装的首席工艺师。生于裁缝世家,从小接受最传统的服装工艺培养,6岁拜师,17岁前往都灵进修,创业开过工厂,当过Zegna技术总监,有着传统经典工艺的严谨,又懂得现代工艺科技,是个一辈子钻研西服工艺的真正大师。他笑着说“3岁时母亲就把针线交到了我手里”。

3岁:一个工艺师的成长

  内利亚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意大利南部的一个裁缝世家,母亲从他祖父母那里继承了家族的裁缝铺,父亲是个理发师,还有一个姐姐,后来也是继承家业成为一名裁缝。那时意南部较北部地区要贫苦落后一些,在那个被他描述为“纯白的”罗可罗洞的小镇,民风淳朴,没有工业化,生活以农业和手工业为主,所以有一门手工艺是相当不错的生活出路。

  从小跟随母亲在裁缝铺,在内利亚的印象中,母亲不是忙碌在工作台前就是埋头于缝纫机前,或者是给顾客量体和试穿。在他看来,学习裁缝手艺如水到渠成般的自然,也并不觉的是自己从小显现了什么过人的天分。

   6岁时正式拜师,师从南部地区的著名的工艺师Angelo Neglia。自此,白天在学校完成课业,每天下学后再去老师那儿学艺。对于这位正式的启蒙老师,内利亚非常尊敬,“他把教我们做人放在第一位,不允许我们荒废学业,会查我们在学校的学习成绩,要求学业成绩要好”。

  在Angelo Neglia的裁缝铺,学生总归有二十来个,因拜师有先后所以年龄层不尽相同,但基本上都是从6、7岁开始学习的,这倒是跟现在小孩学钢琴、学跳舞一般。刚入门的小孩,都从基本功打下手开始,帮师兄穿针、拆面料定线、帮客人拿衣服等等,就像传统的师门学艺,有老师手把手教,也有师兄长时刻提点。

  手工活儿考验的不仅是技术还有心静,内利亚的印象中,老师非常严厉,不允许嬉笑吵闹,所以在一起的师兄弟们虽多,学习时总是很安静。自称小时候最是调皮的他,一开始所以没少挨打,不过渐渐的就心定了。

  就像扎马步是习武者基本功,对于裁缝师,手上的针线活儿,就是他们毕生工艺的基本功。老师用裁剪下的剩余面料让他们每天练习,针脚要平,针眼要准,稍有不准或不匀,就会被要求拆掉重缝,一遍又一遍,有时把布片都拆坏了还没缝好,那就换一块布片继续练。联系枯燥而严苛。

  就这样,6岁起始,整整9年,打基础学基本功。尽管他看上去跟其他的学徒没什么两样,但却是那里最勤奋的学生。这种勤奋和对事业的热情一直延续着。

    

  图片:17岁的内利亚,洒脱迷人。

  17岁,最活泛的年纪,内利亚开始考虑自己的将来。靠着手艺在意大利南部生活,固然安逸,但对却看不到什么发展前途,对于将来无法提供良好的条件。他将目光投向了大城市都灵,并只身前往。

  一个人的奋斗总归是艰难的,内利亚却说“年轻时候任何坎坷都不是问题,重要的是超越他的动力”。在都灵,浪漫的意大利人有着丰富的夜生活,但他每天在店铺工作11小时,因为清楚的意识到“要比都灵任何一个学徒更出色”。3年后,学徒伙计内利亚,差点儿成为老板的衣钵传人,而未能达成的原因是他自己拒绝了。

有一双手:左手是经典,右手是现代

  上世纪70年代的意大利,现代化的服装工厂开始崛起,工业的科技设备以高效的生产代替了手工,市场从西装定制逐渐偏向于成衣消费。但成衣的出现丝毫不能撼动西装的审美标准,舒适、自然、修饰、挺括、立体……保留经典手工西服的品质理念,依然是现代成衣的品质要求。这一切,内利亚看在眼里,也促成了他工艺道路上的人生转折。

  中国的一句话“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对内利亚来说,己身的优势是拥有经典的全麻衬手工工艺,而知彼则是要去深入了解工业时代的现代西服工艺。

  于是,作为一名车工,他进入了意大利一家大型的西服工厂Caesar Confezioni。凭着一股倔强与钻研,原本能过上安稳优雅生活的年轻裁缝,在工厂车工的岗位上扎实的干了3年,几乎是经历了生产中所有的工艺环节。

  在每日的积累与思考中,内利亚发现,机械生产一个领子需要9道工序,不仅繁琐领型效果也非出色,就琢磨着用一种的新的方法来替换现有的部分工序,节省制作工序成本的同时,达到同样的效果。他深厚的手工功底以及对现代生产的熟知,让他有足够的高度取传统之精华而弃机械之糟粕,灵活借用进行技术革新。在休息时间内利亚自行尝试,最终,采用特殊的定线和压烫方式,取代了原有生产中的数工序。新技术的推广,使领子的工序从9道缩减为6道,效果也更立体有型。

    

  图片:19岁,已形成对经典工艺的真正热爱。饱满的袖山、笔挺的驳头、修身的腰际线,正是影响他一生的端正的穿衣风格。

  工厂期间,他保留了裁缝铺兼职。每天下班回归另一个工作台,没有现代车间的轰鸣和速率,散发着笃定的经典味道,工作台上摆放着他需要的布片、粉饼、剪刀、针线、针箍、熨斗……就在这一期间,他的22岁,独立完成了平生第一件全麻衬西服,从量体开始的每一个步骤。

  何谓厚积而薄发?当如是也。他的聪慧得到工厂老板的赏识,工作5年后,他成为了Caesar最年轻的车间主任。

  对工艺的迷恋,他甚至自行创业西服加工厂,工厂名叫Dribbling开在都灵,由他本人亲自控制生产各个环节的工艺及革新。对任何一个有过创业经历的人,这都是一段辉煌的人生历练。Armani、Valentino、Versace、Pierre Cardine……都是他的客户。

  从拜师学艺、裁缝铺学徒、工厂工人、到工厂老板,这一路经历,塑造了这样一双手,他的左手叫经典,他的右手叫现代。这双手娴熟灵巧能配合自如,又能各自独当一面。

  世界顶级品牌Zegna,三次向这双手抛出橄榄枝,并将位于墨西哥的工厂的工艺全权托付。对于这段经历,内利亚倒并不在意,因为“Zegna本身是一家成熟的企业,它的一切都进行的非常有条理”。而他先前丰富的经验,也让他面对所有问题都成竹在胸。他度过了顺风顺水的7年,甚至在采访中开玩笑的说,在Zegna其实比在中国工作容易。

在中国:工艺改革,来自内心的力量

  在中国工作不易么?至今已在中国担任了报喜鸟与BONO十年首席工艺师的内利亚,又是点头又是摇头。

  他说,当初来到中国最大的愿望,是将最经典的全麻衬手工西服带入中国并让消费者接受。但刚下飞机就发现了愿望与现实间的差距,中国男士穿的西装都特别肥大,尤其是肩宽,那种松垮的状态,完全背离西装的经典审美。这也促成他的第一个想法,版型改革!

  改革第一步,是大量研究中国人的体型特征。东方人的体型普遍不似欧洲人那般高大宽厚,所以他在原有意大利版型基础上,重新研究每一点、线、曲面与角度,最终在国内突破性的推出了修身窄版并且适合中国人的独特版型。

  最颠覆性的,是对缝制技术的改革。他深入工厂一线,逐一研究每道原有工艺,最终可以说是将几百道缝制工序全改了。对经典手工西服般品质的坚持,来自内利亚内心的力量,“纯手工的西服是一针一线缝出来的,缝制是顶级西服的胫骨,虽然现代化生产用设备替代了手工,但是只有保留经典工艺的品质理念,才能成为高品质的西服成衣”。他把在Caesar和自己创业时期的经验,毫无保留的施展在这里。

  十年来,借由报喜鸟男装零售及BONO职业西装团购的双渠道,内利亚的版型及品质理念在中国逐渐普及推广开来。内利亚说,令他感到欣慰的是,西服变得越来越合身美观。

   “现在我们已经准备好了,甚至已经能生产一流的全麻衬西服。问题在于,中国市场的消费者对西服的审美态度,没有给手工全麻衬西服提供市场。”对于一个扎根传统经典工艺的工艺师来说,这样对立的现状,让他非常无奈。“我们采用全进口的Zegna这样的意大利面料,用世界最好的辅料,有最先进的设备,一流的现代化流水线,和技能高超的员工,从技术角度来讲,我们完全有能力生产出同Zegna一样高品质的西装产品。但很可惜,因为消费市场还不太懂全麻衬。”

未来,在路上

  内利亚一直强调的全麻衬西服,往往挂相不佳,可能会起空起皱,但穿过的人知道,全麻衬上身后穿着舒适,人体的厚度和弧度能自然撑满起空的部分,合体却不会造成绑束感,肩膀手臂也能活动自如。与挂相服帖挺括的现代粘合衬西服相比,赢在穿着体感,却输在了第一眼的卖相上。

   “买西装成衣的中国消费者会越来越少,将来的西装肯定是定制的”,对于他毕生热爱的西服工艺事业内利亚毫不犹豫的预言,“西装是正装,男士只有通过西装才能穿出优雅大方,无论服装怎样发展,西装不会被淘汰。反而会因为人群品位的提高,越来越忠于经典,未来市场属于定制,甚至是全麻衬定制”。

  通向全麻衬定制的过程,内利亚规划为三步走,第一步是普及“定制西服”,而后是“定制非粘合衬西服”,最终将是“全麻衬西服”。

  每年至少有五个月的时间他会“满中国的跑”。他乐此不疲于亲临量体,喜欢与客户面对面的交流,他会问正在量体的客户这套在什么场合穿?日常喜欢在西装里加穿羊毛衫么?也会解答,为什么他建议在西装的驳头部位用麻衬,因为能让前胸更饱满立体……

  内利亚说喜欢为BONO的高端客户定制量体,这样的量体一般都能安排在一个私享的空间,无旁杂无拘束,他乐意与客人探讨适合的版型款式,并告诉他们选择的理由以及在制作工艺中更为个性化的注意点。比如,常有些客户是凸肚体,这类体型在自然站立时,通常手臂是靠后的,“他们自己买成衣穿着后就会发现,手臂及肩膀部分会尤其不舒服,这个问题只有通过度身定制解决,打特殊版型,把袖山的刀眼往前移,袖子的肚省加大,并且多次试穿……”,在内利亚对经典西服工艺的推广中,他很欣赏他的这类客户,“他们很有品位,日常穿着以西装为主,比一般的消费者更能理解西装‘舒适’的重要性,是中国第一批全麻衬西服的拥有者”。

  身体力行的推行西服工艺“是一个有效但影响力有限的推广方式”。就像点与线的关系,无数个点才能构成一条线,线的长度完全取决于点的数量,而动辄几万甚至十几万的价格,注定这条线的墨迹只能是细细的。

   “其实中国很时髦。中国的经济和教育水平在高速发展,看女孩们的穿着,和时尚杂志、欧洲女孩几乎就是同步的,为什么男士正装就不呢?”年过花甲的内利亚坚持,这是一片值得他奋斗的地方。他会一直持续对全麻衬的教育与推广,因为他相信任何消费品的发展,追求的方向只会越来越高,西装的顶端就是全麻衬,优雅与品位相携的全麻衬,最终会让中国消费绅士倾心。

   46年,专注于西服工艺。说将来,将来已不遥远。说未来,未来在下一代。

  现代的工艺传人,都是从学校专业的科班出身,几年的专业教育是速成班,无奈但却是目前最好的方式。让内利亚略感欣慰的是,他知道意大利还有少量几个品牌,例如Zegna、Berioni、Kiton等,目前还在花重金以最传统古老的师徒方式培养自己品牌年轻的手艺人,延续使不失传。他没有强求两个儿子子承父业,不过在豁达之余凝视自己双手,他说希望以他曾经历的方式带一个手把手的徒弟。

内利亚对工艺的追求,不仅是他个人的坚持,更是BONO对精湛工艺的坚持,对技术创新的坚持,以及对所有产品严苛的品质保证的坚持。这一路坚持,只为每一家企业塑造更卓越的企业形象,为每一位身穿BONO高端职业西装的职场人,增添自信与风采,而精湛的工艺品质也已为BONO高端职业装撑起它作为职场外体面着装的质素。

 

打印Email评论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 所发表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金融》观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