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  点 > 记者手记 > 正文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金融》,进入 [博客][论坛]

孙芙蓉:采编漫记

作者:孙芙蓉

2010年11月01日 摘自:中国金融共有条评论

打印Email评论

  1982年6月,我从山东大学中文系毕业,分配到《中国金融》做编辑记者至今已整整二十八年。这是可以简单概括的二十八年,也是激情燃烧的二十八年;是挥洒辛勤汗水的二十八年,也是收获丰盈的二十八年。

  几十年生命的分分秒秒,在采编中度过的紧张忙碌的日子,风风雨雨,春夏秋冬。我看到一幅巨大的画卷在我面前打开,画卷鲜活地绘出新中国金融业的发展,就像李可染的长江万里图鲜活地绘出长江的壮丽景色一样。中国金融业六十年的足迹清晰地印在画卷中,幸运的是,因为《中国金融》,我自己也在画卷之中,像万里长江壮丽景色中的一棵小草。瞧,那是一个中小城市的一条普通的街道,我采访过的某银行的营业部就在街道的拐角上……那边,沿着一条农村的绿荫路走去,路的尽头,一家农村信用社静静守候在那里,我记得去采访的时候正是夏天,知了在柳丛中唱着永不疲倦的歌,我看到造币厂整齐的厂房,飞转的机器,那些黄澄澄的美不胜收的金币就是从这里制造出来的,在我采访后所写的报道中曾经细致地描绘过它们……我又看到了我采访过的金融界的前辈、长者,回首新中国金融业初创时的经历,他们激动的声调,他们眼睛里的闪光,人也好像忽然恢复了青春,年轻了许多许多似的。我又看到了那条小河,那个竹楼,看到采访我们金融系统英雄杨大兰的雨夜,重又感受到英雄对于为之投身的金融事业的热爱,感受到英雄的事迹给自己带来的震动,是的,我仿佛重又置身于长江航程中,在穿行于峡谷的客船上,把刚刚采访到的大兰的事迹形诸笔端……

谱写英雄曲,心潮逐浪高    

  我第一次采访,就遇上了一个特殊题目,写一个没有行龄的行员,辽宁财经学院1984年毕业生刘文彦。他分配到建行锦州支行上班的第一天在途中因救两个临危的孩子牺牲了。我背上一个军用书包,到大连的工棚里,到车声隆隆的铁道支行,采访所能寻找到的他的同学。我也来来回回地走在他时常往返的离老虎滩公园不远的校门口的那条长长的斜坡上,渐渐地,这位黑而瘦的农村青年在我的面前活了起来,斜雨中,他夹着本书,身体向前倾斜着急走。他来到世上,好像专门为了助人的。他不会水,就凭几下“狗刨”救起过落水的孩子。毕业时,他为同学捆扎好行李,又一个个地送走,最后才离去。26年过去了,不少人还记得文章中写到的这位英雄的平常心、平常事。而我,虽然时间远久了,那些细节反倒更加清晰。

  还有一幕在我心中是永远鲜明的。二兰的事迹报道后,潘星兰来京,轰动了北京新闻界,那么长眠在长江岸边的大兰呢?《中国金融》的读者一定记挂着她,带着读者们的心事,1990年深秋的一个雨夜,我将正咳嗽着的孩子托别人照看,乘上去枝江的长途汽车,一路上冻得瑟瑟发抖。然后是坐在草台村大兰的家中,听着她的父兄姐妹喃喃地讲述着她的故事。爷爷满头白发一遍遍地说,“我送小兰走的,值得的,值得的”。从大兰家的堂屋向外望去,是如诗如画的美景,淡黄色的菜花漫山遍野,水牛缓缓地拉着犁,草台村透出了一股远古的静谧。

  草台村几里之外,我到了大兰工作过的桂花乡信用社,那里有个令人难忘的小院。大兰宿舍的窗外摇曳着冉冉的竹影。她做炊事员,在小院落里种满各色绿菜,还泡制了腊菜咸菜,这位美丽聪慧的少女把信用社侍弄得比家还要温馨。然而那一夜,大兰的血却洒在了她的家乡,洒在了她苦心经营的小院中。

  又是一个夜晚,我告别了大兰的亲人,自宜昌逆水而上,客船穿行于峡谷中,我似乎看到大兰的身影在青山绿水里若隐若现,大兰的事迹感人至深,我的心潮像江水,一浪高过一浪;心潮涌上笔端,我写下了《长江告诉我们》。大兰生活的轨迹,在文中一一展开。文章分成“草台村、桂花乡、那一夜、大河上下”四部分。至今,不少读者也还记得那篇文章。

  我还写过不少其他金融界先进人物:《戈壁滩上的一道清泉》、《金融保卫者者风采录》、《朝阳企业里的年轻人》、《我们应该更富有》等。写他们,表现他们,让更多的人认识了他们,同时我自己从中受益匪浅,提高良多。

    

  高山堪仰止,润物细无声

    

  我采访报道过许多金融界高风亮节的长者,德高望重的领导,“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诗经·小雅·车辖》)”,他们的品格,他们的胸襟,对我同样是莫大的感染和启迪。

  走进中南海采访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人民银行行长陈慕华。那是1994年1月4日,正值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的前夕,慕华行长事先做了周详的准备。她坐在工字楼简单而狭窄的办公室里,娓娓道来,从世界妇女的永久主题——平等、发展、和平,谈到了中国妇女在世界妇女解放运动中作出的卓越贡献,她还热情地谈起了金融界的女同志在中国金融事业中发挥的巨大作用,对金融系统的女领导干部、女员工寄予厚望,希望金融行业的女同志珍惜机遇,更加努力工作。时间飞驰,不知不觉两个多小时过去,我把感受到的一切写进文章里。银行的员工们读后说,仿佛面对面与慕华同志交谈,感到很亲切。从那以后,连续好几次,慕华同志都参加我们出版社组织的金融系统女领导干部庆三八活动,每次她的发言都给大家莫大的鼓励,给我们留下了许多亲切难忘的回忆。

  还有一次难忘的采访是在人民银行成立50周年之际,《中国金融》要出专刊,我采访了三位金融界前辈:尚明、罗工柳、冒舒湮,当时他们已是80多岁的老人。尚明副行长详细谈了第一套人民币的诞生始末,谈到毛主席不同意将他的像印在人民币上。艺术界几乎没有不熟悉罗工柳的,但对于他曾担任组长组织并参与第二、第三、第四套人民币设计的事却鲜为人知。他谈到艺术家精益求精引人入胜的细节,最令人感动的还是这位艺术家二十多年来一直与病魔顽强斗争着,因癌症他曾做过7次手术,病中仍坚持人民币的设计并一直关注金融事业的发展。

第一页 1 2 3 » 最后一页

打印Email评论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 所发表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金融》观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