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资料 > 图书导读 > 正文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金融》,进入 [博客][论坛]

货币政策规则的前瞻性思想尝试

——读《转型期开放经济下货币政策规则研究》

作者:魏革军

2012年05月21日 摘自:共有条评论

打印Email评论

  货币政策的功能在于通过货币政策工具的有效实施,实现货币当局预先设定的货币政策目标。尽管各国货币当局在制定货币政策最终目标时存在一定差别,然而最终效果的实现都与货币政策操作规则紧密相关。货币政策的操作规则是指中央银行制定和实施货币政策时所遵循的行为准则或模式,一般可分为“单一规则”和“相机抉择”。所谓“单一规则”,是根据事先确定好的货币政策程序或原则进行货币政策操作;所谓“相机抉择”是指货币当局在货币政策操作过程中不受任何固定程序或原则的约束,而是依据经济运行态势,灵活操作,以期实现货币政策目标。货币政策操作能否有效发挥作用与所处的经济环境密不可分。我国经济目前正处于转型期,经济的开放度越来越高,没有现成的理论能够完全指导当前我国的货币政策操作实践,故针对转型期开放经济下的货币政策操作及货币政策规则问题研究具有重要的理论与现实意义。
  卞志村教授专著《转型期开放经济下货币政策规则研究》(中国金融出版社2011年12月出版),将这一货币经济学前沿问题的研究推进到一个新的高度。卞志村教授在充分借鉴已有研究成果的基础上,运用大量宏观经济学的理论模型及计量分析方法,针对转型期开放经济下中国货币政策操作规则问题,进行了深入系统的研究,实证检验了转型期开放经济下我国货币政策操作规范,并提出了一系列对策建议。

广泛而深入的系统研究

  货币政策操作方式理论具有丰富的内涵,单一规则与相机抉择之间的争论由来已久,最早可以追溯到19世纪中叶的银行学派与通货学派的学术讨论。20世纪90年代以来,尤其是在此领域作出重要贡献的基德兰德和普雷斯科特2004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后,货币政策规则的研究再一次成为了热点,推动着货币政策理论的发展与演化。各国货币当局实践检验着不同货币政策规则的有效性,为我国货币政策的制定与执行提供了极有价值的借鉴。卞志村教授的这本《转型期开放经济下货币政策规则研究》在前人研究基础之上,在中国经济转型的大框架下,对有关货币政策操作方式的四个方面进行系统研究:验证开放经济下,转型期中国货币政策操作究竟是应该遵循单一规则还是相机抉择;传统的货币政策工具在我国的适用性如何;汇率在我国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中的作用;转型期开放经济下的货币政策目标规则等。
  对中国货币政策最终目标、中介目标和政策工具以及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的研究已经大量涌现,但系统性地研究中国货币政策操作方式并不多见。卞志村教授对货币政策操作方式的研究不是孤立地分别研究政策目标、政策传导机制、政策规范及政策工具,而是在中国经济转型的大背景下,系统研究货币政策的操作方式。首先,针对转型期开放经济下货币政策操作规范,动态模拟结果显示,从1996年至今,我国基本上实行的是以相机抉择型成分为主的货币政策,在开放经济下使用单一规则型货币政策能使经济波动程度减少,由此可见,我国货币政策操作应该由当前以相机抉择为主向以单一规则为主转型。其次,对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研究发现,我国暂时不完善的货币政策传导体系使单一规则型货币政策在我国的使用受到限制,应继续推进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才能实现我国经济转型和货币政策操作范式转型的目标。再次,使用开放经济下的新凯恩斯模型,对不同政策体系下的社会福利进行比较,通过模型参数的校准,实证分析发现,灵活通胀目标、资本自由流动和完全浮动汇率制构成的政策目标体系能够更好地吸收冲击。严格通货膨胀目标制无法成为吸收国内外冲击的最优货币政策。作者提出可以选择一些灵活通货膨胀目标的政策框架,如混合名义收入目标框架作为向通货膨胀目标制转型的过渡安排。

丰富而缜密的研究方法

  随着现代货币经济学的理论逐步丰富完善,研究方法的选择愈加重要。卞志村教授充分注意了研究方法的选择,在深入领会货币经济理论精髓情况下,结合当前国情,设计和拓展各种货币分析模型,并通过多种研究方法,以模拟计算结果作支撑,定性分析与定量分析相结合。
  进行开放经济下的货币政策规则研究需要适当的理论模型,卞志村教授尝试在奥博斯特弗尔德和罗戈夫(Obstfeld & Rogoff)建立的新开放经济宏观经济学框架下进行货币政策规则分析,此模型的构建方法主要基于动态线性和对数线性近似。同时,作者采用大量计量分析方法研究我国的现实货币政策问题。针对时间序列数据的缺少以及经济变量之间互相影响等的实证研究,作者大量使用了数值模拟法、校准法、动态模拟方法和模糊判断法。此外,由于货币政策工具的有效性是由定义中的多个目标共同决定,而这其中便存在最终判断时多个变量的权重问题,作者选择德尔菲法对货币政策工具的执行效果进行分析,为多个最终目标的效果选择加权系数,以便得到一个统一的最终目标的效果参数。作者扎实的理论功底和缜密的研究方法,值得学习和借鉴。

创新的“相机抉择型规则”研究理论

  单一规则与相机抉择作为两种货币政策思路,是各有利弊的。尽管单一规则比相机抉择拥有时间一致性的优势,但墨守成规,片面追求遵循固定的政策规则也会导致全社会的福利损失。因此,卞志村教授提出在货币政策操作中单一规则优于相机抉择,但应将相机抉择的优势吸收到单一规则中来的思想具有创新价值。作者认为,在研究最优货币政策单一规则的同时,应不忘发挥相机抉择型货币政策的优点,尽量在规则中溶入相机抉择的成分——“相机抉择型规则”,并指出:“由于通货膨胀目标制在这方面具有明显的优势,故中国应积极创造条件,适时实行通货膨胀目标制。”
  自从1984年中国人民银行正式履行中央银行职能以来,我国货币政策操作方式一直处在不断摸索的过程之中,具有浓厚的“相机抉择”的色彩,在经济过热时紧缩货币政策,在经济衰退时扩张货币政策,以刺激需求,达到宏观调控目的。但近年来,中国货币政策同时也存在一些“规则性”的因素,如制定各层次货币供应量的年度增长目标等。中国人民银行从1993年开始按季度公布M1和M2的增长率,并于1996年正式将货币供应量作为货币政策的中介目标,无疑是在货币政策规则探索上的一个很大进步。然而,货币供应量作为货币政策的中介目标也出现了诸如货币供应量与宏观经济指标的相关性有所降低、货币供应量的可控性降低、货币供应量的统计不完全等问题。这样看来,中国货币政策应该是一种相机抉择与单一规则并存的政策体系。但处在开放进程中的转型期中国究竟以哪种货币政策操作为主,以及各种操作的实际效果如何,对于宏观调控决策者来讲十分重要。从这种意义上说,卞志村教授的专著对转型期中国货币政策规则问题的研究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其提出的创新的“相机抉择型规则”货币政策无疑对指导我国货币政策的制定和操作具有深远的影响。

富有前瞻的思想试验

  尽管货币经济学的前沿领域的研究水平,很大程度上还有赖于对经济计量分析工具的应用和研究理论的选择与运用,没有恰当的分析工具就很难满足货币经济学前沿理论研究的严谨性要求,也就很难透过经济现象的表面,把握深层次的经济运行规律,无法提炼出新鲜而有高度的理论观点。但是,前沿的分析工具与博学扎实的理论基础仅仅是挑战货币经济学前沿问题的一个重要前提,更为重要的当属建立在深思熟虑之上的理论思考,是在借鉴前人丰富的理论基础上的富有新意而又科学的思维创新,是在突破原有理论框架下的前瞻性的思想试验。让我们感到欣慰与难能可贵的是,卞志村教授从理论和实证两个方面系统研究了处在转型期的中国究竟应该采用哪种货币政策操作规范这一重要现实问题,进行了“深加工”,做出了有益的前瞻性的思想尝试,值得肯定。
  作者通过对中国数据的实证研究发现,泰勒规则和通货膨胀目标制目前暂时都不能很好地适应转型期中国的实际。尽管如此,放眼未来,卞志村教授仍然指出,浮动汇率制、通货膨胀目标制和泰勒规则三位一体的货币政策框架是我国货币政策转型的方向。因为随着利率市场化和汇率体制改革的深入,各层次经济主体预算约束强化和中央银行货币政策可信度和透明度的进一步提高,货币政策转型的前提条件必然会实现。当前,为了提高中国经济运行质量,我们应该寻找一种过渡安排,这种过渡安排可以包含混合名义收入目标框架、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基础货币规则等,既重视产出,也重视通货膨胀,同时兼顾汇率波动,促进我国经济的协调健康稳定发展。

与时俱进的研究视野

  我国在经济转型的同时,经济的开放水平越来越高,开放经济条件下的货币政策不仅是目前货币经济学界迫切需要研究的一个重要问题,也是当前我国宏观金融调控面临的一个重大实际问题。以往的国内外学术界对封闭经济条件下的货币政策研究较多,对开放经济下的货币政策论及较少。卞志村教授在分析最优货币政策规则时,更是具有宽泛的研究视野,将开放经济因素纳入分析框架,勇于选择这样一个难度很大的现实问题进行研究,具有重要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
  作者通过对货币政策操作规则进行理论和实证研究,一方面对货币政策制定和操作的系统性和科学性提供必要的决策支持,另一方面还提高货币政策的透明性、可信性和有效性。更为重要的是,对最优货币政策规则的研究为货币政策体制的设计及货币政策的评价提供了一个客观的参考基准。作者指出,我国货币政策操作规范的选择、作用方式和效果应当具有自身的特征,不能简单地全面照搬西方的货币政策操作理论,必须有步骤、有选择、适时地加以采用。当前世界两大最流行的规则——泰勒规则和通货膨胀目标制规则都以浮动汇率制为前提。如果我国实行以通货膨胀目标制及泰勒规则为主体的货币政策框架,就必须实现向浮动汇率制的转型。以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作为转型期的过渡安排,最终实现向完全浮动汇率制的转型是我国经济健康稳定发展的必要选择。

作者系中国金融出版社社长、《中国金融》杂志主编
(责任编辑 纪 崴)
 

打印Email评论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 所发表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金融》观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