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  书 > 读  书 > 正文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金融》,进入 [博客][论坛]

读黄达教授的《与货币银行学结缘六十年》有感

作者:李 健

2011年02月15日 摘自:共有条评论

打印Email评论

  拿到中国金融出版社最新出版的黄达教授新作《与货币银行学结缘六十年》,从篇首语起便被深深地吸引,竟然一口气站着读完第一部分的78页,直到腰酸腿疼,方知何谓爱不释手!之后,我又细细地研读了全书,就像进入了扉页的照片之中,听黄老师坐在沙发上娓娓道来,讲述着货币银行学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黄老师在书中用“一个极具标志性的度量单位:一个甲子”来概括他讲授货币银行学很长很长的心路历程。而我,一个教了近半个甲子货币银行学的教师,从黄老师独特的文字表述中,体悟到了以黄达教授为代表的新中国第一代货币银行学开拓者们付出的巨大努力和过程的艰辛,看到了他们在60年的金融学科建设曲折之路上留下的深深足迹。令人敬仰,感悟良多。

  黄老师1950年秋季开始讲授货币银行学。在那个百废待兴的年代,接受一个自己尚未系统研习却马上要去教课的“任务”,难度可想而知。用黄老师自己的话说,最初凭的是高中的基础、大学的阅读、政治的锻炼、土改的实践、社会的观察等等“杂学旁收”的本钱,从头天听苏联专家课程、彻夜查阅经典和自己油印讲稿以备第二天课这种奇特的教学生涯开始,“推动自己走上喜欢钻研货币银行学,喜欢讲授货币银行学之路,并乐此不倦、形影不离60年”[①]。期间,逾50年在编写、修订货币银行学的教材,发表了26篇探索货币银行学的文稿,培养的学生不计其数,影响的教师何止几代!而黄老师自己则始终在“学”与“教”货币银行学的过程中思考着、贡献着、享受着……对一门课程如此毕一生精力来建设、如此全身心地研究探索、如此与时俱进地追求完善,这境界足令晚辈教师叹为观止!

  我不是黄老师的嫡传弟子,但按北师大李晓西教授的说法可以算作私淑弟子,主要是因为先生王广谦是黄老师的学生,经常有机会去拜见他,并很荣幸地得到指点与厚爱。细细算来,黄老师编写的所有教材我都学习过或使用过,特别是《资本主义国家的货币流通与信用》(1957)和《社会主义的财政金融问题》(1981)是我读本科时学金融的启蒙书;黄老师主编的《货币银行学》和《金融学》是我教本科生一直使用的教材。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与黄老师一起参加过金融学科的各种研讨会,会上会下有机会就向黄老师求教,每每有醍醐灌顶之感!很多人把黄老师称为“中国货币理论研究的开拓者”、“中国金融学的奠基人”、“ 中国金融学前进道路上的领航者”,而我从黄老师的身上更多看到的是教师的崇高境界——以毕生之勤奋学研从“自己懂”到“使人懂”[②],恰似他在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前的题词“业精于勤”;探求科学真理的执着——以严谨的治学态度,与时俱进地教研互动以解教学中的师生之困惑[③];实事求是的精神——广采博纳东西理论之精华创建植根本土的教材,让教师“要在中国的讲坛上,结合中国实际,面对中国的学生,讲授先进的《货币银行学》”[④]。我辈若能步黄老师后尘,努力做个能使学生受益的老师,此生就无憾了。

  任何一门学科都有自己的发展历史,而学问亦在史中。黄老师在书中以历史的线索对货币银行学的起源和发展脉络进行的精当梳理,特别是他的点睛之笔:已经实现的二次跨越——引进宏观分析与微观分析、以及应该实现的第三次跨越——宏微观的系统连接,为我们认识和把握货币银行学的全貌搭建了一个高起点的平台[⑤]。而他讲授、研究、建设货币银行学的60年本身就是一部金融学科发展史,从中我们看到了黄老师对中国金融学科发展的推动和引领作用,折射出以黄老师为首的老一代金融学家在学科发展中贡献的智慧光芒,是一幅真实记载中国金融学科跨越式发展的历史画卷。黄老师从教货币银行学60年的过程以改革开放为界可以分为前后30年二个阶段,而我学生时期承接的是前30年货币银行学的建设结晶,从教以来则置身于后30年的发展之中。

  1979年我考入中央财经大学(前中央财政金融学院)的金融专业。当时社会上了解金融的人很少,甚至有人以为金融是属于金属冶炼专业。我们上大学时金融方面的书和期刊屈指可数,凡读过的都印象深刻。上课用的专业理论教材主要是2本书:一是《资本主义国家的货币流通与信用》,是黄老师第一本统编的教材,由于封面底色为蓝,大家都叫“蓝皮书”,这本书里讲的货币流通与信用的基本理论与业务知识是我后来讲授货币银行学的理论支点之一;第二本是《社会主义的财政金融问题》,是黄老师1981年主编的教材,这本书也因封面底色而被称为“黄皮书”,书中结合社会主义实践对计划经济中的货币、资金、财政、金融关系进行的阐述当时感觉颇为深奥,但其中关于货币与价格的关系、调节国民经济和综合平衡的思想等成为我后来搞科研和教学的理论支点之一;而当时学的计划经济条件下的其他各种理论和业务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渐无用武之地。

  1983年我毕业留校就开始授课。当时备课的参考资料很少,只有有限的几份期刊和数得过来的几本书,能找到相关资料便如获至宝,黄老师主编的《货币信用学》就是其中之一。随着城市经济体制改革的推开和开放的扩大,中国的经济和金融实践发生了只有过来人才会感受到的“日新月异”变化,教学内容也需要随时更新。对于我们那几届的新教师来说,上课最费劲的是原来学的和现时要用的差异越来越大,很多要教给学生的东西自己也没学过,只能是边学边教。那时在理论研究上有不少“新”的成果陆续涌现,其中既有对西方理论的介绍和引用,也有中国学者在改革开放中的探讨和思考,这些成果的数量虽在递增,但彼此之间的关联性不足,导致我们在教学中面对学生的疑问常常难以给出满意的回答。例如1984年我们学校新开设的《西方货币金融学说》课程介绍了货币供求及其宏观均衡的理论,而在改革初期计划经济仍然占主体的背景下,国内学者对于该问题的研究却多以“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分而论之。如何从西方的理论和国内对商品与货币、财政与信贷等问题的讨论中找到逻辑线条是我当时的一大困惑。当看到黄老师1984年出版的《财政信贷综合平衡导论》后,感觉收获巨大。书中对财政信贷关系和货币资金运动的解析极为精辟,特别是抽象出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中基本的共同关系——“商品货币关系”,并以这个简明却很深刻的关系来分析货币均衡与市场均衡,使我大有走出迷宫之感,不仅贯通了中西理论,而且加深了对宏观经济和金融关系的理解。当然,我随即将收获通过课堂让更多的学生分享和受益。

第一页 1 2 3 » 最后一页

打印Email评论

0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 所发表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金融》观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