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决策者说 > 正文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金融》,进入 [博客][论坛]

吴定富:认真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全面提升风险防范能力

吴定富

2010年05月07日 摘自:中国金融在线共有条评论

打印Email评论

  金融作为现代经济的核心,其发展和监管不能脱离宏观经济发展大的历史背景。特别是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全球都在反思金融业与经济周期的关系,我国金融业也应该从中汲取深刻教训。我就经济周期背景下的保险业发展与监管谈几点意见。

     保险业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实践和探索

  过去的一年,是新世纪以来我国经济发展最为困难的一年,也是我国保险业发展和监管面临严峻挑战的一年。面临国际金融危机带来的复杂形势,保险业上下一心,坚持“防风险、调结构、稳增长”,不断加强和改进监管,维护了保险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良好势头。回顾过去的一年,我们主要抓了以下几项工作:

  一是认真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全面提升风险防范能力。我国保险业发展时间不长,缺乏应对系统性风险的经验。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保险业面临着风险跨境传递、业务增长乏力、资金运用困难、国际分保门槛提高的严峻形势,风险防范工作面临较大压力。为此,一方面,我们关注风险的易发环节,突出风险防范的重点。另一方面,以应对危机为契机,完善全面风险监管机制。经过全行业共同努力,我们不仅有效防范了各种新的风险,而且积极化解了历史遗留包袱,完善了防范风险的长效机制。

  二是努力化危机为机遇,不断提高行业科学发展水平。保险业快速发展了30年,不可避免地积累了一些深层次矛盾和问题,这次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使这些矛盾和问题凸显出来。我们牢牢把握工作的主动权,强调要辩证地看待“危”与“机”的关系,化危机为机遇,把金融危机带来的外部压力转变为促进行业科学发展的内在动力,在加强和改进监管上下功夫。通过监管促进结构调整,转变行业发展方式。通过监管促进内控制度建设,提升行业管理水平。通过监管促进改革,增强行业发展动力。通过监管提升服务能力,不断扩大保险覆盖面。这些工作取得了明显成效。

  三是立足发挥行业优势,提升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的能力。全行业坚持“干本行、想全局”,服务“保增长、保民生、保稳定”。去年,围绕“保增长”,大力发展出口信用保险,推动新型车贷保险、小额贷款保证保险和科技保险试点,为稳定外需和国家十大重点产业振兴规划提供服务。围绕“保民生”,大力发展农业保险,扩大小额保险试点范围,配合国家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为促进和改善民生提供服务。围绕“保稳定”,推动医疗、交通、教育以及环保等领域的责任保险发展,做好重大自然灾害理赔工作,为和谐社会建设提供服务。

  四是在新起点上奋发有为,不断增强监管的科学性、有效性和针对性。保险法制建设全面加强,新《保险法》全面实施,修订完成了一批重要的规章制度。我们突出了对法人机构的监管,强化出资人对公司经营行为的约束,建立对问题公司董事会、主要股东、独立董事及监事长的通报制度,强化保险集团公司监管。全面推行分类监管,开展了保险公司分支机构分类监管试点工作。整合监管资源,促进机构监管和功能监管相结合,稳步开展保险公司法人机构属地监管试点。强化监管执行,加大了对违法违规行为的处罚力度。

  一年来,保险监管促进科学发展的工作交出了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保险业务增长好于预期,保费首次突破1万亿元,实现了13.8%的增速,保险公司总资产突破4万亿元。经营效益大幅提升,财产险公司总体扭亏为盈。全行业投资收益率大幅提升。业务质量明显改善,产险公司综合成本率、应收保费率、寿险期交业务占新单业务的比例、退保率均为三年来的最好水平。实践证明,保险业不仅经受住了外部冲击的严峻考验,而且积累了应对经济周期波动、在复杂环境中推动行业又好又快发展的宝贵经验。

  做好保险工作要求我们更好地把握保险与经济周期的关系

  辩证法告诉我们,事物总是波浪式前进和螺旋式上升的。经济的周期性波动,就是事物波浪式前进在经济领域的具体体现。研究保险行业的规律,不能脱离经济周期性运动的客观背景。纵观世界保险业发展的历史,经济增长不断催生新的保险需求,同时,经济周期的波动也给保险业不断带来新的挑战和考验。未来一个时期,我国仍然处在发展的战略机遇期。经济长期向好的大趋势没有改变,但在这个大趋势下,经济的周期性波动很难避免,保险要实现科学发展和科学监管,就必须深入研究保险行业与经济周期的互动关系,做到趋利避害。

  第一,深刻把握保险业发展与经济周期的关系。在经济周期上行阶段,全社会的保险需求不断增长,带动保险市场规模的快速增长。在经济周期的下行阶段,保险市场和资本市场普遍出现消极预期,对保险承保和资金运用都会带来负面影响。2008年,各国经济普遍受到金融危机冲击,全球实际保费收入出现近三十年来的首次下滑。在受危机影响较为严重的发达国家,保费收入下降近2个百分点。而在受危机影响较小的新兴市场国家,保费增长7%。得益于我国宏观经济的总体稳定,近年来我国保险业保持了良好的发展势头,市场规模的全球排名从2007年的第十位上升到目前的第六位。

  我国保险业要更好地把握行业发展与经济周期的关系,也需要有辩证的思维。一方面,国际金融危机没有改变我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格局,基于这个判断,经济的持续发展将为我国保险业发展提供广阔的空间。未来一个时期仍然是保险业发展的战略机遇期,保险业的发展战略和布局也要与经济持续发展相适应。比如要充分发挥保险的长期储蓄和风险保障功能,更好地满足经济社会中日益增长的保险需求;要积极稳妥拓宽保险资金运用渠道,在长周期的视野中匹配保险的资产和负债;要不断推进保险创新,适应经济增长和社会结构变迁对保险的新要求。另一方面,保险业发展必须要充分估计经济周期波动带来的挑战。目前,我国保险业的发展方式仍然比较粗放,部分公司缺乏在经济周期波动视野下谋划发展的能力,抵御经济周期性波动的实力不强。这些年,我一直提倡保险业发展不要“就保险论保险”,要做到这一点,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深入研究保险业发展与经济周期的关系,在制定行业、公司发展战略时充分考虑经济周期的因素,进一步提升可持续发展能力。

  第二,深刻把握保险风险与经济周期的关系。金融风险总是与经济周期紧密相关,在经济下行周期,隐藏的风险可能暴露、新的风险不断产生。经济周期影响保险风险有两个主要渠道。一是产品定价渠道。在经济上行周期,保险公司在制定产品价格时往往比较激进,定价过低,一旦经济进入下行周期或者持续低迷,定价不足的风险就会暴露出来,利差损风险就是典型表现。在上世纪日本泡沫经济时期,日本的保险公司出售了大量高利率保单,经济泡沫破灭后在连续多年的低利率市场环境下,很多保险公司因为巨额利差损而倒闭。经济周期影响保险风险的第二个渠道是资产价格渠道。在经济上行周期,资产价格趋于上涨,风险容易被掩盖起来;在经济下行周期,资产价格趋于下跌,保险公司容易出现大量投资亏损,不仅会影响到公司的偿付能力,而且有可能对公司的现金流产生重要影响。这次国际金融危机前,很多跨国金融保险机构采取了高杠杆、高风险的经营模式,一度获取了较高的经营效益。金融危机爆发后,国际资本市场深度低迷,市场流动性大幅萎缩。贝尔斯登、雷曼兄弟等跨国金融机构因此遭受重创并破产,AIG陷入极大困境并影响到美国金融体系的整体安全,教训十分深刻。

  我国保险业要把握好行业风险防范与经济周期的关系,必须始终坚持把防范风险作为保险业的生命线。行业和公司要发展,这是天经地义的,但这个发展必须是健康的、风险可控的发展,是有利于维护金融稳定和金融安全的发展。这几年在保险业蓬勃发展的势头中,我们始终注意保持清醒的头脑,坚持了对长期寿险产品定价的审慎监管政策,坚持在拓宽资金运用渠道时“制度先行、试点先行”。虽然过去几年“宏观审慎监管”这个名词还不流行,但保监会在长期寿险产品定价和保险投资方面的审慎态度,对防范保险领域出现系统性风险起到了积极的作用。这种审慎的态度,需要我们在今后的监管实践中继续坚持和发扬。

  第三,深刻把握保险监管与经济周期的关系。金融发展的历史,本身也是金融监管不断调整、不断适应经济金融运行变化的历史。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多数国家保险业相继引入了偿付能力监管,对促进保险业稳健经营、提高监管效率和保护被保险人利益起到了重要作用。此次金融危机的爆发,暴露了传统的金融监管在理念、方法、工具等方面存在的不足,引发了各国金融监管机构的深刻反思。2009年里约热内卢召开的国际保险监督官协会的年会提出,要实施国际保险监督官协会战略调整,推动建立全球统一的保险监管规则,加强保险领域的宏观审慎监管和逆周期监管。国际保险监督官协会认为,保险逆周期监管不可回避,要关注市场风险、信用风险的周期性变化,研究建立超额资本和应急资本,监控利率变化对保险公司负债的显著影响,考虑使用更为灵活的评估利率计提技术准备金,建立具有长期风险管理视野的保险公司高管薪酬管理体系。这些动向值得我们高度关注。

  经过多年的积极探索和不懈努力,我们在市场行为监管的基础上,引入和完善了偿付能力监管,公司治理监管从无到有,初步构建了三支柱的监管框架,基本形成了符合我国国情的现代保险监管制度体系,但探索符合我国保险市场实际的逆周期监管机制,仍然是我国保险监管体系建设的一项重要任务。适应宏观经济运行和国际金融监管改革的新形势,我们要深入研究宏观审慎监管,探索解决保险业在内部风险评估、准备金提取、公允价值计量、偿付能力标准、资本缓冲和薪酬体系等方面的顺周期问题,逐步建立保险业的逆周期监管制度。

  增强保险业抵御经济周期性波动的能力

  在经济周期的大背景下,保险业要实现稳健发展和可持续发展,加强和改进监管至关重要。要通过监管提升防范化解风险的能力,通过监管促进行业发展方式转变,使保险业能够主动应对经济周期的波动,坚持可持续、健康发展。

  第一,要以监管促进风险防范。防范化解风险,既是保险工作的底线,也是保险发展和监管永恒的主题。要以制度建设为重点,以提高制度的科学性、操作性和执行力为抓手,努力做到科学、依法和有效监管,在丰富的监管实践中动态地、前瞻地防范风险。当前要重点防范五类风险。

  一是资本金不足和偿付能力不达标的风险。当前,保险业还处于快速发展的阶段,很多公司对资本的依赖性较强,容易出现偿付能力不达标。要通过进一步强化偿付能力监管的约束力,促使公司强化资本管理,确保行业偿付能力总体充足。二是资产管理的风险。随着我国保险资金总量的持续增长和运用渠道的逐渐放开,面临的风险也在同步增多。要通过深化资产管理体制改革,强化系统性风险管控,建立严格有效的风险隔离机制,提高投资透明度和规范性。三是公司管理和内控不到位的风险。要通过提升保险公司信息化水平,加强保险公司的业务、财务和分支机构管理,增强公司内控能力和资源整合能力。四是境外金融风险跨境传递。要跟踪分析危机后国际金融保险机构全球战略调整计划,做好突发事件应急预案,防范风险跨境传递,维护国内保险市场的稳定。五是综合经营的风险。要立足行业实际,对综合经营坚持审慎态度和稳步试点原则。同时,加强对保险集团的监管,规范市场准入,健全风险隔离机制,重点防范非保险子公司风险向保险子公司传递。

  第二,以监管促进发展方式转变。目前,保险业发展中仍存在内涵式增长能力不强、产品结构单一、非理性价格竞争突出、诚信经营理念不强等问题。要从根本上解决上述问题,必须以科学监管促进科学发展,尽快转变行业发展方式。

  一是倡导科学理念,增进行业共识。要牢固树立有利于保险业可持续发展的科学理念,坚决摒弃只讲规模和份额、不讲规范和效益的思想。二是实施监管导向,着力优化结构。通过鼓励和支持保险公司走差异化发展道路,鼓励和支持发展长期储蓄型和风险保障型保险产品,进一步优化市场主体结构、业务结构、渠道结构和区域结构,促进保险市场的均衡协调发展。三是完善配套政策,强化监管约束。通过完善保险公司的科学评价体系,实施分类监管,发挥资本约束对转变发展方式的促进作用。特别是对由于业务结构不合理、发展质量差导致偿付能力不达标的公司,严格限制业务范围和新铺机构。对公司治理不完善、内控制度不严、违法违规行为较多、经营效益较差的公司,依法加大监管力度。四是鼓励支持创新,拓宽服务领域。在“三农”保险方面,继续扩大政策性农业保险的覆盖领域和试点品种,加强与小额信贷金融机构的合作,探索创新“三农”保险经营组织形式。在健康养老保险方面,积极参与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建设,推进健康和养老保险专业化经营。在责任保险方面,大力推动旅游、环境保护、安全生产、医疗领域的责任保险发展。在试点的基础上逐步扩大覆盖范围,条件成熟的在全国推广。

 

打印Email评论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 所发表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金融》观点 ]