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职场人生 > 职场感悟 > 正文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金融》,进入 [博客][论坛]

城市·会议·人

——关于中俄第12次金融分委会

作者:马德伦

2012年03月06日 摘自:共有条评论

打印Email评论

下诺夫哥罗德

        天亮了,雨停了,我醒了。我拉开窗帘,用惺忪的眼睛,打量这座陌生的城市。
        昨晚7时,从法兰克福起飞时就晚点了一个小时,经过三个半小时的飞行到达俄罗斯下诺夫哥罗德时又遇雷雨天气,飞机绕了40多分钟后,降落在湿漉漉的跑道上。疲惫不堪的我们到达酒店,入住后已是当地时间凌晨3时。
        经过一夜雨水的洗礼,刚刚从睡梦中醒来的城市,一如我一样的慵懒。太阳刚刚升起,大朵的白云轻轻移动,清新的空气湿漉漉地坠落到地面上。酒店大门外的广场上,偶尔有人漫不经心地从高大的列宁铜像下走过,三个小青年在铜像底座的台阶下站着闲聊。酒店窗前的苏维埃大街上,公共汽车不疾不徐地行驶,上车和下车的人们也不慌不忙。沿着伏尔加河的人行道上,不见中国城市晨练的一群群人,只有三五个人走在晨曦中。而伏尔加河宽阔平静的水面上,除了岸边泊靠的游轮,鲜见其他的船只,更无汽笛声惊扰清晨的安宁。
        太阳越升越高,马路上的行人、汽车也突然多了起来。走路的人加快了脚步,汇集到一起的汽车越跑越快。马达的轰鸣,喇叭的鸣叫,也阵阵涌来。喧嚣代替了安宁,城市生活的步伐快了起来。只有伏尔加河,全然不理会城市生活的节奏,依然缓缓地、日夜不息地流向远方。
        我在这个城市的街头漫步。这座有着790年历史的城市,显得有些苍老。那些沙皇时代的建筑物,楼面的雕饰图案有的已剥落;斯大林时期的建筑,也还有历史的厚重感;而赫鲁晓夫时期的建筑,就是四四方方的火柴盒型,简单到素面朝天。马路也多年未修,人行道的水泥板有的残缺,有的翘起。楼房墙角处凌乱地长着野草,院落的坑洼处积着夜里的雨水。不见塔吊耸立的工地,只有新修的教堂,金色的圆顶在阳光下闪耀。
        我们驱车郊外。广阔平坦的原野一望无际,三三两两的农舍散落其间。田野上的麦子长势正旺,而更多的土地尚未开垦。在蜿蜒的公路旁,成片的薰衣草开着蓝幽幽的小花,暮色中的白桦林寂静得有些忧郁。
        我在心里问自己,这就是下诺夫哥罗德,俄罗斯的第三大城市?这就是诗人、文学巨匠灵感泉涌的灵秀之地,普希金祖辈生活的乡村,高尔基的诞生地,苏联时代被叫做“高尔基城”的地方?这就是那座汽车、坦克、飞机、冶金、化工等产业聚集的城市?这就是在俄罗斯仍至于欧亚都久负盛名的存在了100多年的马卡里集市所在地?何以现在孤帆远影,凭人追忆?
        哦,缓缓流淌的伏尔加河,你能否告诉我,俄罗斯——这个古老的民族,过去的辉煌和荣耀,今天的思考和探索;你能否告诉我,俄罗斯——这片古老的土地,曾有的磨难和变迁,未来的图画和远景。

中俄第12次金融分委会

        中俄第12次金融分委会的会场在雅尔·马尔卡大楼。100 年前,欧洲的商人沿伏尔加河来到下诺夫哥罗德,作为商品交易所的这座大楼曾经商贾云集。今天,两国金融界的120多人在这座大楼的徽章大厅里讨论金融合作,我和梅尔尼科夫共同主持。
        会议的议题分为6个单元,48位代表正式发言。第一天的会议从上午9时到下午7时,中午午餐的时间不到一个小时。第二天的会议原定半天,但是也开到了下午1时多。虽然限定每位发言不超过10分钟,但大部分人都超过了时限。其间,双方意见相左时,助手要补充、要辩解。我和梅尔尼科夫也要时时插话,或追问,或解释,或调解。我们要代表各自的利益,但又要把握会议的进程和气氛。这就苦了我和梅尔尼科夫,我们坐在那里,不敢须臾离开。我们要认真地听,还要来琢磨如何应对。
        我们讨论了很多问题。
        会议最重要的成果是两国央行签署了一般贸易本币结算协定。
        主持这样的会议,我很累。第一天午餐时我本想轻松一下,没想到梅尔尼科夫端着盘子找到我,和我谈起了煤炭产业投资基金的设想,俄对中国的资金和采煤设备都感兴趣。
        第一天下午茶歇时,梅尔尼科夫带着助手找到我。一脸严肃地说:“马德伦先生,照这样下去,我们的会议纪要就无法签了。”我问:“怎么,有什么问题吗?”梅尔尼科夫说:“你们的人很坚持自己的意见,不愿作出修改。”我说:“好吧,我来了解一下情况。”我找到国际司的刘云和小宋,了解到是由于表述方法不同。我告诉梅尔尼科夫,先把双方的不同表述写出来,我和你再讨论决定。第二天上午,我们一边主持会议,一边讨论纪要的修改,我把中方的表述写实,梅尔尼科夫欣然接受。
        第二天中午,已经1时多了,一片面包还未吃完,我就赶回会场,出席新闻发布会。在梅尔尼科夫介绍情况后,我特别向媒体强调了双方签署的本币结算协定,是市场选择的结果,是双方主体规避风险、减少汇兑成本的考虑,是与其他可兑换货币一起提供给市场主体,由其自主决定使用哪种货币结算的。梅尔尼科夫显然认识到了我强调的重要性,在我说完后,立刻说 :“这几点我完全赞同。”
        会议纪要和本币结算协定终于签署,冗长的会议结束了。我松了一口气,赶回酒店,匆匆收拾行李,搭火车回莫斯科,转机回北京。
        哦,对了。第12次分委会开幕是在 2011 年 6 月 22 日。我在致辞中,特别提到了70年前的这一天。德国闪电战侵入前苏联,俄罗斯历史上最惨烈的一页就此掀开,以2000万人的牺牲,取得了卫国战争的胜利。这让梅尔尼科夫和他的同事大为感动。

梅尔尼科夫

        该说说我的这个既是对手又是朋友的俄央行副行长梅尔尼科夫·维克托·尼古拉耶维奇了。
        认识他已有些年,成为对手是2007年9月,莫斯科,中俄第8次金融分委会。
        那一次,我们讨论的主要议题是要签署的“边境旅游本币结算协定”。会议的前半程也还顺利,但轮到中国银行机构部的司新春准备发言时,梅尔尼科夫却突然说他的发言和旅游本币结算“没关系”。我显然不能同意他的说法,赶紧说:“怎么没关系,没有银行,怎么结算?日程是我们商量好了的,现在就是中国银行代表的发言时间。我是中方主席,我说了算。”就这样,司新春才得以发言。在研究局汪小亚副局长谈《协定》的修改意见时,梅尔尼科夫也颇为不耐烦,不停地打断。我只好请国际司的陈聪舒连同我的语气一起翻译给他,我说:“梅尔尼科夫先生,女士发言时请不要打断,有问题等发言后再说。”
        2008年5月,北京华融大厦,第9 次分委会开幕后,全体代表合影。第二天,我把照片送给梅尔尼科夫。他指着照片上头排中间他身旁的我说:“You are a strong man.”10月,我随王岐山副总理赴莫斯科,和梅尔尼科夫共同主持“中俄工商高峰论坛——金融”。12月,梅尔尼科夫来北京的那天,北风凛冽,寒气逼人,我预订了“满福楼”,梅尔尼科夫是第一次吃涮羊肉,他吃得脸色通红,非常高兴。
        2009年5月,梅尔尼科夫随俄联邦茹科夫副总理来访。我们会谈结束后,我请他吃饭。席间,他解开衬衫扣子,从怀中掏出一个翠绿色玉佩给我看。我问他:“哪儿买的,多少钱?”他告诉我,是花了4000美元在莫斯科买的。我也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小的玉观音,告诉他:“中国讲究男戴观音女戴佛。”坐在他旁边的俄外贸银行的郭罗斯先生向他解释观音和佛的不同。这是周五晚上的事情。
        星期一中午,人民大会堂,在王岐山副总理与茹科夫副总理会谈结束举行的宴会前,梅尔尼科夫把我叫到一个柱子后,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玉观音。我笑了,问他:“昨天买的吧?”他点了点头。
        2010 年 4 月,杭州,第 11 次分委会。我们喝茶聊天时,我拿起一个剖开的胡桃,对梅尔尼科夫开玩笑地说:“你看,这很像人的大脑组织。我为什么聪明,就是因为吃了这个。”梅接着就问:“那我吃多少能赶上你?”我说:“你这辈子赶不上了,我从小就吃。”吃饭时,梅尔尼科夫很喜欢豆浆,我就决定送他一台豆浆机,并请工商银行莫斯科分行的朗行长教会他用豆浆机。
        第12次分委会前,我跑到琉璃厂,挑了一块名章石料,是玛瑙红颜色,寿星老造形,底座是不规则的长方形。让工匠刻上梅尔尼科夫的中文、俄文全名,作为礼物,送给了梅尔尼科夫。他摆在会议桌上,有时,摸摸寿星老的秃顶,再摸摸自己的秃顶,我在旁边看了忍俊不禁。我相信,这件礼物,会在梅尔尼科夫的家族世代流传。
        梅尔尼科夫对第12次分委会作了精心准备。斯比钦行长告诉我,去年6 月就接到通知,即开始准备。所以在我们到达的第一天,俄方就安排游伏尔加河,参观戈罗杰茨小城。欢迎晚宴入门时有吉普赛姑娘热烈的舞蹈,晚宴中台上有欢歌劲舞。俄罗斯朋友来了兴头,纷纷起身离席跳了起来。
        俄央行的同事委婉表达了要来中国的想法。会议间隙,我向梅尔尼科夫说:“下次分委会在中国召开,把你的这些同事都带去。”梅尔尼科夫“啪”地一个立正,举手敬礼说:“是,一定办到。”这一刻的梅尔尼科夫,天真得像个大孩子。
        第12次分委会所有的日程都完成了,大厅里已恢复了安静。我握着梅尔尼科夫的手,有些伤感地说:“我就要离开这里,返回中国,期待着下一次分委会,期待在中国与你会面。”梅尔尼科夫说:“马德伦先生,你要走了,我心里有些难受。”他的语音已有些哽咽。
        梅尔尼科夫先生,当年参加过莫斯科奥运会,是世锦赛银牌得主的皮划艇运动员。他在军队中服过役,还获得过经济学博士学位。身高超过1.9米,长得人高马大的他,坚定推进国家向前发展的坚强意志尤其为令我印象深刻。他也喜欢我这样的对手。下诺夫哥罗德州分行行长斯比钦敬酒时对我说:“您严肃,幽默,有很坚强的意志力。”这句话,符合我,我受用。
        我和梅尔尼科夫行长主持中俄金融分委分,这已经是第五次,从2007年的第8次到2011年的第12次。五年来,我们见证了两国金融合作发展的历程,从银行扩展到保险,从融资到货币的交易,从边境贸易的本币结算到边境的旅游本币结算,到一般贸易的本币结算。应该说我们的金融合作是为两国的经济和贸易合作提供了坚强的支持。尽管我们在合作中有争吵,有不同的看法,但这是正常的,因为有各自的利益。我们的这种争吵是合作中的争吵,是为了把合作做得更好的一种争吵,是因为合作,因为信任,所以我们真诚,我们还会推进……

打印Email评论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 所发表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金融》观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