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  点 > 记者手记 > 正文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金融》,进入 [博客][论坛]

关注健康 关注健康产业发展 (一)

作者:孙芙蓉

2011年04月25日 摘自:中国金融在线共有条评论

打印Email评论

      《中国金融》记者 孙芙蓉

        最近记者采访了好人生国际健康产业集团首席执行官汤子欧,以及美国疾病管理管理协会的会长Warren E. Todd,他们就健康管理新的取向进行了分析,对将康管理在中国的发展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刚刚起步的健康保险在中国存在巨大的需求空间

  其实人人需要健康险

  汤子欧认为,非常肯定的是健康保险是每个人都需要的,这从客户发展来看就知道了,好人生集团的客户现在超过90万了,增长幅度很大。我们现在健康保险占比占到5-6%,在国外健康险行业很大,在中国只占到5%,这个反差是非常大的。许多年前麦肯锡和我们行业协会的预测,在2008年中国健康险应该达到1.5-3千亿,那个时候寿险才7千亿。其实大家都一致觉得,健康险应该尽快的赶上寿险的发展步伐,这是众所周知的需求。为什么发展这么慢?首先肯定消费者都需要,无论你是高端、中端还是稍微低端一点的,或者是基本的一些人群。无论有没有社保,都需要对这项服务进行补充。

  中国健康险发展缓慢的原因

  其实在美国比如你很贫穷的话,那至少也有老人和穷人的保险,如果再稍微富裕一点还有其他的做补充,在这当中还有很大的商业保险的发展空间。对于高需求与低投保之间的差别,他认为几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个方面就是内因,保险行业自身。保险行业自身还存在一定的问题,对于健康险的风险管控能力不够。回顾整个国际保险行业的发展,从最早一两百年前德国人发明了海上保险开始,保险业就应该是两手抓:一手抓风险分散,所有人交钱,少数发生损失的人拿钱。另一手就是风险管理,不能听之任之让风险发生。但是问题是财险之后就迎来了寿险时代,寿险的风险管理比较单一。100年过去了,保险行业产生了第三代的保险——健康险产生了,健康和海上险和财险很像的就是有一个风险发生、发展、积累到爆发的过程。不像是寿险,to be  or  not to be,健康险对于风险控制的过程就显得尤为重要。他认为近百年的寿险把保险的风险管理过程管理淡,这是第一个内部原因。

  他认为保险行业内部对于风险管理就是左手和右手,左手的风险分散还可以,右手就没有做好这一波的产业准备,美国对于这一波的产业准备花了将近30年的时候。70年前安泰在美国是保险巨人的,健康险打开的时候它也是最大的。今天健康险需求一开,原来寿险是老大,一些新兴的保险公司迅速进入,原来做风险管理的一些公司拿到保险牌照进入这个市场之后迅速崛起,老的做健康险不能适应需求,他们不能控制风险,后来便跌得很低,重回第四、第五名的位置。
 
  第二个原因他认为健康险的监管应该更具专业化。寿险比如说35%以内的Loading percentage面对健康险来说的话就需要考虑,保险公司会说因为成本就不去做,不做的话就会更亏本,这是保险行业内部的问题。当然还包括人员储备,整个从业人员队伍的成长,从行业外部来说,整个大环境当中,我们国家保险意识这两年涨得很快,但是还是存在一定的欠缺,每年的保险调查都说健康险是排名第一位的保险需求。但是具体问他要什么,其实我们发现,消费者也说不出来更具体的内容,他们就觉得需要健康和医疗方面的保障,所以民众的教育也有一个过程,其实真正发生医疗费的时候你就很被动,健康风险管理的概念需要进一步明晰。这也是为什么保监会最近非常关注这方面的原因。他认为健康险现有的问题是历史造成的,前景整体向好。

        关键在于提供适合的健康险产品与服务

  针对健康保险公司的产品,更多地是对于高端人群而设计的这一现状,汤子欧认为在微观产品设计上,产品和用户需求是一个互动的过程,现在很少有保证续保,所以老百姓急于拿回他当年交过的钱,如果哪一天的不Qualify可能就什么都没有了。现在也没有长期健康险,如果有的话,而且保证续保,或者就是长期的或者终身的,老百姓也会说我今年没有用,明年用也是一样的,老百姓有这种心态,他认为百姓这种心态是有原因的,我们国家的老百姓刚脱贫,还有一些没有脱贫的,花钱买保险会非常小心。但是问题要从两个方面来看,一方面我们供给的产品是什么?我们现在主要是技术问题,不是说没有需求,由于技术问题,我们导致五年或者十年的医疗险都不敢出,更不要说终身医疗险,也没有保证续保,前两年有几家试过,后来几乎都没有这种产品。所以客户会说我交了钱赶快要拿回来,因为不知道明年会发生什么事。

  汤子欧认为,老百姓在这个产业当中不是专家(保险公司是风险管理专家),所以这些问题不是老百姓解决的,基于这种人性,西方的逆选择非常严重,所以这个都是跟西方学的。问题就是专业的公司出来了,他们要去研究解决之道,出一种产品能够解决风险。
 
  谈到好人生90万客户当中,健康险占比,汤子欧大概20%是有健康保险的,这个比例相对高。我们有三个部分,一个是保险公司,一个是直销,一个是社保,跟这个可能有关系。

  第三方健康风险管理前景无量

   客观需求发生很大变化 
 
  汤子欧谈到为什么产生致力于第三方健康管理事业时说,无论是健康保险行业,还是我们国家健康服务体系,我们发现老百姓需要这些东西,需要一个更新版的解决方案。这种解决方案形象的来说,首先不仅仅是面向急性疾病的诊疗,也不仅仅是为了应对传染的。社会条件发生变化了,慢性病高发。过去80%的人死亡或者医疗费用是由于他吃坏东西了,包括霍乱、天花、传染病以及意外,意外很多,比如说环境条件很差,小孩在家门口就容易出现意外。现在不是这样的,现在80%以上的死亡原因都是因为慢性病,这是有一个长期积累的过程的。人从生下来开始就积累这种负面的风险因素,比如你吃什么,包括你的行为方面父母教给你的是什么。在这个积累的过程当中,其实大家都浑然不知,整个民族缺乏一种教育。

  恰恰这种体系会告诉人们,在风险因素存在的时候会产生风险,不能让你永葆青春。当你的健康状况向疾病转化的时候,要及时的早做诊断,我们碰到不止一个客户都是这样。就是我们发现一系列潜在危险因素,积极地让他去做癌前的筛检,发现原位癌,否则进一步发展之后大家都知道生存率很低,癌症到现在我们都没有攻破。然后就是生病之后如何找到最好的诊疗和治疗方案,找到合适的医院和医生,你的保障方案如何,是不是在你需要服务的时候有保险公司付给你钱?

  创新一定是在现有体系之外产生

  他介绍说这些东西在欧美国家有一个解决方案是“健康维护组织”,是由美国人发明的,在这个组织里面最核心的就是风险管理,包括如何做诊疗常规,在这里面的技术就有健康风险管理。他分析说,因为种种原因,现有的体制是为了解决现有问题的,不是为了解决未来问题而设计的,这是一个组织行为学的原理。社保前十年最大的矛盾是扩大覆盖面,尽快的把所有的公费和劳保的人纳入到社会保险当中。这个事情花了十年。当时虽然上海做了风险管理方面的尝试,但是没有太多的精力专注于做这件事情和运营这个问题。商业保险参与筹备了两家保险公司,商业保险里面有一些自身的因素,比如说人力结构,包括精算的监管环境,其实最重要的是整个保险的从业大军,几乎不需要考虑原来他没有考虑到的问题,做事情大家都倾向于做自己熟悉的东西,这是很正常的一种人性。所以最后决心,这个创新一定是在现有体系之外产生的,这可能就是为什么我们来做这件事情的原因。
 
  好人生还处在一个起步阶段,下半年会积极拓展
 
  汤子欧说,好人生还处在一个起步阶段,虽然在中国落地三年多,有90多万的客户,在全国与几百家医院、体检中心和其他的供应商建立了合作,包括一些个人专业人员,在北京、苏州、深圳成立了分公司或子公司,但是还只是起步阶段,对于这个市场还没能到第二个阶段,就是一个相对爆发的阶段,这是我的一个基本判断。在下一阶段,好人生会积极的拓展我们的服务企业,今年下半年我们会有一个很大的动作,在全国设立我们的网点,来服务于当地的客户。我们通过三年多的时间,建立了一个很强大的IT信息系统做支撑,包括内部管控等一系列的东西,这个足以支撑我们飞速的物理化的在各地的扩展。至于和其他的健康公司相比,我们是一个服务提供商,我们不是一个保险公司,我们也无意做一个保险公司,所以我们与专业健康险公司也好,寿险公司也好,包括现在和财险公司合作的也非常好,我们和一个财险公司合作,他们卖得非常好,每周五都会有大量的信息反馈过来,和整体的保险行业我们是合作关系,作为服务提供商,我们给保险公司提供产品和解决方案。是给大家提供服务的,这也就是我们积极的与保险公司合作的原因。

              如何实现针对性个性化的服务

  汤子欧说,我们发起一个问题的讨论,就是民众或者老百姓到底对自己的健康有没有选择权。首先你是选择健康还是不健康?你有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另外选择健康的话你有没有权利选择是预防生病还是等着需要医疗服务。在每个环节你是不是抓住了选择权?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我们说任何一个行业的发生发展和完善或者说老百姓民生的完善,在这个当中充斥了这个核心问题的研讨,你比如说终端的电子产品消费等等,是通过自由市场竞争实现选择权。所以第一条我们主张老百姓其实是需要针对你个性化的一种选择。

  通过量化和工业化来实现批量生产
   回过头来说个性化服务非常重要,老百姓也很需要,凭什么好人生能提供?在这里我可以讲几个技术的数据,我们说如果按照西方科学体系,西方科学体系有一个最大的优势就在于通过量化和工业化来实现批量生产。但是在批量生产的同时,如何做到个性化呢?这里面就是所谓的数量模型。比如说这里面有点像微积分的原理,我们说现实的世界如果是伽马分布的曲线,你只用一个公式描述这个曲线的时候,在数字时代之前无法做到,但是微积分做到了,他只要写一个公式就能够表明在每一点上这个曲线应该在什么高度。伽马曲线其实在自然世界普遍存在。
 
  为什么能够做到风险控制

  他说好人生有完备的IT系统,第一我们既有生理也有心理健康的服务,举个例子来说,保险行业经常说医疗费用滥用,但是有没有关心过医疗费用滥用里面是什么原因滥用?好人生就观察过,我们的数据表明,在医疗费用滥用当中有将近30%是由于身心症,就是老百姓所说的臆症,其实主要是心理问题,心理问题不解决他会一直去看病,大家知道中国的医院,你来了就不会轻易让你走,所以就发生了医疗费用。

  第二健康风险管理其实有三大范畴,美国人花了三代,70年的时间才逐步形成了这个体系:一是管理医院。告诉医院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二是疾病管理。不仅去管理医院,而且告诉患者你应该如何去管理自己,如何配合医生。三是健康促进。纯粹告诉患者你该如何做行为方式的改变来促进健康,无论是在生病的时候还是没有生病的时候。
 
  好人生的后台系统都已经植入进去了,可以很好地加以维持,其实很多人比还没有到疾病管理,有的人可能疾病管理更加的主导,健康促进可能占得比重少一点,这种合理化的配比很难做到平衡。我们说个性化,无论是个性化还是风险控制,这三种手段要很好的做到平衡,这就是我们行业的特点。
 
  关于如何保证客户的投资收益,当然我们的挑战就是这个市场上终端消费者,比如说一年掏了一千块钱保费就一定想拿回来,他认为,保险行业还是有一个问题,你没有给别人的选择权,别人只好选择这条路。

  另一方面是我们越来越多地看到,随着我们国家工业化、城市化的进程,虽然宏观,但是影响到每个老百姓切实的生活。我关注到,就像我们在的,我们可能在五年前、十年前买一个包就是一个包,而这个时候你会稍微关注一下品牌,关注它有没有质量认证这些,这已经成为了客户价值了,不仅仅是这个包本身。现在客户关注的不仅仅是钱本身,他们关注的是你拿回钱又怎么样了,能不能使这件事情有很好的结果?

  对于高端客户他们的需求是不计代价,但是我要求你们做更多,我愿意付更多的钱,不计成本的得到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产品。中端客户的需求就是一定要告诉我潜在风险是什么,你能告诉我的话,我就很开心,很感谢你,我需要帮助的时候还要能找到你,而且这个人我要相信他是客观中立,不是为了卖给我一瓶我不需要的营养品还是什么。所以我们说信任感是最重要的。

 

打印Email评论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 所发表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金融》观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